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八十章 吊唁

第三百八十章 吊唁

  看了一阵子之后,太监总管从当中抽出来两张药方,对着福晋说道:“有人改了药方……福晋,是抄写药方的书吏在当中加了一位甘草……去!把抄写药方的书吏抓起来。”

  因为事情牵扯到了自己,太监总管不敢自己发令拿人,只能将两张药方找出来,让邵素茹定夺。这时候怡亲王福晋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已经做不了事,当下还是归不归结果了两张药方,就见‘徐福’手写的药方上面是五十九味中药。而另外书吏手抄的则是六十味药。多了一味甘草……

  甘草除了不能与鲤鱼同食之外,极少有药性相冲的药物,可以说是药方百搭。有的座堂大夫就喜欢在药方里加上一味甘草,以凑齐药方当中君一臣三佐九之数。想不就是这味看着不起眼药竟然害死了怡亲王允祥……

  看着邵素茹苦的说不了话,归不归做主,命人去向皇宫里的雍正报丧。然后关起王府大门,不许任何人出入。最后将所有接触过药方的人全部软禁起来,这时候,去捉拿书吏的亲兵回来禀告,那位书吏已经不在府中。有人看到他趁着府中太监去买药的时候,混出了王府……

  这就几乎可以证明是这书吏作为了,归不归让邵素茹拿出允祥的名刺,让人送到九门提督衙门,全程捉拿此人。不过此时天色已经大亮,书吏弄不好已经逃出了京城。邵素茹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处理不了王府的事宜,当下将处理这件事的大权交到了吴勉三人的手里……

  归不归安排妥当之后,徐福拿起来书吏抄写的药方看了一眼,随后喃喃自语的说道:“知道甘草会出毒性,看起来这书吏也不简单……老家伙,我这药方你能看出破绽吗?”

  归不归结果来药方,再次看了一眼之后,摇了摇头,说道:“老人家我可没有那个本事,这药方我老人家都没有听说过。又怎么可能看出破绽来……这件事透着蹊跷。”

  这时,吴勉让丫鬟、婆子将邵素茹送回到了寝室当中。随后白发男人回到了归不归、‘徐福’的身边,说道:“现在好了,邵家祖孙三代的女婿都一命呜呼……什么时候开始流行死女婿了?”

  “贾士芳和他女婿能扛了这么多年已经不容易了,不过允祥死的多少有些冤枉。”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跟着叹了口气。看了一眼身边的‘徐福’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可不信是大方师你在背后搞过的鬼,不过这一串一串的死,有点说不过去了。”

  “闭嘴……老家伙你又开始乱扣帽子了。”‘徐福’顿了一下之后,看了归不归继续说道:“这是吴勉的家事,我躲避还躲避不开,哪有主动往上凑的道理?不过有句话你说的对,这件事的确透着蹊跷……”

  就在这个时候,王府管家带着宫里来的太监到了他们三个人的面前。小太监见过这三个人,直到他们的底细,当下恭恭敬敬的过来行礼,随后说道:“皇上听说和硕怡亲王允祥暴亡,直接晕到在了御书房……现在已经被太医们抢救了回来,皇上要亲自过府吊唁。请怡亲王福晋准备迎驾……”

  “行了,老人家我知道了……”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从袖筒里抽出来一卷银票。随随便便在当中抽了一张,也不看上面的数额,直接递给了太监,随后继续说道:“多谢公公前来,这是点茶叶钱……回去之后你向皇上禀告,就说和硕怡亲王福晋已经哭晕了过去。稍后如有失礼之处,还请陛下见谅。”

  小太监看到竟然是张五千两的银票,眼睛都直了。当下也顾不上怡亲王新丧,眉开眼笑的结果了银票。收好之后再次对着三个人行礼,这才美滋滋的离开了怡亲王府。这时候,听说怡亲王暴亡消息的官员们,但凡和允祥有些交情的,陆陆续续都到王府当中吊唁。

  王府这边,因为允祥是壮年暴亡,生前没有什么预兆,也没有准备什么棺椁。当下归不归亲自发话,让太监总管去了年迈的穆亲王府上,将他的棺椁借了过来,将允祥装殓在了里面。

  因为王府众人不得擅自离府的缘故,归不归让自己家的伙计去购买白绫、白绢将王府在内的正条胡同都包裹了起来。然后又去纸扎坊购买了纸人纸马等物,算是办起来这一棚白事……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皇上的玉辇也到了王府门口。已经哭成泪人的邵素茹在丫鬟的搀扶之下,将雍正迎进了王府。来到了灵堂侧室之时,看着哭得连话都说不出来的邵素茹,他叹了口气,说道:“想不到老十三年纪轻轻的就走了……十三福晋,你是新寡之人,不用侍候朕。不长眼的东西,还不给十三福晋搬张椅子过来吗?”

  说话的时候,雍正在身边众人脸上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吴勉他们三个。不过允祥亡故的时候,他已经接到了消息说这三个活神仙一般的人物到了怡亲王府。看样子他们还惦记着贾士芳的事情,心里有恨不想见自己。

  此时正在搭设灵堂,将雍正的御赐之物摆放进允祥的棺材里。雍正在侧室等候着,看了一眼眼泪止不住的邵素茹,皇上宽慰她说道:”十三福晋,在他们寻常百姓的小门小户人家,朕还应该叫你一声弟媳的。你也不要见外……有什么话你就和朕说,等抓到了谋害老十三的幕后黑手,朕一定把他们碎尸万刮给你出气。”

  说到这里的时候,雍正看着面前只有一位怡亲王福晋。显得有些人单,当下皇上皱了皱眉头,对着身边的太监说道:“弘铭呢?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人怎么不见了?还有点人伦纲常吗?”

  弘铭是康熙十一子和亲王允糍的第三子,雍正二年册封的贝勒。允祥当年尚未婚配的时候,康熙做主将弘铭过继给了允祥。理论上弘铭是允祥铁帽子王位的继承人,只是后来允祥娶了邵素茹之后,这王位便距离他越来越远了。

  允祥大婚之后,为了避讳弘铭已经搬出了王府。这些日子允祥大病之后,弘铭也只是早晚过来请安。也是为了避讳怡亲王福晋,他几乎没有如何在病床上服侍允祥几次。只是弘铭就住在隔壁胡同,现在王府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都没有露面,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雍正的话刚刚说完,就见外面百官人群当中,走出来一个满脸通红、一身酒气的年轻人。这人正是贝勒弘铭,昨晚他去吏部尚书府上饮宴。多喝了几杯直接睡在了吏部尚书府上,结果府上的家人找了半个北京城,最后才在尚书大人的府上找到了自己家这位贝勒爷。

  看着这位允祥名义上的儿子这时候竟然一身的酒气,雍正便气不打一出来。瞪了要过来回话的弘铭一眼之后,训斥道:“你父王刚刚亡故,你还有心情喝酒……允祥大好男儿,怎么养了你这个狼心狗肺的畜生!把弘铭拖出去,销掉一切爵位,贬为庶人……”

  弘铭听了雍正的话知乎,吓得脸如土色,跪在地上向雍正磕头。这时候,灵堂已经布置完毕。老家伙归不归走到了侧室,对着雍正行礼、说道:“皇上,灵堂已经布置好了,请陛下前往吊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