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六章 百事

第三百九十六章 百事

  看完了清单上的内容之后,归不归冲着‘徐福’说道:“每十年翻家宅,里面所有的物品一年一换新,这倒花不了多少钱。不过老人家我记得大方师你说过,你这孩子生下来有个小康温饱就好。两座四进的宅子六十名下人服侍,每年五万两银子的用度,这怎么看都不像是小康人家……”
  
  “当初我想的简单了,这几天眼看就要走了,越看越舍不得。”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叹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我是没有办法陪在他们娘俩的身边,只能想点其他的办法补偿一下。我也只认识你这一个有钱人,老家伙你说我不找你帮忙,还能找谁?”
  
  归不归跟着叹了口气,说道:“老人家我明白,亏待不了大侄子的。大方师你清单上面的东西老人家我加一倍,北京、南京和杭州各两座四进的宅子。每年大年初一给十万银子零花,算是我老人家压岁钱。你这一支后代人丁兴旺的话,每一支血脉都有他们的银子用度。”
  
  “这个老家伙你就想多了,我这样的身体能有子嗣已经不易。怎么可能还人丁兴旺?说起来和邵家的女人们一样,只能逐代单传……”说话的时候,‘徐福’又看了白发男人一眼,随后笑着说道:“考虑考虑,我们要不要做个亲家?”
  
  “好啊……”吴勉古怪的看了‘徐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这一支女婿也没有什么好的,就是早死不给夫人添麻烦。你要是豁得出去,我倒是无所谓……”
  
  想起来邵家女人做寡妇的好习俗,‘徐福’苦笑了一声之后,摇头说道:“那还是算了,我们大家的后代都是单传,后代混在一起的话,认祖归宗的话也麻烦。那就不麻烦你了,老家伙你在清单上写上,不许我这一支子孙搬到南京居住。”
  
  看着归不归写完之后,‘徐福’这才算是松了口气,随后他看了面前这几个人、妖。起身对着他们行礼,随后继续说道:“这半年多来,我给你们几位添麻烦了。如果我没有回来的话,你们或许也不会有那么多的麻烦……好在还有几个时辰我就要走了,不会再烦你们了……”
  
  这几句话说的百无求有些难受,二愣子站起来对着‘徐福’说道:“老头子,你就算不是徐福本体,也应该有本事给自己续命吧?你想想办法……被你占了这大半年的便宜,老子都习惯了。现在冷不丁说你要走了,老子心里还有点堵得慌。”
  
  “见到你们的第一天,我就说自己只能活不到一年,这个是改变不了的。”‘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也托你们的福,吃你们的、喝你们的。最后还出来一个亲生的孩子,知足了……只是孩子还需要你们照看。”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继续说道:“这样挺好,有机会你们带我的孩子去海上见见那个徐福,也让我儿子知道他爸爸长什么样子。就是便宜了那个徐福,什么都没做,平白无故的冒出来个亲生的大胖小子……”
  
  可能是想到了另外一个自己看到孩子的表情,‘徐福’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看他现在的样子,哪里有一点传说当中徐福大方师的样子?笑了一阵子之后,他这才止住了笑声,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孩子是孩子,我是我。还是之前我和你说过的,我离世之后不需要厚葬,离地半尺埋了就好。至于我转世轮回的事情也不用你们操心,那个徐福已经安排好了。有缘的话下一辈子我再去找你们喝花酒……”
  
  “不止是徐福大方师,还有广仁和火山……”归不归跟着笑了一下之后,检修说道:“算来这是广仁的师弟,火山的师叔,有他在的话,那两位大方师也不会再来添烦恼……不过这话说回来,大方师你交代的事情当中,好像还没有他们俩的事情吧?”
  
  “他们有他们的福气,我又不是那个徐福,关心不到他们俩的。”‘徐福’笑了一下之后,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只管说和到这里,后面的事情便顾不得了……他们俩随你们的处置,这次不用看我已经离世之人的面子了。”
  
  听到了‘徐福’的话,吴勉和归不归对视了一下。这位大方师一定还有什么没说的话,不过还有半天他便要离世。也不好在深究下去,当下归不归命人将早已经准备好的金丝楠木棺椁抬了过来,随后又开始为‘徐福’的后事准备了起来。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棚百事要送走的人现在还是和本宅主人有说有笑的。
  
  看着归不归给自己准备的身后之物,‘徐福’满意的点了点头,顿了一下之后,说道:“不要那么奢侈,咱们都是修道之人。人死之后不是去投胎,就是做了孤魂野鬼,棺材里面放再多的好东西也用不到。把金器、玉器都拿出来,换成钱给我夫人花销……”
  
  等到傍晚时分,这座宅子已经挂满了白绫、白帆,外人看着都以为是本宅的主人归不归死了。看他老成不像样子的模样,他是最合适躺在棺材里面了。
  
  眼看着就要到戌时的时候,已经换好了寿衣的‘徐福’已经躺在了棺材里。隔着棺材和吴勉、归不归以及两只妖物都有说有笑的,他那位夫人好像知道了一样,自从早饭回到寝室休息之后,便再也没有踏出一步。
  
  看着‘徐福’满脸惬意的躺在了棺材当中,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再想想,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事情吗?比方说在陆地上还有藏着天才地宝的,当初那个徐福不会都带走的,也不会都留给广仁,一定还有藏匿起来的。你再……”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停住了嘴巴。他看着笑吟吟躺在棺材里面的归不归,深吸了口气之后,将手伸进棺材里探了探‘徐福’的鼻息。随后对着身边的管家说道:“去,请徐夫人来见她夫君最后一面吧,大方师故去了……”
  
  “老不死的,你说‘徐福’老头这么就死么吗?我们人参怎么好像做梦一样。好像他来了没有几天……前几天我们还一起喝花酒,他怎么说走就走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任叁再也止不住,眼泪当想便流淌了下来。
  
  看着小任叁开始流眼泪,百无求也忍不住眼睛红了起来。不过好在它的眼眶又深又大,竟然把马上就要流淌下来的眼泪又瞪了回去。
  
  这时候,在管家的引领之下,已经有些显怀的徐夫人在丫鬟的掺扶之下来到了灵堂前。一看她便知早就有了准备,站在灵堂前面先是对着棺材鞠了个躬。随后深深的吸了口气,走到了棺椁旁边,看了里面躺着的‘徐福’一眼之后,这才开口说道:“之前以为你在玩笑,想不到竟然是真的……我很难受却哭不出来,是你临走之前做的法术吗?你应该让我哭出来的……“
  
  徐夫人的话还没有说完,忍了半晌的百无求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它这一嗓子传出多远去,被听到归不归豪宅再办白事赶过来的人们听到。哭的是归不归的儿子,联想到老家伙老成不像样子的模样。这些人在大门口边边哭喊了起来:“我的老东家归不归呦……你怎么说走就走了……你走了我们可怎么办?”
  
  哭声未落,就见大门打开,随后老家伙背着手,似笑非笑的从里面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