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临走

第三百九十五章 临走

  “老家伙你管这个叫小插曲?那什么叫做大戏?‘徐福’老头归天算吗?”百无求对归不归的话有些不以为然,哼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有机会你也回去问问那个徐福老头子,他都是怎么教的徒弟?广仁什么的就不去说他了,教出来的徒弟一波一波的反叛。老子的妖山都没有这么多妖怪敢反老子……”
  
  “大家大方师家大业大,难免出现几个枯枝败叶。傻小子你不要胡说……”归不归说了百无求几句之后,回头对着‘徐福’继续说道:“大方师,这应该是你最后一步棋了吧?老人家我这几天把方士一门的家底算了个遍。自打方士一门建立以来,大大小小的秘闻都梳理了一遍。需要大方师你亲自动手的应该也没有了,剩下好像屠黯、戚无名这样的小角色,留给广仁、火山解闷就好。‘徐福’我的哥哥……就剩俩月了,你也休息休息吧。”
  
  说到我的哥哥之时,归不归好像回到了幼年之时,自己和徐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情景。他们俩一起去看胳膊的寡妇洗澡,出了事之后,归不归被大人抓到,鼻涕一把眼泪一把将徐福也捅出来顶雷……
  
  “都说了多少次,除了冯天奇这件事是那个徐福拜托我帮帮忙之外,其余的事情都和我无关。那是你们的命不好,我还想说是被你们几个连累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笑了一下,拍了拍归不归的肩头之后,继续说道:“不过你说的对,我也该休息一下了……这眼看着就要离开人世了,也应该到处走走看看。”
  
  听到‘徐福’这几句话,归不归这口气终于松了起来。自打见到了这位大方师回到陆地之后,老家伙这口气一直卡在嗓子眼里。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能来一下,这大半年以来机会就没有闲着的时候。现在‘徐福’总算是松口了……
  
  当下,几个人回到了北京城郊的一处民宅当中,为了配合冯天奇,归不归将邵素茹安排在这里藏身。此时原本应该将她送回到怡亲王府上的,不过邵素茹自己主动提出来要回到南京。自己的夫君新亡,睹物思人将她心绪难安。回到王府到处都是允祥的影子,还不如回到南京的好。
  
  当下,众人也没有和皇上讲,归不归吩咐泗水号安排好了马车,载着他们这些人向着南京进发。
  
  车队行驶刚刚行驶了几天之后,一日午饭的时候,‘徐福’突然呆愣了一下。随后将饭桌上的酒杯举了起来,还没等其他人明白过来,大方师已经将酒水撒到了地上。随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害了你两世,估计徐福也不好意思再折腾你第三次了……下一世做个有钱的富家翁,吃喝嫖赌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去学术法。要不你还是绕不开那个人……”
  
  听了‘徐福’的话,归不归反应了过来。老家伙将小任叁的杯中酒倒在了地上,随后对着大方师说道:“是冯天奇的大限到了吧?老人家我多说一句,大方师你真的没有办法赎回他的性命吗?你可也叫做徐福……”
  
  ‘徐福’叹了口气之后,“是冯天奇自己不干,他说这一世是来向那个徐福报恩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自斟自饮了一杯,随后继续说道:“报了恩之后,下一世他便不受那个徐福的恩惠。自由自在的再世为人……我原本还想给他找个王公贵胄的家投胎,不过冯天奇自己不干,担心我将他下一世的行踪透露给那个徐福。”
  
  不管是冯天奇还是童戚振,吴勉都没有什么好印象。说起来当年他夫人赵文君出事,多少还和童戚振有些关系。不去找他的麻烦也就罢了,白发男人对他怎么也说不上有什么好感。
  
  简单的祭奠了一下冯天奇之后,他们这车队继续向着南京进发。因为邵素茹身怀有孕的缘故,车队行驶缓慢。差不多一个月之后才到了南京,此时邵家主母已经回到了祖宅当中,见到身怀六甲的女儿回来。想起来自己和姑爷二人都已经身亡,母女俩抱在一起痛哭起来。
  
  哭了一阵子之后,在归不归的劝说之下,这一对母女才算止住了悲声。当下,邵家主母吩咐在家中再摆灵堂,算是自己女儿给她父亲补了一次祭拜。一切都结束之后,母女俩这才算是安心了一些。
  
  原本‘徐福’还想着将自己怀孕的夫人也请到邵家居住,相互之间还能有个照应。不过看着邵家母女俩还在伤悲当中,担心影响到夫人腹中的胎儿,这才打消了这个念头。继续将夫人安置在归不归的豪宅当中,买了几个丫鬟、婆子侍候,就等着孩子出生的那一天了。
  
  这些日子,‘徐福’真正什么也都不理会了。每天不是带上两只妖物出去喝酒,便是到西湖当中钓鱼。归不归还担心最后这一个月他会不会再闹腾一下,不过让老家伙意外的是,这次‘徐福’竟然嘴对了心,每天除了喝酒、钓鱼就剩下等死了……
  
  喝酒、钓鱼的日子没过多久,‘徐福’又开始添了新的嗜好。开始学做女人的活计……他让归不归将南京城里最好的裁缝都找了过来,跟着他们学做小孩子的衣服。这位大方师也是手巧,看了一遍之后便学会了缝制衣服。几天的功夫,和这十几名裁缝一起,缝制了百余件男孩的衣物。从新生儿一直到十几岁的衣服都缝制齐了。
  
  归不归明白大方师的心意,这是打算在自己临死之前,多置办一些小孩子的应用之物。算着时间‘徐福’没有几天了,他是看不到自己的孩子,自然要多做一点来弥补上这段缺失的感情。
  
  眼看着他们回到南京城就快一个月的时候,一天早上,吃罢了早饭之后,‘徐福’将自己的夫人打法回去安胎。看着妇人走开之后,他这才笑着对在场的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说道:“有件事要和你们几位说一下了,今日戌时我就要离开这个人世了。说了大半年要离世,说的时候好像这一天永远都不会到,不过还来的还是要来的……”
  
  听到了‘徐福’的话,在场的人、妖都愣住了。虽然算着日子就在这几天,可是‘徐福’一直没漏口风,还以为他有续命的本事。想不到他现在说就剩下半天的命了,这大半年已经习惯了这位大方师在身边,现在冷不丁他说要离世了,还真有些让人适应不过来。
  
  第一个说话的是吴勉,他竟然还有心思喝了一口白粥。将粥碗放下之后,白发男人对着‘徐福’说道:“老婆是你的,孩子我们给你养着。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
  
  听了吴勉这句话,‘徐福’笑了一下之后,亲手给白发男人倒了一杯香茶,随后继续说道:“还是你了解我,我也知道你们不会亏待他们娘俩的。也不是信不过你们,我不在了,总是要给他们孤儿寡母一点保障才好。来……你们在这封信上签上名字,再按个手印……老家伙你不要皱眉头,花不了你多少钱。我这一支后代有个三五百万两银子足够他们一直活着下去了……”
  
  归不归结果信纸,就见上面密密麻麻的写着清单。上面从住宅到里面一应的器具,从锅碗瓢盆到文房四宝应有尽有。这还不算什么,最后一行竟然还写着祠堂一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