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八章 船上

第三百九十八章 船上

  原本以为徐福的事情结束之后,就轮到广仁、火山爷俩倒霉了。不过事情就是那么出人意料,半个月之后,归不归派去寻找广仁、火山二人的修士传回来消息。说就在徐福下葬的第二天,两位大方师在广东十三行口岸登船。

  两位大方师乘坐的船只是去往英吉利的商船,船上装满了茶叶、瓷器和丝绸。事先并没有两位大方师远行的迹象,看到他们俩远行之后,跟踪两位大方师的修士只能回来向归不归回禀。

  这几个修士都是贾士芳生前结交的朋友,听到贾方士的死讯之后,来南京祭拜的时候被归不归收下,以天才地宝和术法秘籍做饵,买通给老家伙做了手下。他们隐藏在广仁、火山经常出现的所在,向归不过通报两位大方师的一举一动。

  听到了广仁、火山去了外洋的消息,归不归也很是惊讶。不过老家伙转瞬之间便明白了当中是怎么一回事,他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看起来我们还是小看那位徐福大方师了,这一看就是他‘临死’之前给广仁、火山找好了后路。他回到海上,那俩大方师去外洋避开我们……好算计啊。”

  “广仁去了外洋?老家伙你信吗……”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在海上转一圈,改名换姓再回来很难吗?”

  “老人家我是相信徐福一定会给广仁留后路的,当然了,广仁会不会去做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叫过来泗水号的管事,让他去查广仁、火山离开的商船。

  老家伙笑眯眯的对着管事说道:“查清是英吉利那个公司的商船,还有,派出快船先一步赶到航线的补给岛屿。老人家我要知道广仁、火山还在不在船上,如果离开了是在那片海域离开的,离开的时候乘坐的又是那艘船。然后一路继续查下去,这件事你和钱先生(修士头领)他们一起去办,需要传递消息什么的,请他来做便是……”

  看着管事将自己说的话一一记录在纸上,归不归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再去联络财神岛,让他们留意一下东海船队那边的消息。如果那边有什么动静,不管大事小事都要报给我老人家知道。”

  管事将归不归所说的话都记录下来之后,这才带着那几名修士离开了这里。去探查广仁、火山的下落,以及东海船队的消息。

  在等待消息的过程当中,北京城传来了消息。怡亲王福晋突然失踪的消息在京城炸开了锅,只是后来发现这位福晋出现在了南京。京城那边才算消停了起来,雍正猜到邵素茹回到南京和吴勉、归不归有关,于是只是派怡亲王王府的太监总管前来传了一道口谕。

  雍正在口谕当中连句重话都没有说,只是说自己的弟弟允祥新亡,怡亲王福晋回到南京安胎多有辛苦。将允祥的俸禄和赏赐一并送到南京来,让福晋安心在南京生产。如果所生男婴的话,还要回去继承和硕怡亲王的爵位。

  “还是皇上会做人,原本老人家我还想去一趟京城解释一下的,现在省了……”听到了雍正的对邵素茹的处置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对着吴勉说道:“只要素茹这孩子生不了儿子,她这一支还能继续在南京城居住下去……”

  听了归不归的话,小任叁马上挑出了毛病。咯咯一笑之后,冲着吴勉说道:“老不死的,你这话怎么好像是在骂人,暗示邵素茹她们家祖宗缺德事做多了,生出来儿子吗?”

  归不归见到吴勉没有当真,这才松了口气,冲着小任叁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仗着吴勉宠你,人参你就胡说八道吧……总有一天你要和他分开,到时候你再想挑拨离间都没有机会了。”

  “我们人参离开吴勉的话,那就是大傻子……”小任叁咯咯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们人参赖上你们了,还有你们家的傻儿子,别指望把我们人参和你们分开。在这里吃香喝辣的,总比在外面苦熬的强。”

  听了小任叁的话,归不归笑了一笑,并没有再说话。在外人的眼里,他们四个彷佛粘在一起一样。除非有人亡故,否则不会把他们分开的……

  得知和硕怡亲王福晋来到了南京,江南总督一下官员都来了邵府请安。一时之间,连邵家门前的马路上都排满来往来官员的轿子。好在没过多久,邵素茹的肚子开始一天比一天大。这些官员再来看个大肚子的孕妇有些不雅,这才停止了前来打扰。不过就是这样,安胎保产的补品还是不要钱的送到邵府当中。

  和邵素茹一同怀孕的还有徐福的夫人林氏,自打她夫君‘离世’之后,林氏便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要从归不归的豪宅当中搬出来。后来还是老家伙带着吴勉他们先一步搬出了府邸,将这里送给了林氏。他们几个则搬到了其他的宅子,而且归不归还效仿邵家,只在豪宅里面留下丫鬟、婆子来服侍林氏。

  转眼之间又是两三个月过去,归不归派去打探广仁、火山下落的修士终于有了消息。那位姓钱的头领亲自回来禀告,他们在爪哇的补给岛屿堵到了据说是广仁、火山乘坐德英吉利商船。不过两个人却并不在船上……

  钱修士对着归不归说道:“前辈,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乘坐的是英吉利东印度公司的印度之子号商船。船只在爪哇海域漏水,这一阵子一直在爪哇修正。我们过去的时候,找了船上的华人侍从。拿到了船上的客人名单,上面的确有广仁、火山二人的姓名。不过他们二人的名字已经被划掉,据说商船到了海上之后,又有一艘船只将他们俩接走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钱修士从怀里拿出来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泗水号商船海龙号的名字。将纸条给了归不归之后,他继续说道:“两位大方师正是乘坐海龙号离开的,我等查过海龙号的航线,他是从吕宋进了一船的香料,要到福建贩卖……船老大听说会施展点小术法,我已经打听清楚了,明日最后这艘船只便要抵达泉州码头。”

  “想不到老人家我的眼皮子底下,还有这样不要命的东西。”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身边的吴勉,随后继续说道:“泉州码头,说起来也有日子没去那里看看了。这里的女人们生孩子,你我也帮不上忙,还是做点我们擅长的事情吧……”

  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他们俩如果真离开陆地,我也不会难为他们,既然还会返回来,那就当作老天爷不照顾他们俩吧……”

  第二天凌晨天还没亮,已经有些老旧的泉州码头行驶过来了一艘泗水号的商船。由于是在家的买卖,船只靠岸之后,刚刚搭上了跳板,便有码头上的活计上船卸货。而船上的客商还在睡梦当中,听到了卸货德嘈杂声音之后,才知道已经到了目的地……

  一个四十来岁的胖子从自己的船舱当中走了出来,他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对着正在卸货的伙计们骂道:“大清早的你们不睡觉发什么疯?你们这些卖苦力的就是穷命,一时穷你们辈辈穷。都给大爷我安静一点,等我下了船你们再犯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