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七章 红白事

第四百零七章 红白事

  乾隆做了六十年皇帝之后,禅位给了自己的儿子颙琰,又做了三年的太上皇。吴勉、归不归他们是在雍正晏驾的那一年归隐德,算起来也有了六十三个年头。

  这些年来,虽然吴勉、归不归瞪人没有居住在南京,不过老家伙还是安排了不少修士来看护邵家的安全。邵思芳还有一个和硕公主的封号,不用担心官面会难为邵家女人。只是防着有听闻吴勉传说的方士,去找邵家女人的麻烦。

  而徐福夫人林氏则带着孩子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本归不归在杭州替他们娘俩置办了一套房产和金银。不过林勉仁长大之后,有方士找到了这娘俩。将林勉仁作为徐福大方师之子供奉了起来。听说前些年这位徐福之子和火山大方师起了冲突,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吴勉发话回南京,归不归和两只妖物也不敢不从。当下,老家伙吩咐车队改变方向,向着南京行驶过去。

  比起来六十三年,现在大清属地变化并不明显。差不多走了一个月之后,车队终于到了南京城门前。就在他们要进城的时候,突然从城内吹吹打打的走出来一支送葬的队伍。在城门洞前和吴勉、归不归的车队顶了起来。

  看着送葬队伍哭哭啼啼的样子,归不归吩咐车夫头将他们的车队退出城门外。看着这支白花花的送葬队伍离开了城门之后,这才向看热闹的百姓打听这是谁家办白事?动静闹得这么大……

  看着归不归一身有钱人的打扮,看守城门的一个小把总凑了过来。说道:“整个南京城除了邵家的公主娘娘,还有谁能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前年我们两江总督死在了任上,太皇上和皇上还追封了溢号的。动静都没怎么大……”

  “邵家的女人亡了……”归不归愣了一下,邵素茹二十年前已经亡故了。邵思芳现在是邵家家主,她的女儿还被乾隆皇帝封了个安和公主的名分。算着应该是邵思芳走了……

  老家伙让管家给了这位把总二十两银子茶钱,随后对着这位受宠若惊的军官继续说道:“军爷,我们和邵家也有些渊源。今天下葬的可是大公主娘娘?听说娘娘的身体不错,怎么说走就走了……”

  “可不是大公主嘛,这位老爷您算是问对人了,我家嫂子就在邵家做婆子……”把总将银子收好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公主娘娘也是六十多岁的人了,前些日子偶感风寒,原本吃了几副药倒是见强。谁也没有想到,初六的那一天突然上不来气。一下子就过去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把总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下个月初三就是娘娘的大寿了,想不到就差这几天……”

  把总还要继续诉说的时候,从送葬的人群当中走出个中年婆子。走到了把总身边,看了吴勉、归不归他们一眼之后,对着军官说道:“老三,一会下值之后记得换身素衣过来帮忙。早上小公主发话了,今天来帮忙的一人赏十两银子。干完活去邵家吃素,吃完就给钱……”

  这婆子一看就是达官贵人见的多了,没有把吴勉、归不归他们放在眼里。吩咐完自己的小叔子之后,便继续跑回到送葬队伍里面痛哭了起来。那把总一听还有十两银子的进项,当下先是和归不归说了句客气话,随后急忙去找人顶班,他找了一身孝衣换上之后,也混进了送葬的队伍当中。

  “这就是长生不老的苦了,要亲眼看孩子们一个一个的离开。”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你也不用担心了,能办出这么大的白事,说明邵家没出什么大事。我们先进城,然后再说后面的事情。”

  吴勉的辈份高出邵思芳太多,他去送葬不合适。当下白发男人也不说话,看着送葬的队伍走出城门之后,这才跟着归不归他们一起进了南京城。虽然泗水号没有了,不过南京城中还有归不归的多处房产。这些年来已经翻修了多次,里面管家、下人一应俱全,进去便可以直接入住。

  进了其中一处宅子之后,吴勉叫来留守南京的修士。向他们询问邵家这些年的情况,这些年来,归不归只是接到了这些人报的平安,细节的事情还要听他们亲自诉说。

  这些修士当中的头目叫做穆久,听到归不归询问,当下他站出来陪着笑脸回答道:“老人家您放心,官面上邵家一家子公主。私下里还有我们几个看着,谁也不敢来生事端。大公主年老体弱,得了风寒没有熬过去。我已经写了书信向您老人家说明,看样子书信是送岔了,您还没有收到。”

  归不归点了点头,看了吴勉一眼,见到白发男人没有说话的意思。他这才继续说道:“再说点邵家现在的事情,这几年老人家我接到的书信,也就是某年某月某日安和公主大婚,某月某日,安和公主诞下千金,取名邵月娘……你说说具体的,这些年来邵家的事情你都说一遍。这次我们几个要在南京住上一段日子,够听完的了……”

  “是……”穆久跟着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安和公主十七岁之时,乾隆爷做媒,下嫁给了两江总督安侍怀的儿子安政。乾隆十九年安和公主诞下千金,就是合乐公主邵月娘……”

  听着穆久不得要领,开始说起了家谱。归不归打断了他的话:“可以了……这些你的书信上面都说到了,这些老人家我都知道。大公主离世之后,现在邵家还是祖孙三人,邵月娘、邵明珍和邵玉洁。现在月娘和明珍的夫君已经都离世了,玉洁已经到了婚配的年纪。除了这些你说点别的。”

  穆久做修士虽然是一把好手,不过语言表达却很是笨拙。被归不归这么一抢白,更加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时候,旁边一个叫做白如龙年轻的方士开口说道:“老人家,穆师兄见到您有些紧张。还是我来替他说。这些年来邵家除了婚丧嫁娶之外,并无大事。也没有方士窥探,您老人家每年赠与的银子都有账目,稍后您一看便知……”

  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如龙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说起来还要向您几位道喜,玉洁小姐也快要婚配了。原本已经收了城东李举人大公子李贺贤的八字、聘礼,定在八月初六成婚的,只是因为太上皇和大公主相继离世,还要守国丧……”

  李贺贤……怎么没人和我说过这件事?”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突然开了口,他的目光先是扫了一下白如龙,随后停留在了穆久的脸上,对着他说道:“是你没有将这件事报来呢?还是归不归忘了和我说?”

  这几个修士都知道吴勉,虽然康熙朝已经销毁了他们几个的典籍。不过在修士圈子里,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位白发男人的传说……

  “这不是刚刚定下来的嘛,我刚刚想要写信的时候,先是太上皇晏驾,要守国丧,然后大公主便离世了,这就耽搁了下来。”穆久说到这里的时候,从怀里摸出来有关城东李举人一家子的记录。恭恭敬敬的递给了吴勉之后,继续说道:“李家身世清白,太祖做一任的军机处大臣。现在有些中落,想要靠上邵家,再挣一份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