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六章 时光匆匆

第四百零六章 时光匆匆

  听到了声音响起来的时候,莫其谢打了一个哆嗦。这声音实在太熟悉了,正是方士一门最后一位大方师火山的声音……

  片刻之后,脸色苍白的红发大方师踩着一地的鲜血走到了秀楼上。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师弟之后,慢悠悠的说道:“你犯了方士大戒,妄杀的罪名够你进格杀令了……给广仁大方师留点脸面,你还是自己了断吧。”

  “你没死……外面都传你和广仁大方师死在吴勉、归不归的手里了。”莫其谢擦了一把冷汗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是给你们两位大方师报仇心切,才用了非常手段。现在我已经重创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已经被炸成了重伤,现在火山大方师你有机会可以……”

  “傻子……你中了吴勉的幻术。”火山摇了摇头之后,继续对着莫其谢说道:“我要你自己了断,就是不能给他们攻击广仁大方师的口实。现在他老人家生死未卜,我不能给他们不利于大方师的口实。还不明白吗……”

  说话的时候,火山从身后取出来一柄铁尺。他之前的剑形法器已经消耗殆尽,现在只能用铁尺暂时使用。看着冷汗直流的莫其谢,红发大方师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你真要我背负上屠戮同门的罪名吧?莫其谢!你要害死广仁大方师吗?”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火山突然到了莫其谢的面前。举着手里的铁尺对着他的脑袋砸了下去,就在红发大方师挥舞铁尺的一瞬间,法器表面着起了大火。在莫其谢的眼里,眼前到处都是一片火光。

  惊慌失措之下,莫其谢条件反射的用手里的长剑来格挡火山的铁尺。他的术法和火山相差甚远,冒着大火的铁尺好像切豆腐一样的切断了莫其谢手里的长剑剑身。随后直接打在了他的脑门上,随着一声闷响,莫其谢的脑袋被打碎。随后他的尸体着起了大火,只是片刻的功夫,便被烧成了一团灰烬。

  而火山这边也好不了多少,虽然一尺打死了这个罪魁祸首。不过他自己却好像受了重伤一样,脸色由白转红。瞬间变得好像猪肝的颜色一样,顿了一下之后,火山张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子摇晃了几下之后,一头栽到在了地上。

  就再火山迷迷糊糊,快要晕倒的时候,听到对面传来了一个带着几分刻薄语气的声音:“还以为最少两年你才能解开禁制,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你就恢复如常了……这个赶船的莫其谢也是,他不是那么惊慌失措的话,只是和你鏖战,最后死的应该是大方师你……”

  原本火山马上就要晕倒,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他竟然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面前凭空出现的白发男人,他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你是来追杀我的吗……只要你别伤害到广仁大方师,我的命你尽管拿去……这件事与我和广仁大方师无关,是莫其谢自作主张……他以为我和大方师都不在人世了。想要占大方师的位置……”

  说到这里的时候,火山的眼前一黑,差点再次栽倒在地。好在他抓住了身边的窗框,才勉强的站在了原地。

  和吴勉说的一样,火山想要解开对术法的封印,最少也需要两三年的时间。不过听说方士内部大乱,有人想要在乱中取利的时候。他竟然豁了出去,冒着走火入魔的危险冲开了封印。如果不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在重开封印的一瞬间,他已经因为经脉尽断而亡故了。

  冲开了封印之后,火山便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南京。他抓到了莫其谢的几名弟子,知道了他们师尊的意图。这才赶到了秀楼上,想要在莫其谢犯下大错之时及时阻止。想不到他还是晚来了一步,看着地上的尸体,红发大方师也只能按着方士门规了结了这个方士。

  现在看到吴勉找上了门来,火山以为这个白发男人是来追杀自己的。缓了口气之后,将手里的铁尺扔掉。随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你等我一下……等我解开和广仁大方师的连命,我的命就算是代替广仁大方师还给你的……你收下我的命,不要再难为他老人家了……你去哪?”

  火山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转身向着楼下走去。红发大方师不明白他什么意思,当下跟着继续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在追杀我和广仁大方师吗……我用性命来保广仁……”

  这时候,吴勉已经走下来楼梯。他边走边说道:“你的命没有那么值钱,去通知广仁,只要他不回岸,我不出海……什么时候广仁在外洋活够了,可以回来找我安排他去投胎……”

  听到了吴勉的话,火山悬着的一口气这才咽回到了肚子里。这时候他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一头栽到在了地上……

  南京城朱家绣楼的灭门惨案,当时还流传甚广。因为凶手一直没有被抓到,南京知府还要降两级听用。过了几十年,南京朱家秀楼还传说里面闹鬼的故事。

  又过了一个多月,徐福的‘遗腹子’林勉仁出生。随后他们母子二人搬到了杭州居住,按着归不归的布局,林氏在院子里挖出来黄金和白银。就算不依仗吴勉、归不归,他们母子二人后半辈也算是衣食不愁了。

  原本归不归还打算带着吴勉和两只妖物去外洋转一圈,不过上次两只妖物闹了一次之后,老家伙便再也没有提过。只是小任叁时不时的提上一两嘴,似乎不去外洋看一眼,这个小家伙会有多大的遗憾一样。

  泗水号结业的事情比归不归想象的复杂,毕竟这是天字号第一的大买卖。就是分拆了卖掉,能买得起的人也是凤毛麟角。原本以为半年就能收回卖掉泗水号的银子,没有想到竟然足足拖了五年,才把这笔银子收起。

  也就是在收起银子的这一年,雍正皇帝驾崩,他的皇四子弘历继位登基。定下了年号为乾隆……

  乾隆皇帝登基的时候,还特地让人来请吴勉、归不归他们前往北京观礼。只是这是归不归刚刚收齐卖泗水号的这笔银子,他们四个也没有心思去理会新皇帝。当下暂别了邵家的女人们。乘坐大船回到了财神岛……

  陆地的买卖虽然暂时结束,不过泗水号在南洋各国,已经外洋的英吉利、法兰西各国贸易还是正常交易。只是再没有悬挂泗水号大旗的船只来往陆地,所需要贸易的货物也是摆脱广州十三行的商家来贸易了。

  就这样,他们四个回到财神岛住了几年。只是百无求心里惦记妖山的妖子妖孙,归不归看到了二愣子的心事。当下他们四个便开始往来妖山和财神岛,在妖山居住个十年八年,回到财神岛休息个一年半载,之后百无求还要急需回到妖山主持大局。

  这段时间当中,妖山的妖物开始繁衍起来。又过了五十年之后,归不归帮着百无求做了统计,妖山上的妖物已经差不多到了十万上下。只是其中大多数都是还没断奶的幼年妖物,想要成为可以征战的妖怪最少还需要三五百年的时间。

  一次他们四个再次离开妖山,去往财神岛的时候,在路上听到了乾隆皇帝驾崩的消息。一晃竟然过了六十多年的光景,吴勉想念南京城的邵家女人,当下命车夫改了方向,去往南京城看看自己的后代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