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二章 决心

第四百一十二章 决心

  再次闹了一下之后,归不归和小任叁也不再提去海外的事情。这二人二妖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百无求和任叁继续每天都去南京城德酒楼喝酒。吴勉、归不归留在宅院当中,白发男人重新开始翻看那本谁也看不到自己的《冥人志》来,归不归则拉着焦大郎一起,开始研究起来南京城的适龄年轻男子。打算给邵家小姐物色一个如意郎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俩才是邵玉洁的长辈……

  归不归这边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已经有人主动去邵家提亲了。原本现在还是国丧期间,不能嫁娶。不过李举人家被一把火烧光之后,便马上有人动起了邵家小姐的主意。

  李举人家宅被烧掉之后的第三天,便不断有媒婆登了邵家大门。替南京城官绅之家的公子来提亲,原本邵家还以现在是国丧期间,加上家中大公主刚刚离世为借口,婉拒了这些媒人。不过这些媒婆哪里肯这样的轻易罢休……

  “谁也没说现在就让玉洁小姐嫁过去啊,咱们先定亲。等着国丧、守孝之期过去的,再给新人操办婚礼也来得及……老夫人,您先看看我们这位江别燕江公子,今天一十八岁岁,真是好年纪。爷爷是杭州知府,大伯做过一任江南布政司。江公子十二岁中的秀才,那可是一甲第三……”

  “一甲第三算什么?老夫人您看看婆子我这位孝存茂孝公子……人家的祖上是辽东人,做过工部、户部尚书。现在虽然说比不上老祖宗那会,可是架不住人家孩子争气啊……十四岁中的秀才,人家是第一真正的解元老爷。去年省里又中的举人,还是第一名的会元老爷,家里给公子爷算的命,文曲星转世……”

  “拉倒吧,是不是那个号称是孙一眼徒孙的金瞎子算的命?他那张嘴也有人信?只要去找他算命,给足了卦金的都说是文曲星转世。现在半个南京城的孩子都是文曲星。他就算做了状元又怎么样?最多也就是进翰林院抄书去……我们瓜尔佳.***少爷可不是一般人,姑奶奶是先帝爷的宠妃,几个表哥不是亲王、郡王就是贝子贝勒。这才叫门当户对……”

  还没等邵家主母发话,这几个媒婆竟然先打了起来。看着她们薅头发、扇嘴巴的样子,邵家主母气坏了,当下命手下的管家带着丫鬟、婆子用棍棒将这几个媒婆打了出去。

  不过打跑了这几个媒婆,又不断有新的媒婆继续上门提亲。听说外面南京官绅圈子里已经有人发了悬赏,谁能拿下邵家小姐这门亲事,便可得五千两银子的美人钱。

  原本现在是国丧期间,这些媒婆没事可干。现在听到有五千两银子的赏钱,当下眼珠子都红了起来。天天堵在邵家大门口,只要有人进出便拼了命的往里冲。就算被棍棒打的头破血流,也要对着后宅的方向喊几声自己这边的公子多么好。”

  又一次这场面被邵家主母见到,妇人被吓坏了。当下便打定了主意,要给邵玉洁找一位如意郎君,先把亲定起来,也好让外面的狂蜂浪蝶死了这个心思。

  邵家本身就是大富大贵之家,听闻那些媒婆托媒的公子多为纨绔子弟。当下便开始留意周围人家当中,有没有什么到了适婚年纪的少年。最后筛选了一圈之后,认定了城中一位教书先生的公子沈括纶。

  这位沈公子曾经和邵家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几年前邵家女人们去大报恩寺降香的时候,沈公子正巧被寺庙的和尚请去,为佛像书写功德录。当时谁也不知道邵家女人们的身份,见到了沈公子的书法,都在称赞他的书法纸落云烟。

  邵家主母派自己的管家去说亲,开始还下了沈家一跳。现在满城达官贵人都在邵家说媒,怎么这位小姐就看中自己家孩子了?这么大的好事到了家门口,哪还有什么还说的,沈家干净利索的答应了婚事。就等着国丧、守孝之后,来给这一对新人操办喜事了。

  邵家小姐有主的消息传了出来之后,那些达官贵人才算消停了下来。这些人虽然不服气,也只能作罢。碍着邵家和天家的关系,也没人敢举报邵、沈两家不守国丧。

  转眼一年过去,国丧、守孝的时间过去。邵家大办婚事,沈括纶入赘邵家。这段时间当中,火山带着弟子们在邵家附近租住了民房。开始继续守卫邵家女人的安全,火山为了早日迎回自己的师尊,也是豁了出去。这么大的一个大方师,竟然带人给邵家做了家丁、护卫。

  守在邵家门前不算,火山甚至将有人出入邵家记录在册。每隔半月便差弟子送到吴勉、归不归的面前,上面记录详细的不能再详细。一旦有什么可疑的人甚至还要跟随人家回去,查看是不是对邵家人目谋不轨。

  结果火山这一待就是二十余年,一直将嘉庆皇帝也熬死,他还在带着弟子看守邵家家宅。

  嘉庆皇帝驾崩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归不归正巧接到了方士带过来的进入邵家人员名录。看了一眼名录之后,老家伙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之前说什么来着?就说天底下这些方士、修士和术士,论起来孝心谁也比不过火山……放在一百多年前,火山就是死在我们面前,也不会这样给人看守门户的。这些年烧死在他手下的毛贼都有两位数了……前几天焦大郎还说,江湖上传开了邵家有火德真君看守,谁也不敢去招惹……”

  没等吴勉说完,在南京城待了二十余年的百无求接话说道:“老子也看出来广仁这次是下本了……广仁被你们流放了小一百年,要不就这样得了。看在火山的面子上,把他放回来。”

  “傻小子,你以为是老人家我不让广仁回来的吗?是他自己不打算回来……”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让管家将不久之前,刘喜、孙小川二人送来的信函取了出来。归不归从诺大一包信函当中,抽出来几张画像递给了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广仁在外洋玩的正高兴,端时间不会回来的。”

  这几张画像画的都是广仁,画像当中的大方师已经换上了西洋人的服饰。背景多是外洋城镇,广仁或站或坐摆好了姿势,请西洋画师将自己的样子画在了纸上。画像的画师手段高超,画的和真人一模一样。如果火山看到,八成能痛哭出来……

  “这几张画像是刘喜、孙小川带着他在西洋各国游历时画下来的。有他们哥俩陪同,吃喝不用自己操心,换做老人家我,也不会回来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又从信函当中挑选出来几张书信。和画像一起交给了管家,说道:“把这些送给火山大方师,不能让他一直闷头干活,总要给一点念想。和他说,广仁大方师在外洋好得很,让他放心。总有一天他们两位大方师会再相聚的。”

  管家答应了一声之后,带着这些画像和书信去往火山租住的民宅。这时候,百无求拍手笑道:“还是老家伙你缺德,给火山一个念想,让他再在这里守上三五百年……不过老子都看明白了,火山会不会去画像的地点去找他师父?”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傻小子,不是老人家我拦着,是广仁大方师发话,不想见到自己这个好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