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人参宴

第三百八十八章 人参宴

  当下,百无求将刚刚发生的事情对着三个人说了一遍。听到有人替它们俩付账的时候,‘徐福’打断了二愣子的话:“你说有人替你们俩结账?那个人多大年纪,长什么样子?”

  “你们人不是都长得差不多吗?就是人模人样的。老子想想啊……”百无求想了一下之后,一边比划着一边继续说道:“就老家伙这个头,白净子脸——对了,那个人左脸一道伤疤从眉毛到下巴,没有这道疤瘌的话还像个好人。”

  “左脸伤疤……”‘徐福’摇了摇头之后,对着吴勉、归不归说道:“我倒是还认识一个脸上带伤疤的人,就是刚刚与你们和解的冯天奇了……那道伤疤是他还没做修士的时候,被狼妖所伤留下的。也有可能是另外一个和冯天奇有同样伤疤的人……”

  “大方师,这件事和你没有关系吧?”归不归看了一眼‘徐福’,随后继续用说道:“不是说有你在一天,这个冯天奇就不会找我们的麻烦吗?那现在怎么说?他已经不把你放在眼里了?”

  “应该是冯天奇的大限将至,他在寻找续命的法子。”‘徐福’没理会归不归话语当中的奚落,他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二人之后,继续说道:“冯天奇的术法虽然高绝,不过他并不是长生不老的身体。算着日子也该到寿终正寝的日子了,这样的话,我们来还不一定谁先离世。冯天奇是等不及了,这才出手抓住你们的人参娃娃,打算用它来续上几百年的寿命。看起来人参娃娃凶多吉少……”

  “放你奶奶个屁!任老三鬼机灵,怎么可能说死就死?”听到了‘徐福’的话,百无求的眼睛便瞪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它继续说道:“谁敢动任老三一根头发,老子就回妖山点起百万妖兵妖将,把他们全家杀个鸡犬不留。”

  “现在人参娃娃别说少一根头发,弄不好已经剁成一块一块准备炼丹了。”‘徐福’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人参娃娃可是增加寿数最好的妖物,如果服下用它炼制的丹药,虽说不会长生不老吧,增加个千八百年的寿数确是没有问题的。现在人参娃娃已经被冯天奇掳走,你们还是早点给它安排后事吧。”

  “还不一定是谁的后事……”一直没有说话的吴勉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后对着归不归说道:“终于被你蒙对了一次,几百年前埋下的种子开始结果了……”

  “你们说什么黑话?老子怎么一句都听不懂?”小任叁失踪之后,百无求急的火急火燎。看白发男人和老家伙还有心思打哑谜,二愣子忍不住再次说道:“你们要是有办法的话,那就赶紧吧任老三救出来啊……这个时候就别臭显摆了。”

  “傻小子,老人家我早就替你们想到这一天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怀里面摸出来一只短香来。施展控火之法点燃了短香之后,看着香头飘飘渺渺冒出来的青烟,随后继续说道:“当年对付童戚振的时候,老人家我担心他会用你们俩来要挟,就在你们的魂魄上面打下了记号。不管去了那里,总有办法找到你们的……嗯?人参就在京城当中……”

  说话的时候,短香上面的青烟在半空中变了方向,向着东南的位置飘了过去。归不归冲着吴勉和‘徐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走吧,就在不远的位置。这冯天奇的胆子不小,抓住了人参之后还敢留在京城……”

  “看不出来老家伙你还有这一手,看来这次人参娃娃是命不该绝……”‘徐福’笑了一下之后,和那二人一妖一起,跟随着青烟指引的方向,向着东南的位置走了下去。

  那位叫做孔有海的游击原本打算跟上去帮帮忙,不过归不归担心动静太大,会引起冯天奇的怀疑。还是打法这些官兵离开,不过临走的时候,他还是写了张条子,让这些官兵去泗水号的商铺,一人领一百两银子的差钱。孔有海和被百无求打伤的官兵则是一人五百两银子的压惊钱。

  虽然挨了打,不过也得了十年的俸禄。这些官兵自然欢天喜地的离开。当下吴勉他们四个跟随着青烟来到了北京城东南方向的一座大宅院门口,百无求逛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一眼就认出来这里就是当初给弘铭说情的成亲王允祉的王府。

  当下他们四个继续跟着青烟,施展了穿墙之法来到了王府当中。随后隐住了身形跟着青烟一直来到了后堂,此时这里灯火通明,允祉正在这里设宴款待几个身形各异的修士。

  上垂首坐着的正是之前替两只妖物付账的疤脸男人,只是此人现在已经更换了修士的服饰,他右手的位置坐着四五个和他差不多打扮的修士。昏迷不醒的小任叁被扒光了衣服,放在餐桌居住的台子上。

  吴勉他们进来之后,并没有发上发作,只是藏在了角落里,看着这些人到底要把小任叁怎么处置。这时,‘徐福’用传音之法在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的脑海中说道:“这个脸上有疤的男人就是冯天奇了,我在船上看过徐福给他画的像,一摸一样……”

  ‘徐福’说话的同时,坐在冯天奇身边的一位修士指着餐桌上的小任叁,对着允祉说道“王爷,这就是传说当中的人参娃娃了。这样的妖物属阴,到了子时的时候它的血肉效果最好,吃上一口能添百年的寿数。我们今晚吃了它的血肉,心肝留给冯师兄炼丹,服下之后又能增加前年的寿命。”

  “那真是拖了你们几位大方士的福了,小王想不到自己还有福气能吃这样的妖物。”允祉笑了一下之后,和这位修士碰杯随后一饮而下。然后对着冯天奇说道:“当今皇上也是信奉方士的,您看是不是也给陛下一枚丹药,小王也想托大方士的福气,也和老十三一样得个铁帽子王的爵位。”

  冯天奇笑了一下,指着还在昏睡的小任叁说道:“王爷,我用这人参娃娃的心肝炼丹,不过也只能练出七枚丹药来。我们六人与王爷一人一枚丹药,如果王爷想要进贡给圣上的话,把自己的丹药上贡就好。我们都是方外之人,不受皇上的恩惠……”

  听了冯天奇的话,允祉有些尴尬。他笑了一下之后,敬了冯方士一杯酒,说了几句好话算是折了过去。而跟着冯天奇坐在一起的修士见到有些冷场,当下纷纷说笑了几句,又让场面活跃了起来。

  刚刚和允祉敬酒的修士和冯天奇喝了一杯,他也不把允祉当成外人,当着这位王爷的面,对着自己的冯师兄说道:“现在还差两个人,我们这些上了名单的人都快齐了,有你冯师兄镇着,广仁、火山也不敢来找我们的麻烦。只要等到那位归天,您带着我们去寻广仁的麻烦,这么多年都是他们在追杀我们,现在也应该反转过来了……”

  冯天奇笑了一笑,说道:“动广仁?你们想把那位从海上引回来吗?我们不是要广仁的性命,见到他该避讳还是要避讳一下的。有他在陆地撑着,那位就不会从海上回来。我们学会要与两位大方士的共处之道……”

  冯天奇的话刚刚说完,外面响起来鼓打三更的声音。这一下子气氛再次活跃了起来,几个修士都站了起来,举着筷子说道:“到时辰了,请用,请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