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七章 归宿

第四百一十七章 归宿

  一百年不见,当年的大术士已经穷成了这个样子。当初还是是广仁和徐福谋划,把他坑进来的。白发大方师心里有了愧疚之情,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三枚西洋金币,放在了上善的手里,说道:“我也没有准备什么,这是我在土耳其游历的时候,留下的几枚金币。算是给如来的一点香火钱……”

  大和上喜笑颜开的接过了金币,随后换了一张面孔对着广仁说道:“还是大方师你想的周到,怎么还站着呢?坐下说,坐下说嘛……”说话的时候,上善从佛像下面脏乎乎的帷幔里面摸出来一个已经看不出来什么颜色的蒲团,放在了大方师的脚下。

  看着从广仁身上得到了三枚金币,大和上笑眯眯的看着吴勉和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归不归那个老家伙怎么没来?是不是去采办什么礼物了?他什么时候这么见外了?直接给香火钱就行,拿什么东西……”

  “大和上,你这是想瞎了心,老家伙和任老三去外洋浪了,估计你这辈子是见不到他们俩了。别说老子是空手来了,这还有几个铜子,你拿去买咸菜吧。”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从怀里摸出来一把铜子,塞进了大和上的手里。归不归临走之前倒是给它留下了不少的金子,只是这次是临时起意来的同佛寺,吴勉和百无求身上都没带多余的钱财,到了这里的时候,钱财基本上也花干净了。

  上善脸上虽然尽是不满的神情,还是舍不得这十几枚铜钱。塞进了怀里之后,不在理会吴勉和百无求,只顾着对广仁说道:“几年不见,大方师你还换上了西洋鬼子的衣服,看着还是显年轻……我这庙小,平时也没有什么善男信女来进香。没准备茶水什么的,慢待大方师了……百无求你给佛爷老实待着!把佛像弄坏了你赔不起!你说说归不归哪个老家伙怎么和任叁去的外洋?是不是你们闹掰了?说出来也让佛爷高兴高兴……”

  百无求挨过大和上的嘴巴,知道他的手段自己惹不起。当下将归不归是怎么和任叁去的外洋,对着大和上说了一遍。

  听到那个老家伙竟然带着任叁去了西洋游玩,而自己还要继续守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大和上叹了口气,说道:“同人不同命啊,这就是佛爷我当年到处吃弟子们的多了,现在守在这里哪也去不了还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你想离开的话,随时随地都可以离开。”吴勉看了一眼大和上之后,继续说道:“你出去,广仁进来……”

  “广仁进来?”上善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摇了摇头,说道:“他的术法是被封印了吧?就算他的术法尚在,也镇不住下面的妖灵。小白脸你进来,佛爷我出去还差不多。你是不是抓住了广仁,不知道怎么处置了?想把他扔到佛爷我这里,那你真是想错了,佛爷我的庙小,容不下他这尊大菩萨。”

  大和上看穿了吴勉的心思,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当初佛爷或许是被他们师徒俩坑进来的,不过在这里待了二年之后,心也跟着静了下来。没有了长生不老的身体,在这一方小天地里活着,不问外面的俗事,也别有一番滋味。什么时候熬到了下面的妖灵死光,差不多也就是佛爷我寿终正寝的时候。佛爷我做过术士、方士,也做过几天的西洋修士,最后以和上的身份离开人世,也算是大圆满了……不是我吹,这世上还有谁的经历能超过佛爷我?”

  听了大和上的话,吴勉有些意外,原本他以为上善熬到了下面的妖灵死光之后,他还会服用长生不老药的。现在想不到他也有了离开人世的想法,长生不老现在以经不流行了吗……

  “那么久之后的事情,现在谁能说的清楚……”说话的时候,吴勉从身上摸出来一枚长生不老的丹药来,放在了佛像的面前。随后对着上善继续说道:“你如果后悔刚才的话了,这就是后悔药。百无求,我们来错地方了,回吧……”

  见到上善以经不是当年的大术士,吴勉也没了将广仁留给他的心思。说话的时候,他已经转身向着大门外走去。见到他们要走,大和上在后面说道:“下次再来的时候,记得别空手……不是孝敬佛爷我的,是给佛祖的香油钱……”

  “下次……”吴勉回头看了大和上一眼,说道:“那要等到你成佛的那一天了。”说完之后,他回头继续向着马车的方向走去。

  看着他们就要离开的时候,大和上突然想到了什么事情。对着他们三个的背影,继续说道:“还有件事情,佛爷我差点忘了……你们绕路去一趟昌都,听前一阵子来进香的乡民们说,那边的山上闹了鬼,死了不少的人。佛爷我不能离开同佛寺,顺手的话你们解决这只鬼。他们问起来,你们就说是佛爷我的弟子,奉师命来除魔卫道的。附近的藏民都不来进香了,佛爷我只能靠着岸边的藏民来供奉了……”

  “你不去调戏人家大姑娘、小媳妇的,自然就有乡民来上香了!”上了马车之后,百无求这才回身喊了一嗓子。随后担心大和上翻脸,急忙驾驶马车跑出了同佛寺的区域。

  见到大和上没有和自己一般见识,百无求这才松了口气,随后对着吴勉说道:“小爷叔,咱们是直接回家呢?还是去老和上说的昌都看一眼?”

  “去昌都……”吴勉说话的时候,看了对面的广仁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这口气总是要撒出来的……”

  了却了昌都的事情之后,因为广仁的缘故,吴勉他们并没有回到南京。而是去了归不归之前在江西龙虎山上的一座洞府隐居了起来,南京邵家有火山看着,不会出什么问题。只是广仁要怎么处置,吴勉一时半会还是没有想清楚。

  他们三个搬过来之后没有多久,一天傍晚时分,洞府外面竟然出现了一股妖气。百无求感觉到之后,冲出去片刻便带回来一只妖物,扔在了吴勉和广仁的面前:“是老子妖山的小妖,你自己说,妖山出了什么事情?”

  这妖物看着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样子,看样子故意泄露妖气便是药引起附近百无求的注意。

  “妖山现在谣传妖王陛下已经死了,现在几方势力蠢蠢欲动,要争夺妖王大位。我是陛下当年带出来的,不信陛下已经离世。这才带着几个手下犯险下了妖山,来寻找陛下的踪迹。幸好老天爷开眼,遇到了火山大方师,他说的陛下现在就在龙虎山上,让我来恭迎陛下回山……”

  “火山告诉你,我们在这里的……”吴勉看了一眼广仁之后,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倒是小看这位大方师了,这才过来几天,他便已经知道了……”

  百无求说道:“别管火山了!小爷叔你跟着我回妖山吧,这次不弄死几个,那些小的真以为老子死了……”

  “百无求,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吴勉看了二愣子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妖王是你,不是我。之前百疆、归不归替你擦屁股,现在你还要指望我吗?你是妖王,妖山的事情自己解决。我能做到的,是你如果死在妖山上,我会替你报仇,不过最多也就是这样了……明白了吗?”

  这句话说完,百无求呆愣了起来。这些年妖山出事,都是百疆、归不归替自己摆平的,后来百疆死后,便是老家伙再做自己的军师。现在吴勉这么一说,它才反应过来,自己这个妖王好像只是虚壳,所有的事情都是别人替自己摆平的。

  而且自打归不归带着小任叁离开之后,自己和吴勉怎么相处怎么别扭。百无求是个闲不住的,吴勉却是喜静不喜动的。两个人说话也说不到一起,之前有个归不归,百无求还觉得自在,现在和吴勉、广仁两个不爱说话的人在一起,百无求都出现了自己和自己说话解闷的征兆。离开吴勉,自己去处理妖山事物,也不能不说是个解脱了……

  “是……老子也应该回到妖山了,老子是妖王嘛。”百无求冲着吴勉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子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小爷叔你自己保重吧,小心广仁跟你动心眼,不行的话直接弄死吧……那什么,你弄死广仁之后,来妖山住两天,让你看看老子是怎么做妖王的……”

  “去吧……”吴勉难得正常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如果你在妖山待不住了,就回来……在我面前,不管是人还是妖,没有能动你的……”

  “成了!你就瞧好吧……”说完之后,百无求竟然跪在了地上对着吴勉磕了个头,随后起来二话不说,带着来找它的妖物,一起转身走出了洞府。

  走出了洞府大门的一瞬间,百无求已经泪流满面,它一边施展遁法,嘴边一边嘀嘀咕咕的说道:“你们都不要老子了……”话音未落,便带着小妖一起消失在了洞府门前……

  这边百无求刚刚离开,那边火山已经出现在了洞府门前。正要对着里面的吴勉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那刻薄的声音先一步响了起来:“你还真是沉不住气,百无求刚走你就来了……不过火山你真以为可以带走广仁吗?”

  火山深深的吸了口气,跪在地上对着里面的人说道:“我不是来对吴勉先生无礼的,是想代替广仁大方师,在吴勉先生身边学艺的。看在我些年来看护邵家的份上,请吴勉先生务必答应。”

  吴勉没有说话,广仁的声音却响了起来:“火山,我在吴勉先生这里很好,你不用担心,他并没有对我不利的意图。你可以放心,回去吧,这些年来我在海外,将陆地这一大滩事情都交给了你。辛苦了……不过看样子你还要再辛苦一段日子,什么时候吴勉先生厌烦了我,会把我放出来的。你在外面安心等着就好……”

  隔了百年,终于再次听到了自己师尊的声音,火山跪在地上抽泣了起来。他哽咽着摇了摇头,说道:“师尊在里面受苦……弟子怎么可以在外面逍遥?弟子自愿与师尊交换……吴勉先生你囚禁火山,也是一样的。我也是方士一门的大方师。”

  “糊涂……”广仁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如果吴勉先生想要对我不利的话,我已经不在人世了。吴勉先生只是隐居在这里,留我做个伴罢了。我也偷个懒,将外面的事情都交给你来做,你我性命相连,你活着便知道我无忧,还不明白吗?”

  “火山,你有点让我厌烦了……”这时候,吴勉的声音响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这个刻薄的声音继续说道:“我留住广仁,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若再来烦我,我便了结你,到时候广仁也要因你离开人世。你害他死……这个罪名要按在你的身上,你还不走,真要惹我厌烦吗?”

  现在火山那里还敢得罪吴勉,对着山洞咳了几个头之后,便孤零零的离开了这里。

  火山一走,吴勉有些担心邵家女人的安危。带着广仁出去又不合适,犹豫了一下之后,他想起来《冥人志》当中的修炼神识之法。吴勉的术法已经登峰造极,又有冥人志的指点,三个月之后便炼化出来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神识来。

  神识与吴勉心意相通,也不用嘱托,自己离开了洞府,施展遁法去到南京看护邵家女人的安危。有了神识在外,吴勉便彻底断了离开洞府的想法,和广仁在这里一待,便是一百多年,直到这个叫做高亮的胖子突然找上了门。

  也是待得有些腻烦,吴勉改名吴仁荻,答应了和高胖子。随后带着广仁一起下山,此时的人世间已经变了一个模样,汽车在地上跑,飞机在天上飞。就是吴仁荻也想不到世界会变成这样的模样……

  到了他那个叫做特别办的所在。为了留住这位传说当中的人物,高胖子在特别办的地下,建造了一个巨大的空间,让吴仁荻将他的收藏,以及被当作囚犯的广仁关在了这里。

  吴仁荻也对得起高亮,来到这里之后几乎将压着无法处理的案件全部解决掉。也成了特别办当中另外一个传说。

  之后特别办改名民俗事务调查研究局,吴仁荻自己一个人占着六室,遇到旁人处理不了的事情,高亮便会请出这尊大佛。

  民调局还是叫做特别办的时候发生过一起妖兽赤霄伤人的事情,高亮请出了吴仁荻。这位白发男人有些托大,一把天火将大多数的赤霄烧成了灰烬,却又一只赤霄逃了出去。

  吴仁荻追赶的时候,被来扑灭山火的军人发现了赤霄。一顿枪击之后,将原本就重伤的赤霄打晕,这些军人以为怪兽已经死了,当下便放松了警惕。将怪物的尸体装进了火山,要运往北京。

  吴仁荻知道赤霄没死,不过事情闹的有些大,在高亮的叮嘱之下他没有露面。等到火车开动了之后,他一直跟在车厢周围。直到里面响起了枪声,这才冲到了车厢里面,因为这个案件,开启了另外一个全新的故事……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