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二章 枭骨

第三百八十二章 枭骨

  说话的时候,吴勉脸上的表情变了,他的嘴角微微上翘,虽然看着有了笑意,笑容当中却有说不出来的狰狞……

  “枭骨?那是什么鬼东西?老子亲手熬制的肉汤怎么可能会有那种东西。你等着……”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急冲冲的跑了出去,片刻之后,它端着一口满是羹汤的砂锅回到了吴勉的面前。

  当着在场众人的面,百无求将砂锅里面的肉汤一股脑的倒在了地上。汤水流尽之后,煮烂的肥鸡和大骨等熬汤食材散落了一地。二愣子指着这一地热腾腾的食材,对着吴勉说道:“不是我们当晚辈的胡说,你自己看看,这一地的肥鸡和大骨头。哪有什么枭骨?”

  这时候,归不归蹲在了地上,老家伙直接用手在地上扒拉起来。挑挑拣拣之后,从地上捡起来一块指甲大小的骨头茬子来。对着百无求面前晃了一下之后,说道:“傻小子,这是什么骨头?”

  百无求看了一眼,撇了撇嘴说道:“老子炖了一个时辰的肉汤,有块碎骨头还不正常吗?老家伙,这锅肉汤可是老子亲手炖好的,你们叔侄俩可不能把屎盘子扣在老子的头……”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归不归站了起来。拿过来一只茶杯,将里面的残茶泼掉之后,将手里的碎骨放在了茶杯里。随后一边施展控火之法炙烤着茶杯,一边对着二愣子继续说道:“傻小子,弄不好这屎盆子还就扣在你头上了。来,过来掌掌眼……”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百无求已经凑到了他的身后。伸着脖子向茶杯里面看了一眼,就在在老家伙掌心冒出火焰的炙烤之下,那块骨头茬子好像突然有了生命一样,在茶杯里面一下一下的跳动着。跳了几下之后,被火烤成了碎片。就是成了碎片还在不停的跳动着。

  除了上下跳动着之外,已经碎成数块的骨头茬子还发出来金属一样的光芒。看到这里,就是蒙愣如百无求也看明白了,这块骨头不是一般动物身上的。看样子是有人趁着自己不注意,将这块骨头茬子丢在了砂锅里。

  明白过来之后的百无求大吼了一声,说道:“谁在坑老子!老子把厨房的人都抓起来,打得他们说出来……”

  “晚了……”归不归摆了摆手之后,继续说道:“那个人已经在汤里下了枭骨,不赶紧溜之大吉,还等着来人把他抓走吗?傻小子,你回忆一下,煮汤的时候,厨房里面都有谁进去过。现在怡亲王府还不得下人外出,只要这个人还在王府里面,总是会抓住他的。那个谁……百无求说出来的人名,你马上安排人手去抓……”

  王府的管家听到之后,急忙开始安排。二愣子虽然愣,记性倒是不错。三言两语便将自己煮汤的时候,在厨房出现的所有人都说了一遍。虽然大多数人叫不出来名字,不过管家一听便是是谁。当下列出来二十三个人的名单来,除了几个厨子之外,剩下的都是王府过来取餐食的小厮、丫鬟和太监。

  管家忙着抓人的时候,百无求抓了抓头皮,走到了吴勉面前。有些扭捏的说道:“那什么……还是小爷叔你的眼毒,一眼就看出来老子熬的汤有问题。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和下毒的那个王八蛋是一伙的,他管下毒,你管显摆……”

  百无求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归不归捂住了嘴巴。老家伙冲着吴勉苦笑了一声,说道:“别和这傻小子一般见识,不过话说回来,这几句话真不是老人家我教他的。我老人家也有些好奇,枭骨入汤无色无味,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什么都没发现,只是提素茹防备一下。”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看起来防备一下,还是有用的。刚刚下手害死了允祥,现在又对着素茹下手。抓住这人之后不闹一下的话,那天下谁都以为邵家德女人好欺负……”

  说话的时候,邵素茹已经止住了悲声,她有些惊恐的看着面前这几个人,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对自己不利。

  这时候,百无求又凑过来说道:“老子还有件事不明白,这个枭骨是什么玩意儿?老子刚才也尝了一口汤,怎么没见老子出事?”

  “枭骨是枭兽的耻骨,这骨头对男人(男妖)没有任何作用,对一般的女人也无用。不过对身怀六甲的夫人来说却是穿肠毒药。”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有意无意看了旁边一直没有言语的‘徐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当初大方师的妹妹,就是身怀六甲的时候,误服了枭骨身亡的……”

  “这个我倒不知道,那个徐福没有说过这件事。”听到归不归说到这一段陈年往事,‘徐福’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他只是说过徐禄的事情,如果不是你说这里,我还以为只有徐福、徐禄两兄弟。”

  “那都是不相干的事情。”归不归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个人先害死了允祥,又对着素茹下手。原本老人家我还想抓他一个人赃俱获的现行,现在看起来不能再等他动手了……走吧,我们去灵堂看一眼。傻小子你在这里陪着素茹,我们没有回来之前,谁敢进来就直接扭断他的脖子。”

  “瞧好吧……”百无求拍了拍自己的胸膛,随后继续说道:“有老子在,你们放一百二十个心。现在邵家丫头就是王母娘娘了,谁敢进来老子就弄死他。”

  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和吴勉、‘徐福’一起回到了灵堂。此时,弘铭已经重新换好了孝子的服饰,跪在棺材前面向来吊唁的官员行礼。虽然雍正削掉了他的爵位,可是理论上弘铭还是允祥的儿子,只是不能继承和硕怡亲王的爵位而已。

  看到了吴勉他们三个回到灵堂,弘铭急忙对三个人行礼。随后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家父亡故之时,弘铭外出未归,多亏了三位大修士陪伴身边。请三位受弘铭的大礼……”

  弘铭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听到身后的棺椁里面传出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弘铭吗?好孩子……大阴司看在我是一代贤王的面子上,允许我儿代父身死……你来替我进地府……”

  听到这个时候,弘铭顿时冒出了一身的冷汗。顿了一下之后,他僵硬的回头向身后的棺材里面看去,就见身穿蟒袍的允祥已经在棺材里面坐了起来。他正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说道:“怎么了?刚才你不是还说愿替我去死吗?现在时机到了,你为什么还要躲躲闪闪?”

  看到了允祥活过来之后,弘铭大叫了一声,随后身子蜷成了一团,哆嗦着对棺材里面的人说道:“阿玛饶命……我年纪还小,尚未娶妻生子……我替您去死,就断了您的香火……”

  “断了香火……不会啊,我儿马上就要出生,到时候自然有人传承香火。”允祥看着弘铭,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弘铭,你的案子犯了,我在阎君面前告你忤逆不孝,先将我害死,然后再去害你的母亲。我虽然不是你的生父,不过也养育了你这么多年,为了一个铁帽子王的爵位,你就敢对我动手?”

  听了允祥的话,弘铭的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他瘫坐在了地上,心里还抱着一丝幻想,对着允祥说道:“阿玛,您别说外人挑拨,您出事的时候,我不在府里,现在还被削掉爵位,已经不可能继承王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