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四章 脸皮

第四百零四章 脸皮

  看着两只妖物大喊大叫的样子,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说道:“妖物就是妖物,它们俩加在一起也有四五千年的年纪。还是好像小孩子一样,说翻脸就翻脸。百无求那傻小子也是,这么多年了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样发脾气。”

  “多看几次就习惯了。”吴勉懒洋洋的看了老家伙一眼之后,继续说道:“给你提个醒,出外洋的话别算上我。我还要看着邵家的孩子们……”

  “老人家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中国人我还没看过,哪有功夫去搭理外洋人啊?”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再说了我老人家也舍不得百无求这傻小子,你知道老人家我是有亲生儿子的,那些亲生的就惦记我的地位和家财。哪有这傻小子这么疼人,为了我老人家连命都能豁出去。说句真心话,泗水号的买卖我老人家可以不要,这傻小子可舍不得扔下。至于人参嘛,它是小孩子的心性。过几天看到新奇古怪的玩意儿,也就不惦记外洋了。”

  归不归的话说到这里的时候,看到管家手里端着一个木头托盘走了过来,托盘上面是一个西瓜大小的锦盒,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宝物。走近之后,将托盘放在了二人面前的茶几上。说道:“两位老爷,这是江南总督衙门派人送来的礼物。送礼之人说今晚总督大人要过府来拜见两位老爷,说是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事情……他是看中了扬州、松江两地的泗水号买卖。”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那两地的买卖原本是隆科多的舅子买下,不过半个月之前隆科多已经被圈禁了起来。现在他那小舅子没心思做买卖,已经把那两地的买卖吐了出来。这两天浙江布政司、杭州将军的人都来打听过消息,不过好像这位总督大人亲自赶过来的,还是第一位……”

  “你们买买人的事情别找我。”看着归不归喜笑颜开的样子,吴勉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随后转身向着花园的位置走了过去,走了几步之后他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你不打算给邵家点买卖吗?”

  归不归笑了一下,说道:“邵家女人还是不要抛头露面的好,老人家我都想好了。每天给邵家的女人五万两银子的用度,素茹还占着个福晋的名额,加上思芳和硕公主的年俸,足够这些女人们过的富足。”

  吴勉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继续向着花园的方向走去。看着白发男人的背影慢慢消失,归不归亲手打开了锦盒。看到了锦盒里面的‘宝物’之后,老家伙脸上的笑容开始僵硬。随后对着管家说道:“送礼的人你认识?他还在门口等着回信吗?”

  此事,管家也看到了棺材里面的东西,是一张血淋淋的脸皮贴在一个圆球之上。管家不认得这脸皮是谁,归不归却认得清楚,这人皮的主人正是之前在码头上见到的广仁弟子马如山……

  码头的事情过去之后,归不归便放走了马老头。听说他回到了老家隐居了起来,他自己退出了方士一门,孙男弟女的一大家子正在享受天伦之乐。想不到竟然有人将他的人皮剥了下来,还送到了归不归的面前。

  管事此时脸色变得煞白,他急忙回去寻找送礼的人,等管家到了门口之后,才发现此时那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正在赌气的两只妖物听到归不归这里出事,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这不是船上那个买了假珠宝的老头儿吗?他怎么不要脸了?”百无求一眼辨认出来人脸德主人,当下它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不是我们当儿子的说你,怎么还带记仇的?不是说好把人放了吗?怎么还又派人去把他的脸皮割下来了,这又是老钱干的吧?”

  “傻小子,老人家我什么时候干过那么不要脸的事儿?”归不归听到管家诉说送礼的人已经消失之后,这才继续说道:“这是有人再向我老人家示威,马如山背叛了方士一门,将广仁弟子卧底的消息告知我们。坏了大方师的计策,这才动手了结此人……”

  “老子就知道是火山干的!”百无求咆哮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子就说直接弄死他得了,老家伙你就要装好人。现在看到了吗?火山一逃走就开始咬人了,还敢把脸皮送过来。不行,老子现在就要去弄死他……”

  “不是火山……”归不归打断了百无求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继续说道:“广仁的弟子能在泗水号做细作,我老人家自然也在陆地方士当中埋了棋子……火山从这里逃走之后便失了踪,现在陆地上这些方士已经大乱。都在寻找火山的下落,这件事不会是他做的。”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之后,小任叁一拍巴掌,说道:“那就是广仁了!老不死的,是不是广仁又回来了?听说马老头卖了他的细作,就把马老头的脸皮割下来小惩大戒。”

  “如果广仁回来,方士们还会乱吗?”归不归摇了摇头之后,对着两只妖物继续说道:“先别管是谁了,这样,傻小子你去邵家。看着那些女人们别出事……人参你去徐福夫人那里,小心会有人对她不利。老人家我倒是要看看,谁胆子那么大,敢找我们的麻烦……那个谁,你把钱先生他们几位修士请过……”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府外一阵巨响。巨大的爆炸声让他们这房子都跟着震颤了起来,老家伙马上明白了过劳,对着两只妖物说道:“坏了,钱先生他们几个出事了。你们俩不要跟过去,快去邵家和徐宅,那边可不能出事……”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已经施展瞬移之法,来到了府外大街对面的一处宅院当中。此时这座三进的院子已经整体倒塌,在废墟之上站着一个白发男人,正是听到了爆炸声音赶过来的吴勉。

  在这宅院的庭院当中,倒着几个被炸成血肉模糊的尸体。经过老家伙的辨认之后,正是给归不归卖命的那几个修士。

  “不是术法,是炸药……”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着的硫磺气味之后,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继续说道:“有人装作进来送礼,将炸药送了进来。这么近距离的引爆,老钱他们没有生还的道理。”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顿了一下,随后看着归不归说道:“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老家伙你好像知道什么……”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将自己府上的事情和吴勉说了一遍。随后他继续说道:“广仁应该没有回来,也不像是火山做的。老人家我怀疑是方士内部出事了,有人在搅乱这个局面……”

  “广仁、火山不在,他们这些方士也不消停。”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老家伙,我知道你在那些方士当中埋下钉子了,现在不用,什么时候用?”

  “晚一点,老人家我就去打听一下。”听到吴勉揭穿了自己的把戏,归不归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老人家也想打听一下,方士们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是有人以为广仁、火山都已经死了,他这是想要做点大事,来做下一任大方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