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零一章 离别

第四百零一章 离别

  广仁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个照面之下,便败在了吴勉之下。现在罪剑刺进了他的胸口,白发男人趁机单手掐住了他的脖子。只要他的手一使劲,便可以将广仁的脖子扯断……

  广仁原本以为凭他的本事,怎么也会支撑片刻。自己拖住吴勉,火山有机会制住归不归,用那个老家伙做人质,自己或希望都许还有逃出生天的机会。不过现在所有的破灭了,没有了‘徐福’大方师,自己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

  看到自己的师尊被制住之后,火山大吼了一声之后,就要冲过来和吴勉拼命。原本他的术法便差白发男人几条街,盛怒之下又失了方寸。冲到了白发男人面前,还没等他动手,伸手一只大手已经抓住了他的后颈。随后抓起来火山的身体,将他举在半空当中之后,对着甲板狠狠的砸了下去。

  这一下用力过猛,直接将甲板砸出来一个窟窿。随后火山一连砸穿了几层船板,直至最后将船底砸出来一个大窟窿。身体栽进了海底……

  船底被砸漏之后,海水迅速的灌了上来。随后船身开始快速的倾斜了起来,好在此时他们就在码头。当下这些人在码头管事的指挥之下,迅速的到了岸上。甲板上只剩下了吴勉四个和被制住的广仁大方师。

  经过同佛寺和大和尚上善的一番对话之后,此时吴勉心里对广仁已经没有了杀心。现在制住了广仁,反而成了一个烫手的热山芋,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置了。不能杀又不能放的,这时候白发男人心里才明白自己进退两难了……

  广仁不知道吴勉与上善大和尚的对话,他心里还以为这次是死定了。当下深吸了口气之后,对着白发男人说道:“今天就当我还了欠你的性命,不过有件事要说清楚,放了火山……你容我解开和他的联系,你是方士出身,还要给方士留点血脉……”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身鲜血的火山从海水当中窜了出来。他施展了腾空之法飞到了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甲板上的众人、妖。大吼了一声之后,火山浑身上下冒起了大火。他将自己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球,向着甲板砸了下去。

  火山的意图明确,要将甲板彻底砸断,然后趁乱将自己的师尊搭救出去。不过红发大方师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本事,就在他冲到甲板上的一刹那。掐着广仁脖子的吴勉已经到了火山的身边,随后一脚将他从甲板上踹到了远处的海里。

  火山也是好手段,身子入水之后身上的火焰竟然没有熄灭。他好像一条着了火的大鱼一样,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向着大船这边冲过来。看样子不把大船撞沉,给广仁造出趁乱逃离的机会,火山是不会算完的。

  不过事情的变化还是处于火山的意料,眼见他就要冲到大船附近的时候,面前突然出现了无数的海妖。这些海妖皮糙肉厚,在火山面前摆下了阵势之后,竟然向着红发大方师反冲了过来。

  此时,火山身上的火焰因为海水的冲刷已经有些暗淡。冲垮了面前德一波海妖们之后,他马上便被剩下的海妖们围拢了起来。这些海妖们也不使用妖法,只是一味的和广仁对冲。除了最先赶过来的海妖们之外,远处正源源不断的有生力军补充上来。此时码头这片海域黑压压的一片,海妖们已经覆盖了海水……

  此时除了徐福大方师之外,任谁也解不开这个困局。只是片刻之后,火山身上的火焰便被海妖们撞散。随着一声巨响,这位红发大方师被一只身上满是铁锈的海妖撞晕,随后又被这只海妖扔到了大船的甲板上。

  此时,已经有海妖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大船底下的窟窿。船只停止了倾斜之后,看着昏迷不醒的弟子,广仁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对着制住自己的吴勉说道:“你们真打算一天之内,了结两位大方师吗?这样做的话,徐福大方师不会放过你们的……”

  “你还是关心一下自己的事情吧”吴勉在封印住了广仁的术法之后,这才松了手,看着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情吗?再不说就没有机会了……”

  没等广仁说话,码头的位置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吴勉先生,方士何铭受人所托来为广仁大方师说情。还请看在故人面子上,你能网开一面,放过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

  顺着声音响来的位置看过去,就见一个方士模样打扮的男人,骑着一头青驴溜溜达达的顺着跳板上来。来人竟然就是徐福‘出殡’那一晚,将大方师接走的那位方士。想不到会在这种情况下再见此人。

  到了甲板上之后,这个叫做何铭的方士从青驴上跳了下来。随后对着在场的人、妖行礼,礼毕之后继续说道:“方士何铭奉徐福大方师所托,请吴勉先生最后放过广仁大方师一次。此次之后,大方师不再理会你们二人的恩怨。广仁大方师再犯吴勉先生之手,便任你处置……”

  “我认识两个徐福,一个两个月之前埋了,另外一个还在海上钓鱼。不知道你说的是那个?”吴勉看了一眼这名方士之后,继续说道:“是埋在地下的方士,他人已经死了,我不用给死人面子。如果是那位东海大方师的话,那我和他不熟,更不用给这个面子。听懂了的话你就回去复命,就说你来晚了一步,广仁已经死在我手里了。”

  何铭对着吴勉一鞠躬,说道:“徐福大方师交代过,只要吴勉先生可以放过广仁。他老人家便保邵素茹母女的平安,怡亲王福晋孕中大悲,已经伤了胎气。如果不注意的话,生产之时便会一尸两命……当然了,如果吴勉先生放了广仁大方师的话,大方师便保邵素茹母女平安。”

  邵素茹现在果真有些胎气不旺,不过归不归都没有看出来什么不对的地方。毕竟大多数女人产子或多或少都会有些问题,这些问题大多在孕中便会自己消失。好像邵素茹这样的胎气不旺,大多数产妇都曾经出现过。过几天之后问题便会自己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时候,吴勉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看到老家伙也是一脸茫然,这才回头对着何铭说道:“你们家大方师一早便发现了,就是等着广仁被制住之后和我谈条件的,是吧?”

  “非也……吴勉先生您误会了。”何铭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是徐福大方师交代我去邵府观察一下福晋的胎气,之前只是有一丝端倪。虽然您和归不归师兄术法高绝,不过有碍男女授受不亲,两位又不是妇科圣手,自然看的不是那么清楚……”

  原本吴勉就在等台阶,现在听了何铭的话之后,白发男人犹豫了一下。随后将广仁举了起来,扔到了旁边一艘准备出海的大船甲板上。随后他对着死里逃生的白发大方师说道:“离开之后就不要回来,再回来的话便没人会救你了……”

  广仁愣了一下,随后他慢悠悠的站了起来。对着吴勉说道:“火山呢,我要和他一起离开。”

  “他就算是你亲生的弟子,也该放手了。”吴勉看了广仁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自己走,他留下来做你的本命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