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三等人

第三百九十七章 三等人

  放出百无求骂跑了这些人之后,便开始给‘徐福’办起了身后事。按着这位大方师生前所说,也不用等过了头七再下葬。当天晚上,归不归便派人将装着死尸的棺椁拉到了邵家祖坟对面的山坳当中。

  因为‘徐福’生前施法,她那位夫人虽然悲痛却连一滴眼泪都没有留下来。简单的仪式之后,这场葬礼便宣告结束。泗水号的马车将他们拉回到了归不归的豪宅当中……

  再说回坟地这边,吴勉、归不归他们走了之后不久,两个人影便出现在了坟前。来人正是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不管怎么说地下埋着的也是‘徐福’。他们俩恭恭敬敬的对着坟墓行礼,按着方士一门的规矩行了离别之礼之后,这二人才算离开。

  广仁、火山离开之后,又过了两个时辰天色开始微微发亮。这时候,从远处行驶过来一架马车,马车停靠在了坟墓之前。随后赶车的一个五十来岁汉子走到了坟墓前,对着墓碑轻声说道:“大方师,时辰到了,该回去了……”

  最后一个字刚刚落下的时候,坟墓的土地突然开始松动,随后从下往上拢起来一个小小的土包。片刻之后,刚刚被装进棺材埋在地下的‘徐福’从下面钻了出来。弹了弹身上的尘土,对着赶车的汉子说道:“海上没出什么事情吧?”

  “您临走之前安排好的阵法扣住了海眼,八月十四、正月二十两日有喷发的征兆,不过都被阵法压住。并没有什么异常……”说到这里的时候,这人顿了一下,随后陪着笑脸继续说道:“您安排的那位大方师做事中规中矩,并没有人发现有什么不对的。这是您回到陆地之后,我记录下来的日志,每天大方师身边发生的事情都记录了下来……”

  说话的时候,这汉子从怀里取出来三本书册,恭恭敬敬的交给了‘徐福’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您是要马上回到海上,还是继续在陆地上待些日子?”

  “回去吧,陆地虽好却不是我长久居住之地。我布下的阵法差不多也到了极限,再不回去的话恐怕要出大事了……”说到这里,徐福回头看了南京城的方向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没看到我儿子出生,可惜……”

  就在徐福看向南京城的同一时刻,在坟地东北方向站着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这二人一妖。这二人一妖不敢施展术法,只是人手一个长筒的千里镜,透过千里镜看到了坟地这边发生的事情。

  “怎么样?老人家我说的没错吧?什么分身的徐福……呸!这鬼话也就是那个老东西才能想得出来。”归不归一边看着坟地那边的一举一动,一边对着身边的吴勉、百无求继续说道:“我不是我,我是我分离出来的我……真不知道当初他是怎么想到的……”

  这时候,一脑门子雾水的百无求合上了千里镜,瞪大了眼睛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的意思是这个徐福就是海上那个?压根就没有分身是吧?那他闲的吗?直接说自己就是徐福不就得了?怎么也知道广仁、火山给他丢人了?”

  “傻小子,你想的简单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位大方师不能将海眼扔下,如果他不在海上,一旦有个风吹草动。没等出事他那些弟子们就会大乱起来,而且海眼当中的妖灵也会知道这个消息,知道他不在海眼坐镇,一定会再来一次大喷发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而且他这次不回来也是不行了,按着老人家我的推算,徐福应该是通过占祖或者其他什么占卜法器算到了广仁、火山这段日子会折损在你小爷叔的手里,而且当年他离开陆地匆忙,还有一些收尾没有做好,这次一并把当年的屁股擦干净。只是这个儿子应该不是在他的计划之内……”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突然看到徐福转头向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吓得老家伙一缩脖子,这里距离坟地足足有几百丈远。他们面前都被树木挡住,说话也是轻声轻语,还屏蔽住了身上的气息。这么远的距离也能被这位大方师发现吗?

  好在徐福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随后又和来接应他的方士说着什么。归不归这才算松了口气,就是这样,老家伙浑身上下也被冷汗湿透。

  这时,和接应的方士说了几句之后,徐福回身对着坟地拢起来的土包挥了挥手,随后土包好像卸了气一样,满满的恢复了平整。看不出来一点有动过土的痕迹。

  “走吧,是回去的时候了。”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徐福上了马车,随后壮汉驾驶马车慢慢离开了那二人一妖胆视线之内。

  百无求收好了千里镜,对着归不归和吴勉说道:“不能这么便宜了这个老东西……老家伙,咱们过去拦住马车。老子说什么也要骂他一顿,这些天吃我们的,住我们的。还有脸装死骗我们?老子就见不得这种占了便宜就跑的王八蛋。走!你们俩跟着老子骂街去……”

  归不归担心这二愣子头脑一热,真去读着徐福的马车去骂街。当下急忙拦住了它,随后继续说道:“你不怕被杀人灭口吗?傻小子,老人家我叫你个乖,一等人看破不说破,二等人看破就乱说,三等人自己蒙在鼓里,嘴巴还要乱说。你还是学学爸爸我,做个一等的……妖王吧。”

  归不归说到底这里的时候,吴勉也放下了手里的千里镜,白发男人难得的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从此之后,怕是再也见不到这个老头了……”

  听了吴勉的话,百无求一脸不以为然的插嘴说道:“怎么就见不到了?小爷叔,不是我们做晚辈的说你。刚刚老家伙说的三等人就是在说你……他能回来一次,就能再回来第二次。不就是瞎编一个分身吗?再分出来一个不就得了?”

  “傻小子,你小爷叔说的对,这个老东西不会再回到陆地了。”归不归也跟着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他这次回来一是为了保全广仁,二是将方士一门的收尾做掉。为的就是这次出海之后一去不回头,现在他自己都没有再回来的理由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回身向着南京城的位置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徐福大方师的离去,这位白发男人心里竟然有些说不出来的难过,就在刚刚看着马车离开的一瞬间,他好像回到了两千年前,第一次和徐福大方师见面的场景。那时自己不过是秦皇宫里一个被宫奴强不了多少的试药方士,机缘巧合之下,竟然有了现在的成就。当时讲道场上大多数人已经烟消云散。只剩下自己、徐福和广仁还活在这世上……

  归不归似乎看出来了吴勉的心思,老家伙从后面跟了上来。笑眯眯的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该走的走了,该留下的留下。别想那么多,天下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在羡慕你……现在徐福回到海上了,我们也不能闲着。应该再去和广仁算算旧账了。这俩月老人家我已经撒开网,就等着抓鱼了。”

  “老家伙你又开始挑事儿了,别拉下老子,咱们一起……”百无求哈哈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闲着也是闲着,就拿广仁、火山爷俩解解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