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五章 幕后黑手

第四百零五章 幕后黑手

  想做下一任大方师,就要来找我们的麻烦……”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对着归不归说道:“你要是不说的话,我还以为是他们是活够了又不敢自杀,打算让我来成全他们的……”
  
  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向着对面归不归的府邸走了过去。白发男人走动了原本是大门口的位置之时,回头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好久没杀人了,外面的人是不是以为我忘了怎么杀人了……”
  
  说完之后,吴勉竟然有些失态的大笑了起来。随后他的呻吟消失在了笑声当中。
  
  “惹谁不好,你们偏偏要惹他……”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看着跑过来的管事。对着他继续说道:“去找城里最好的棺材铺,老人家我出一万两银子厚葬钱先生他们……你再派人在城里所有的客栈、庙宇和道观打听,这几天有没有外地人进到南京城。”
  
  管家答应之后,便开始忙活起来归不归吩咐的事情。只是现在泗水号的买卖已经出手,不能再依靠泗水号的力量。完成老家伙交代的事情多少要花费一点时间,当下管家找齐了所有自己能动用的资源,开始去打听这两天南京城来了多少外地的生面孔。
  
  就在管家忙活去查这件事的时候,归不归消失了一个多时辰。两只妖物去护卫邵家和徐府,诺大的豪宅当中,只剩下吴勉这一个主人。
  
  直到天色擦黑的时候,归不归才回到了自己的豪宅当中。老家伙来到了厅堂见到了吴勉之后,嘿嘿笑了一声,说道:“老人家我还以为你去了邵家,这次你倒是沉得住气。放在往常这时候你已经住在邵家了。”
  
  “那里有你们家儿子看着,我还不放心吗?”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你的细作怎么说的?真是方士们做的吗?”
  
  听到吴勉已经看穿了自己的意图,老家伙再次笑了一下,随后做到了白发男人的身边,说道:“真是什么事情都瞒不住你,是,老人家我是去联系相熟的方士了。现在陆地上那些方士们已经传开广仁、火山死在了我们的手里,昨天给他们两位大方师做的衣冠冢下葬。这些方士已经私下商定,有人去海外找徐福,请他回来了结我们几个。剩下的方士看住我们,等着徐福回来……”
  
  “看住我们,那马如山和钱合是怎么回事?”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怕我闷了,准备给我解闷的吗?”
  
  “这个就不好说了,老人家我估计那个人是想在徐福大方师的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用这几条人命拖住我们,等到徐福回来的时候再向大方师表功。”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的脸上也出现了一丝杀气。
  
  不过这丝杀气马上便消散不见,老家伙继续笑眯眯的说道:“这个人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知道想要了结我们几个是做梦。这才想办法拖住我们,可惜他的手段正好惹怒了我们。那就只能说他倒霉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到这里,就见满头大汗的管家小跑着到了他们二人的身边。缓了口气之后,他对着两位老爷行礼,随后这才开口对着归不归说道:“老爷,我都探听清楚了。这两天城里的三才客栈,如意客栈以及官府的驿站,还有城东的观音庙都有外地新来的生面孔……”
  
  说到这里的时候,管家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张草皮纸。双手交给了归不归,随后他继续说道:“一共十一个人,我已经登记在册。其中七个人是贩卖丝绸的。剩下四个人一个是给官员庙塑像的工匠,还有一个是给商行要账的活计。另外两个人是父女俩,听说是男人的妻子新丧,带着女儿过来投奔仗母娘的……我已经吩咐了客栈的伙计们看住这几个人。”
  
  老家伙接过来草皮纸,上下看了一眼之后,对着管家说道:“这次是难为你了,一会去账房领二百两银子。算是老人家我给你的褒奖……一会你在跑一趟,吩咐你安排的伙计们。让他们不要理会这些人,小心打草惊蛇再给老人家我添麻烦。”
  
  看着管家离开之后,归不归顺手又将手里写着人命的草皮纸撕掉。随后对着吴勉说道:“原本老人家我是想去抓这个人的,不过现在想想还是改了主意。他是想把我们留在这里,不会眼看着我们离开的……只要我们要走,他一定会做点什么……”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叫过府中的小厮,让他去邵家和徐府将两只妖物叫回来。随后又吩咐准备马车,做出来等着两种妖物回来,他们便要马上离开这里的意图。
  
  小厮不敢怠慢,他骑着快马去叫回来两只妖物,同时,豪宅当中开始收拾细软。做出来他们几个要离开这里,去往财神岛的样子来。就在府宅当中忙做一团的时候,门口有人送来了一个盒子,说是邵家女人送来的礼物。请吴曼、归不归无比亲手打开。
  
  送礼物的是个三十来岁的精壮汉子,他将礼物送到了门房之后,便立即施展术法会到来自己的藏身之所位于对面两条大街之外的一座宅院当中的女人绣楼当中。这里的视野极佳,虽然距离归不归的豪宅有段距离,不过站在秀楼上远眺,还是能清晰的看到吴勉、归不归豪宅发生的事情。
  
  就在他趴在秀楼上远眺的时候,随着一声巨响,归不归豪宅冒出一片火光。随后他府上大大小小几十个房间都倒塌成了一片废墟。
  
  看到了这个场面之后,汉子的脸上流露出来一丝满意的笑容。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这次就算炸不死你们,也能让南京官府拖住你们。如果还不行就让邵家再炸一次,看你吴勉怕不怕?”
  
  说话的时候,男人脸上的样子已经发生了变化。变成了在码头上水遁逃走的那位莫其谢相貌……
  
  就在莫其谢全神贯注盯着倒塌的豪宅之时,秀楼下面突然传来了一阵说话的声音:“秀儿,你感觉不对劲有多久了?别怕,爹爹请了高人来查看你的秀楼。如果真有歹人的话直接杀掉,可不能因为这样的人再坏了你的名声……”
  
  说话的时候,楼梯已经开始吱吱呀呀的响了起来。莫其谢倒是不怕这些人,只是担心会暴露自己的行踪。当下便要施展瞬移之法离开。没有想到的是,下面上来的人速度太快,眼看着莫其谢要离开的时候,已经有两个二三十岁的壮汉顺着楼梯走了上来,正好和莫其谢打了一个正脸。
  
  原本想着从这里离开的,没有想到莫其谢和这两个高人对了一下眼神。想到这个人看到了自己的真面目,莫其谢便改了主意,要将这些人都杀了灭口……
  
  当下,莫其谢的掌心一吐,一柄长剑便抓在了手中。随后他也不说话,身子一闪便到了两名壮汉的面前,挥舞起手里的长剑,向着两个人劈了下去。
  
  这二人只是寻常的武术把式,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的脖子便凉飕飕的,随后自己的目力开始凭空向下。二人的人头都被切割下来。掉落在了地板上。随后,莫其谢继续向着后面的人冲了过去。手起剑落将下面的父女俩包括丫鬟、婆子等人杀了个干干静静。
  
  就在他砍死了最后一个活人的同时,空气当中传来了一个声音:“现在你手上出了人命……还指望我能饶了你的性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