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一十章 天真的想法

第四百一十章 天真的想法

  “穆久和李举人的夫人私通……”归不归脸上没有一点吃惊的表情,嘿嘿一笑之后,他看了还倒在地上干呕的穆修士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老穆你也是一百多岁的人了,想不到还有这份心思。这就难怪你那么拼命想要把李贺贤送进邵家做女婿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顿了一下。冲着大门方向看了一眼,确定了吴勉没有回来之后,这才再次说道:“人家都说虎毒不食子,你也是知道邵家女人都是寡妇命。就这样你也舍得把自己的亲生儿子送进去?”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示意管家到了一碗清茶给穆久喝下。穆修士喝下之后干呕的感觉这才强了一点,他知道吴勉、归不归的手段,此时已经没有了争辩的意图。叹了口气之后,跪在了归不归的面前,说道:“这都是我贪心……与贺贤和他娘没有关系,我想着你们看在邵家女婿的份上,他对术法一道又极有天赋,会点拨他一二的。会许他还有福气能得到长生不老的身体……”

  “这你就想错了……”穆久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那独有带着刻薄语气的声音响了起来。随后白发男人凭空出现在了穆修士的身边,他看也不看一旁的火山,只是对着穆久继续说道:“你是我的话,会让邵家的女婿长生不老吗?贾士芳尚且没有这个福分,更加别说你的儿子了……”

  穆久见到了吴勉到了之后,他哭笑了一声,对着白发男人行礼,说道:“现在看起来是我想多了,邵家阴盛阳衰,我是您老人家的话,也不会让女婿当中有人长生不老的……女婿的野心太大,不是什么好事情。”

  “你与别人私通有染,与我无关。不过敢这样设计我,还伤了我的管家。这件事我就不能不管了……”吴勉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一下。这才看了在一边拱手侍立的火山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如果谁都敢来打邵家主意,还能全身而退的话,那邵家的女人怎么办?你明白吗?”

  “明白……”穆久对着吴勉挪了半步,随后眼睛一红,哽咽着继续说道:“穆久愿以死谢罪,看在我自己了断的份上。请您老人家放过贺贤孤儿寡母……”最后半句话含含糊糊的说出来,他蒙地原地跳了起来,在半空当中大头朝下栽了下来。随着一声好像西瓜炸裂的闷响,在众人面看,穆久的脑袋被自己砸得稀烂。

  “还算有点气节……”看了一眼地上的死尸之后,吴勉将脑袋转到了一边。服侍吴勉、归不归的管家吓得动弹不得,还是差不多痊愈的焦大郎走过来,脱下自己的大衣盖在了死尸身上。随后吩咐人将穆久的死尸抬走……

  就在穆久的尸体被抬走之时,众人突然听到府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看到城东的方向已经冒出来一片浓烟和火光,就在众人、妖疑惑城东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已经沉着脸将目光转移到了火山的身上。

  “火山再替吴勉先生您解决收尾……”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微微一笑,随后继续说道:“所有的事情皆是因为李贺贤而起,现在穆久虽然伏诛。不过事情的源头还没有结束,李家和邵家有了婚约,李贺贤尚在人世的话,在情在理邵家小姐都要下嫁与他。火山自作主张,替吴勉先生除了这个祸端……”

  火山说的不是没有道理,穆久一死,没有人再能证明他和李贺贤的关系。李家和邵家已经又了婚约,等过完了国丧和守孝之后,邵家小姐还是要嫁给他为妻的。火山这样做,一来没有脏了吴勉、归不归的手,保全了他们的名声,二来消除了这个隐患。脏活火山的弟子做了,好处却便宜了吴勉和归不归。

  而且火山当着其他修士的面说出来,也有让他们传出去的意思。如果时间倒退六十三年,打死火山大方师都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吴勉深吸了口气之后,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对着火山说道:“当年你杀莫其谢的时候,给他按了乱杀无辜的罪名。那今天火山你这又算什么?不担心日后有人按着这个罪名来杀你吗?”

  “这是火山自己的事情,与吴勉先生无关……”火山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而且李家中人也不算什么无辜之人,白如龙,你来向吴勉先生解释,李茂一家都做了什么事情,才引来今天被大火烧死之苦。”

  广仁说完之后,白如龙从修士人群当中站了出来。他躬身施礼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两位老人家,李茂身为乾隆五十五年的举人。乾隆五十七年伪造买卖文书,强夺了同宗李和胜二十倾良田。然后买通了南京知府,逼迫李和胜与妻上吊自尽。

  嘉庆二年,李贺贤私通同窗赵元龙之妻贺氏。被赵元龙发现之后争执,后反杀赵元龙……还是穆久替他收尾,杀人灭口烧死了贺氏。李家下人人人皆是李家父子的帮凶,这一把火烧死他们,没有一个是冤枉的……”

  “原来白如龙你是火山大方师的人……”没等百修士说完,归不归嘿嘿一笑,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真是不中用了,挑选几个修士来替我们看着邵家。结果都是一些吃里扒外的人,不过你要是想用李茂这一家卖我们的好,那就是错的太离谱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随后阴冷着脸色继续说道:“你既然什么都知道,为什么不通知我们李家做的这些恶事?眼睁睁看着邵家小姐往火坑里跳吗?还有穆久的事情。他和李家老婆私通生子的事情,你一样早就知道,可以向火山大方师禀告。却对老人家我守口如瓶!白如龙,你按的什么心。说你是穆久的同党,想要火中取栗也不为过吧……”

  老家伙每说一句,便向着白如龙的位置迈出一步。说到最后的时候,老家伙几乎贴到了白如龙的脸上。归不归正经起来的气场不亚于吴勉,压制的白如龙脸色惨白,黄豆大小的汗珠不停从额头上滑落下来。他的嘴巴不停的抖动,在巨大的压力之下,竟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火山见到之后,微微的笑了一下。随后走到了归不归的面前,用身体挡住了白如龙。说道:”归师叔您误会了,白如龙原本就是方士。雍正十年他带艺投在了我的门下,看如龙办事机灵,加上火山也是担心邵家小姐的安全,才让他前来护卫。正好归师叔您广招人才,机缘巧合之下他才到了您这里。从根上说,白如龙是方士,不过是在尊我的师命而已。”

  说到这里。火山缓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火山也不过是想弥补之前对邵家妇人们的不敬,也是想借机改善和您几位的关系。等到您和吴勉先生消了气之后,看看什么时候将广仁大方师迎回来……”

  看到这时候的火山终于点到了正题,吴勉突然用他自己独有的笑容笑了一下。随后看着这位红发大方师说道:“广仁学了一辈子徐福都没有学成,你现在学广仁却学到了几分真髓……不过是谁那么天真,告诉你广仁会回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