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二章 意外

第四百零二章 意外

  这时候,归不归吩咐码头管事让广仁所在的大船驶离。百无求吩咐海妖们让出一条航路之后,在码头众人惊愕的目光当中,白发大方师所在的大船开始缓缓驶离了码头。
  
  看着逐渐消失的大船,归不归叫过来管事,说道:“这艘船是谁的?去哪?”
  
  “这是泗水号的外船,外洋英吉利、法兰西和普鲁士三国定的茶叶和瓷器。”管事的记性不差,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压船的人还没到,我可以让快船载着他跟上去。你老人家放心,顺路我让人传信过去。让他们看好船上的客人,如果他提前下船的话,让回来的商船禀告。”
  
  听了管事的话,归不归点了点头,随后对着吴勉说道:“你封住了广仁的术法,没有三年五载他是破解不了的。稍后老人家我让刘喜、孙小川哥俩在外洋招呼他,或许此次一别,广仁心灰意冷再也不会回来了。这也算是给你出了气……”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正盯着那个叫做何铭的方士。片刻之后,白发男人对着他说道:“现在广仁走了,邵家的事情怎么解决?”
  
  听到了吴勉的话,何铭跪在地上对着白发男人行了大礼。随后他就这样跪在地上,对着吴勉说道:“刚才有件事我忘记说了,我已经去了南京邵家,理顺了福晋的胎气。现在吴勉先生便可以回去查看,到了生产之日一定顺产……”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已经举起了巴掌,对着何铭的左脸打了过去。随着一声脆响,这方士被打飞了出去。落在了海中之后,却和刚才火山入海的情景不一样。众海妖竟然纷纷散开,好像有些忌讳这名方士,没有一只海妖敢上前去寻他的晦气。
  
  何铭落海之后,驮着他牵来的那头青驴竟然直接顺着甲板跳进了大海当中。随后青驴竟然在海面上奔走了起来,到了何铭落海的位置之后,随着一声嘶鸣,落海德方士竟然从海底浮了起来。
  
  浮起来之后,何铭很快便有了意识。缓了一下之后,他也站在了海面上。冲着远处大船行了方士一门的离别之礼,随后开口说道:“虽惹到吴勉先生不悦,不过好歹何铭幸不辱命。广仁大方师远赴海外,邵家的福晋也母女平安。何铭已经做完了大方师交代的事情,这就别过,我要去向大方师复命了……”
  
  说完之后,何铭骑在了驴身上,随后青驴驮着他溜溜达达的向着大海中心走去。看到这一人一驴竟然在海上行走,让码头上看热闹的伙计们惊诧不已。好在他们都知道此事和归不归有关,担心丢了活计,当下谁也不敢出去乱说。
  
  看着何铭离开之后,归不归让人将还昏迷不醒的火山抬了下去。随后对着被人看住,不敢私自下船的马如山说道:“马老爷,下面该你说说了。现在该逃了逃了,该死的死了。活着的还有人昏迷不醒,那老人家我就只能从你嘴里打听出来这件事的始末缘由了。是你自己说呢?还是老人家我一问,马老爷你一答呢?”
  
  马老头知道今天不好好回答的话,怕是难逃这一关。当下陪着笑脸对归不归说道:“那就别麻烦您老人家了,我说我和船老大莫其谢都是广仁大方师的弟子。当初除了我们俩之外,还有很多的师兄弟都被大方师送到了泗水号当中。据我所知,南京、扬州、镇江和天津卫四地的管事都是广仁师尊的弟子……除了他们之外,老人家您还要自查一番……”
  
  听到了马如山这两句话,归不归薇薇皱了皱眉头。老家伙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盯着马老头继续说道:“说说这次的事情,其他的时候稍后一五一十的和老人家我详细说说。大意了……南京管事竟然是广仁的弟子……”
  
  “是,说这次的事情……”马如山擦了擦汗水之后,继续说道:“当年师尊让我配合莫其谢,那时候他是往来财神岛的船老大。三年前莫其谢换了航线,往来南洋各国。差不多两个月前,有同门找到了我们俩。让莫其谢绕路接走两位大方师,然后两位大方师假扮我的小厮。从泉州码头登陆……”
  
  说到这里的时候,马如山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船只靠岸的时候,两位大方师便发现船上被您几位下了禁制。让我不要慌张,做好自己的本分就好。没有想到紧张之下,没有看穿冯、孔二人的圈套。也被您老人家抓住了把柄。”
  
  听了马如山的话之后,老家伙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他的话。只是刚刚马老头所说泗水号各地已经遍布两位大方师的奸细,这对归不归来说可是大事。当下归不归亲手封印了马如山德术法,随后让他将自己所知的泗水号暗藏人名都写下来。写够之后便放他离开……
  
  没有想到的是,马如山竟然写下了三十多个人名。这还只是一小部分,马老头也是只知道这些人,后面应该还有数倍名单的潜伏人员。想到自己这买卖竟然有几百个人是细作,归不归都感觉到毛骨悚然起来。
  
  看到归不归愁眉不展的样子,百无求对着他说道:“老家伙,把这些人都抓起来,老子一个一个的打,让他们俩自己小姨子的名字都能告诉你……”
  
  “傻小子,来不及了……”归不归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泉州码头这么重要的位置,一定有广仁的细作。现在这里出事的消息早就传了出去,这名单上的人怕是早就逃了……”
  
  “逃没逃你说的不算,老子要亲自过去看一眼。”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一把抢过来马如山手写的名单。随后当着众人的面,施展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归不归没有阻拦百无求,看着二愣子离开之后,他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看起来你我都小看了他们两位大方师,竟然在我老人家的眼皮子底下,安排了这么多的内应……托了你的福,要不然的话,恐怕最后刀架脖子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看着吴勉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老家伙随后封印了马如山的术法。对着他说道:“你放心,老人家我没有送你走的意思。只要你说的是实情,我老人家便放你离开。”
  
  这时候,小任叁凑了过来,对着归不归说道:“老不死的,现在你的泗水号一半人都是广仁派去的。你打算怎么办?所有人都开了,重新换一批人吗?你真不考虑一下开几家青楼娼馆吗?”
  
  老家伙沉默了片刻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中土的泗水号买卖就到此为止吧。那个谁……替老人家我放出话来,我老人家要割爱这些买卖。中土这些买卖全部出手,等到再过一百年的,这些暗桩都死光之后,我们再把买卖引回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转头对着吴勉和小任叁说道:“我们也该休息一下,去英吉利见见刘喜、孙小川哥俩。说不定还能见到广仁大方师,只是他恐怕不会欢迎我们去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刚才消失的百无求凭空出现在了他们的身边。二愣子一脸尴尬的样子,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那什么,老子不认得字……第一个人名是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