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四百章 奸商

第四百章 奸商

  “不是方士……”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老人家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傻小子,你来和他讲讲道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百无求已经到了船老大的面前。二愣子一把揪住了他的衣服领子,将船老大高高的举了起来。随后对着大海扔了下去,还没等其他人反应过来,海面上已经溅起来一道水花,船老大被扔进了海中。
  
  这时,几个和船老大有交情的水手想要跳海去救。却发现他已经浮出了水面,随后当着他们的面施展了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五行遁法这么溜,看来是广仁大方师的亲传弟子了。”归不归也不理会逃走的船老大,他笑眯眯的还转回头来,看着甲板上的这些人继续说道:“之前我老人家还以为他是广仁收买的眼线,现在才知道猜错了。在生死之间,弟子也就顾不上师尊了……”
  
  这时候,百无求皱着眉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不是要从船老大嘴里拷问出来广仁、火山的下落吗?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把船上的人都弄死的了,广仁、火山一定在他们当中……老子也看这些奸商不顺眼,弄死他们保管不冤枉。”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傻小子,你爸爸我是世上最大的那个奸商……别把人吓坏了,我们只要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不要难为其他的客商。大家以后还是要做生意的,你弄死他们,不知道的还以为老人家我是黑吃黑。”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冲着甲板上吓呆了的这些人继续说道:“各位客商,老人家我有个不情之请,只要大家能证明你们自己是本人,便尽管卸货下船。我老人家每人再给两千两银子的压惊钱,如果证明不了自己的身份,那对不起了,你就要跟着我们这几个人走一趟了……”
  
  “我先来,我是汉中冯源禄……”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冯胖子急忙跑了过来,他从怀里摸出来自己的籍证和路引,陪着笑脸交给了老家伙。随后嘴里继续说道:“小的经商多年,常年往来泉州码头。老人家您不信的话,请码头的管事上来。我们俩一对便知。”
  
  这时候,码头的管事见到船上出事,已经顺着跳板上来。认出来归不归之后,急忙过来行礼。在冯源禄的要求之下,他向着老家伙介绍道:“东家,冯相公是老客商了。还有孔相公、孙少爷和马老爷,也都是码头上常来常往的客商。这个小的可以作证。”
  
  “作证?这船老大莫其谢还是泗水号的人,连自己人都信不过了,你还给外人作证?”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将籍证给了和路引交还给了冯源禄。随后笑着继续说道:“不知道冯相公这次进了什么货物,不知道能不能让老人家我开开眼?”
  
  “是吕宋出产的一些药材,如不得东家的法眼。”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不过冯胖子却马上转头对着自己的伙计说道:“你们去那几件咱们的药材,请大东家掌掌眼。都是一些不值钱德玩意儿,不过这样的药材中土已经找不到了,只能千里迢迢去吕宋找,我们也就是挣点辛苦钱……”
  
  不多时,小伙计捧着一起干草、兽骨之类的药材,放在了归不归面前,正如冯胖子所说,这些都是一些原产吕宋的药材。在当地说不上珍贵,只是中土已经见不到这样的药材了。在吕宋寻常的药材,到了中土已经卖出了金子的价钱。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其他的几位客商继续说道:“几位进了什么货物?能否让老人家我见识一下,如果有什么我老人家中意的货物,也不会卸下船了,翻上三倍的价钱卖给老人家我了……”
  
  听了归不归的话,刚才收了孔姓商人五百颗南珠的老头子走了过来。他让跟着自己的伙计将货物搬了一个小匣子上来,随后有些得意的指着货物说道:“东家好,我是福建的马如山,这是我从吕宋进的宝石,您老人家如果喜欢的话。我送您几颗作为见面礼……”
  
  说话的时候,马如山打开了匣子,就见里面垫着一块丝绒。黑色的丝绒上面是百余颗小拇指大小的宝石,这些宝石虽然珍贵,不过在归不归的眼里还是不值一提。老家伙经商这么多年涨了眼力,一眼便认出来这就是出产吕宋的宝石。
  
  这时候,马如山突然大笑了起来。随后有些卖弄的对着归不归继续说道:“大东家,我这次还捡了个大漏。就在刚才,一万五千两银子收了孔相公五百颗上等的南珠……还不把南珠拿过来请大东家掌眼……”
  
  小伙计跑回到了船舱,随后从里面捧出来五个木匣。马如山笑呵呵的拿起来其中的一个木匣,打开之后里面是一百颗拇指大小的南珠。这样的珠子送到北京、江南等富庶之地。一颗少说也能买到二百两银子,这五百颗便是十万银子。难怪这个马老头要在归不归的面前显摆了。
  
  “这次马老兄你是赚大发了,这样的好事老人家我都碰不到。”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从匣子抓起来一把南珠。看了一眼之后,又将目光转移到了有些不自然的孔相公身上。嘿嘿一笑之后,对着马如山继续说道:“如果这珠子是真的,老兄你便赚了十万银子,可惜这是西贝货……你见过一箱子一摸一样的珠子吗?”
  
  听了归不归的话,马如山先是一愣,随后急忙查看这些南珠。果然好像老家伙说的一样,这五百颗南珠大小、色泽就连上面的细小纹路都是一摸一样。他是老商人,马上明白当中的蹊跷。瞪着孔相公和冯胖子说道:“你们俩做的仙人局!姓孔的你把银子还给我!”
  
  听了马老头的话,冯、孔二人的表情都尴尬了起来。如果在平日就算被看穿了,也不能还钱。仗着他们的人多,不行就杀人灭口。只是现在归不归就在面前,刚刚看了这个老家伙的本事,二人不敢造次,对了一下眼神之后还是将一万五千两银票还给了气急败坏的马老头。
  
  就在马老头骂骂咧咧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怪笑了一声,随后对着这个老头子说道:“还要继续演戏吗?你是珠宝商人,竟然连过万的南珠是真是假都不知道。还要老人家我继续说下去吗?如果不是你贪心,想要捡这个便宜的话,我老人家还认不出来……”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老头子身边捧着南珠盒子的小厮将盒子扔了起来。随后他的腰后出现了两柄明晃晃的短剑,对着老家伙的前刺了下去。动手的同时,小厮竟然变成了白头发的广仁模样。
  
  一直搀扶着马如山的两外一个小厮,也变成了红头发的火山。手里出现了一柄着火的长剑,对着归不归猛劈了下去……
  
  两位大方师的目标明确,要抓住这个老家伙,把它当成人质保着自己二人离开这里。不过让他们俩没有想到的是,二人动手的同时,一直站在归不归身后的吴勉也突然动了。
  
  白发男人闪身到了归不归的身前,竟然伸手抓住了快似闪电的短剑。随后用手里的短剑格挡开来火山的火剑,另外一柄短剑脱手对着广仁甩了过去……
  
  一声闷响之后,火剑被斩成了两截。短剑也刺进了广仁的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