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八章 传闻

第四百零八章 传闻

  吴勉看了一眼穆久写的内容,上面都是一些李举人一家的信息。单从这几张纸上来看,这一家人还真是身世清白。怎么看都都没有问题,邵玉洁能嫁给这个人,吴勉也算是放心了。
  
  这时候,跟着吴勉、归不归回来的管家走了过来。趁着他们这几个人交谈的空闲,走到了老家伙的面前,说道:“焦管家也到了南京城,他现在去了邵家交送货物。说是办完您交代的事情,再来向您几位请安……”
  
  被管家这么一提醒,老家伙这才想了起来。他笑了一声之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脑门,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差点把大郎忘了,从南洋进了一批香料都说好,我老人家就让大郎给邵家的女人们带上一些。你说要改路回南京的时候,老人家我就感觉有什么事情,原来是把大郎忘了。”
  
  当年高如柏和焦大郎是泗水号的两位大管家,后来高如柏跟随刘喜、孙小川二人去了外洋。留下来那位和徐福大方师有几分相像的焦大郎继续服侍吴勉、归不归,只是他平素都待在财神岛,替归不归处理泗水号在海上的生意。陆地的商铺结束之后,整个泗水号的买卖都压在了焦大郎的肩上。
  
  这时候,交代完事情的几个修士,见到泗水号的大管家到了。很是识趣的找借口离开了这里,别一会焦大郎到了说了什么隐秘的话,再被自己这几个人听到。以后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意外,那他们几个人便说不清楚了。
  
  半晌之后,焦大郎来到了吴勉、归不归的面前,笑呵呵的行礼之后,焦大郎说道:“东家,这次我来的不是时候。想不到思芳小姐故去了,早知道的话,波斯的喜香便不送了……”
  
  “这个不怪你,我们也是进城的时候才听说,也打了个措手不及。”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你来的正好,去打听一下城东李举人家大公子李贺贤的事情。穆久是修行之人,打探消息比不过你。你确认无误的话,李公子就是邵家的新女婿了。”
  
  “这个您教给我就对了,查这样的事情,我还是有几分底气的。”焦大郎说话的时候,又拿出来厚厚的一摞账簿。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这是刘喜、孙小川二位送来的账簿,是这些年来和十三行贸易的账目。听说他们和东印度公司斗了几次互有胜负,现在瓷器、茶叶和丝绸市场已经五五开了。”
  
  “泗水号都是他哥俩的买卖,老人家我不过是把他们的钱送去,这哥俩瞎客气什么。”归不归也不看账簿,对着焦大郎继续说道:“如柏在他们身边,老人家我是放心的。大郎你写信告诉他们哥俩,在外洋被人欺负了先忍下这口气。等我们这边时间宽裕之后,就过去给他们哥俩出气。”
  
  “老不死的,你的意思是我们要出外洋了是吧?”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小任叁高兴的上蹿下跳。六十多年前它就要去外洋,还差点和百无求翻脸。现在听到了老家伙的话,小家伙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那要等到陆地这边没什么大事的。”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又看了一眼吴勉和百无求,这才继续说道:“这些年妖山也风平浪静的,让傻小子找个接班的妖王。它空闲出来我们就走。”
  
  “老家伙,老子可没说要让出来妖王的位置。”听到了归不归的话,百无求一个劲的摇脑袋。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妖山离不开老子,这些年也就是老子做王的时候才安生一点。好不容易缓过来这口气,老子一走在乱起来你和任老三谁担的起?”
  
  原本以为归不归在妖山待得腻了,自己再提去外洋的事情,傻小子不会再有什么异议。现在看起来百无求是铁了心的要将妖王做到底,不会轻易的将王位拱手让人了。
  
  眼看着六十年前那一场闹剧就要重现的时候,焦大郎突然说了一句:“几位东家,我来说一句。刚才老东家您让我去查城东李举人他们家……我刚刚想起来件事,三年前我来过一次南京,给邵家的主母们送外洋甜品的时候。听说李家有一阵子闹鬼,有人三更半夜在府宅当中见过鬼影。还吓得李举人一个小妾小产,当时闹出来的动静可是不小……”
  
  “诶?有这件事……”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老家伙亲自接过来穆久手写的内容。上面将李举人家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写到了,唯独没有写明当年闹鬼的这一段。不过那件事毕竟还是谣传,穆久应该是看穿了破绽,只是府宅当中女眷们争风吃醋的手段,当不得真也说不一定
  
  “说起来虽然不算什么大事,不过事关邵家小姐,还是谨慎一点的好。”焦大郎说到这里的时候,冲着吴勉点了点头,随后继续说道:“而且邵家现在是和硕怡亲王的血脉,找什么达官贵人、封疆大吏的子嗣找不到,为什么便宜一个小小的举人?他们家祖上做过军机大臣,现在可只是一个小小的举人。算起来自打雍正朝开始,玉洁小姐选中的这位姑爷,算是最不如意的一位了。”
  
  “这个大郎你就不要操心了,邵家一门的公主,姑爷都是豪门也腻了。”归不归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你又不是邵家女人肚子里的蛔虫,怎么知道李大公子就是最不如意的一个?你去查一下当年闹鬼是怎么一回事,如果真是做了什么缺德的事情,引来厉鬼索命的话。那玉洁可不能进这个火坑……”
  
  焦大郎点了点头,他看出来吴勉已经有了几分疑虑。当下将刘喜、孙小川的账簿留在了这里,然后焦大郎直奔李举人的府上,要查出来当年这里出了什么事情,见过的鬼影是已经去投胎,还是藏在了李举人家里的什么地方。
  
  焦大郎离开之后,归不归担心两只妖物再翻脸。马上吩咐管家开饭,吃饭的时候将白如龙他们几个修士叫来陪席。毕竟他们几个不在南京的时候,邵家还要指望这几个人。只可惜轮到他们的头目穆久去看守邵家,来不及赶回来吃酒……
  
  酒过三巡的时候,正在劝酒的归不归身上冒出来一阵烟雾。见到烟雾之后,吴勉、归不归脸上都出现了惊讶的表情,这二人心有灵犀的同时站了起来。当着两只妖物和这几个修士的面前,施展遁法在他们面前消失的无影无踪。
  
  就在众人、妖诧异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刚刚消失的归不归凭空又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只是和消失的时候不同,老家伙的肩头扛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这男人竟然就是不久之前去探查李举人家是否闹鬼的焦大郎……
  
  焦大郎的后心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被打烂了的伤口,如果不是他长生不老身体托着的话,这伤口已经要了他的老命。
  
  “幸好老人家我身上带着大郎的本命符纸,要不然的话,他就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这时候也死了……”看了一眼焦大郎德伤口之后,归不归对着身边这些目瞪口呆的修士们说道:“看起来李举人家里果然有问题,闹的鬼连大郎都伤到了。”
  
  这时候,百无求开口说道:“老家伙,你叔叔呢?你们俩一起走的,怎么只有你自己带着焦大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