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冯天奇

第三百八十五章 冯天奇

  用‘徐福’的话说,冯天奇是个不世出的天才。天赋比起来比起广仁、归不归都要高出不少,甚至在某些方面比起来徐福都要高出一筹。一般方士终其一生都无法领悟的术法,他两三个月便能轻轻松松的融会贯通。徐福自己都曾经说过,冯天奇早出生两千年的话,或许留在陆地的方士领袖就不是广仁了。
  
  不过上天还是公平的,别看冯天奇在术法一道惊为天人,却不适合长生不老的丹药。如果说一般人或多或少都有服下丹药变成长生不老身体的可能,那这丹药对冯天奇来说就是穿肠毒药。他服下丹药必死无疑。
  
  冯天奇见到凭着自己的本事,无法成为长生不老之人,便将主意打在了徐福的身上。想要效仿当年广仁将自己的性命连在火山身上,让徐福和他连上性命。这样一来他便可以依靠着自己的师尊,完成长生不老的愿望。
  
  不过徐福还要看守海眼,哪里敢将自己的性命联到别人的身上。如果冯天奇在外遇到什么意外,他跟着一起亡故是小,没有人来看守海眼是大。当下徐福拒绝了和冯天奇连命的想法,只是劝说自己的弟子想开点,天下长生不老之法不止方士这一种,说不定日后可以通过其他的办法达到长生不老的目的。
  
  冯天奇表面上装作任命的样子,不过内心却怨恨自己的师尊不肯连命。都是大方师,广仁可以连命火山,你徐福为什么这么自私?
  
  这件事过了半年之后,冯天奇趁着一次海眼喷发,抢夺了一艘大船逃离了船队。徐福得知之后,派了平素和他关系最好的几名弟子乘坐快船去追赶,一定要将冯天奇规劝回来。
  
  没有想到的是,这几个人追赶到了冯天奇之后,话不投机当场打了起来。最后这几名方士都死在了他的手上,冯天奇一不做二不休,将这几个同门师兄弟的首级砍下装在箱子里,然后拦住了泗水号去向徐福船队运送物资的船队,请他们将箱子送回到徐福的面前。
  
  徐福见到人头之后大怒,派出自己的神识去追赶冯天奇。只是晚了一步,最后还是看着他讨回到了陆地。于是徐福将冯天奇的人名也写在了格杀令当中,只是暗中又向广仁通报消息。让他不要轻易去动这个人……
  
  而其他格杀令上的方士也得到了冯天奇的消息,当下他们主动投靠了过去,想要在他的庇护之下,躲避广仁、火山他们的追杀。白发大方师见到这些人大都都凑到了冯天奇的身边,无奈之下,只能暂时不去动这些格杀令上面的方士。
  
  这次‘徐福’回到陆地之前,另外一个徐福嘱咐过,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将冯天奇解决掉。如果他日后真找到了其他长生不老的办法,再过千八百年之后徐福自己也未必是他冯天奇的对手了。
  
  听了‘徐福’的话之后,归不归先是沉默了一下。随后老家伙和吴勉交换了一下眼神,这才开口说道:“那这个化名熊尚的修士,就是冯天奇本人了吗?大方师你把他吹的没边了,有这么大的本事,还会去巴结一个小小的贝勒吗?”
  
  “这个熊尚应该不是冯天奇本人,他回到陆地之后,为了行事方便而广招门徒。熊尚应该是他的弟子,冯天奇的术法虽然高绝,他本人却有个嗜金的癖好。熊尚管弘铭索要黄金,应该也是为了孝敬冯天奇……”
  
  “熊尚不是冯天奇啊……”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对着吴勉说道:“听到了吗?冯天奇不是熊尚,惹到你的人是熊尚,你想要撒气弄死他就行了。至于那冯天奇自然有‘徐福’大方师料理,和我们无关。”
  
  “冯天奇的确不是熊尚,不过他护犊子。你们真了结熊尚的话,冯天奇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而且你们的手里还有长生不老丹的丹方,冯天奇也是炼丹的天才,他自己也会想改良丹药……你们不找他,他也早晚会找上你们的。”
  
  “那找上来再说,这时候说不定冯天奇已经找到其他长生不老的方法也说不一定。”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继续说道:“熊尚是从城门逃出去的,他的术法尚浅,还不会运用五行遁法。干掉他就好了……”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王府的太监总管到了门口,恭恭敬敬的对着房内的人行礼之后,对着邵素茹说道:“福晋,门房刚刚收到了一个包裹。说是吊唁王爷的礼物,要福晋您亲手打开。您看……”
  
  “北京城还有收白事礼的规矩吗?”听到有人来送礼,归不归颇有些意外。见到邵素茹向自己投来询问的目光,他这才继续说道:“既然来送礼的,咱们就收下,老人家我也掌掌眼,看白事会送什么样的大礼……”
  
  片刻之后,太监总管抱着一个包裹走了进来。将包裹放在了邵素茹身边的桌子上之后,说道:“奴才刚刚回门房的时候,送礼之人已经走了。只把礼物留下……”他一边说话,一边小心翼翼的打开了包袱皮,就见里面是一个四四方方的木头盒子。
  
  在邵素茹的授意之下,太监总管刚刚将盒子打开了一个缝隙,看了一眼里面的东西之后,脸色便被吓得煞白煞白,随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哆哆嗦嗦的指着盒子说道:“人头……里面是个人头……”
  
  听到人头二字之后,吴勉脱下了自己的外衣盖在了箱子上面。见到邵素茹也有些惊慌之后,他让丫鬟、婆子送福晋去休息。看着邵素茹离开之后,他走到了箱子面前,将箱子完全打开,就见里面果然是一个呲牙咧嘴的人头。
  
  将人头扔在了地上之后,吴勉对着在场的王府家人说道:“你们来辨认,他是谁?”
  
  “是书吏熊尚!就是他……”跪在地上的小管家看到了人头的相貌之后,放声大喊道:“就是害死王爷的罪魁祸首……”
  
  这时,留在房间的总管和太监总管也纷纷点头。认出来这人就是刚刚在王府做了几天书吏的那个人,随后老家伙又查找了一番装人头的箱子,果然在底部发现了用油纸包裹的一封信函。
  
  归不归直接打开了信函,边看边将所写的内容朗读了出来:“吴勉吾兄,弟徒惊扰兄之血亲,弟听闻大怒,已然处置了徒熊尚。望兄不要听信谗言,日后弟必有一番心意……落款是弟天奇。看起来这个冯天奇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了若指掌啊……”
  
  “冯天奇……”吴勉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之后,对着‘徐福’继续说道:“看起来他已经知道你的事情了,不要听谗言……他骂你,真是个好弟子。”
  
  ‘徐福’微微一笑,说道:“那你再猜猜,如果我这个说谗言的人不在你们身边,他还会把这人头送来吗?”
  
  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对着吴勉说道:“不管怎么样,人头已经送来了,现在好了,害死允祥那人的脑袋已经送到了。给素茹下毒的就在这里,允祥的仇已经报了……别说,到底是大方师你教出来的弟子,就是会动心眼。”
  
  “冯天奇……”吴勉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顿了一下之后,他对着‘徐福’说道:“你知道他在什么地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