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八章 闻丧

第三百七十八章 闻丧

  允祥的确走了贾士芳的老路,贾方士也是好心,想要给自己的外孙女婿一个便宜。没有想到最后却把自己和允祥都害了进去……总不能看着邵家的女婿们都死光,当下归不归留下两只妖物看家,他和吴勉、‘徐福’一起来到了怡亲王允祥的府上。

  此时,允祥正躺在床榻上有气无力德喘息着。邵素茹亲自端着汤碗给他喂药,虽然自己心里苦闷,不过还是强颜欢笑的劝慰着自己的夫君:“钱太医说了,只要王爷您再喝三服汤药就会慢慢见强……皇上已经派人去我老家请几位长辈了,他们一到王爷您自然是手到病除。来,您先把这碗汤药喝下去……”

  就这么几天的功夫,允祥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原本壮实的身体现在变成了皮包骨,两只眼睛身陷眼眶。他不停的出汗,床榻上面的被褥都是湿答答的,整个寝室都弥漫着一股汗臭味。

  “皇上没和你说……你那几位长辈……已经去了藏地。”允祥有气无力的说了一句,随后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现在就指望着他们能早些回到南京……要不然的话,这一劫我恐怕过不去了……你别哭嘛……我也就是那么一说。年初老岳丈给我算了一卦……说我是逢凶化吉的命格,没事……”

  说话的时候,允祥费力的抬起了胳膊,轻轻的擦拭掉了自己福晋眼角的泪水。随后将邵素茹手里的汤碗接了过来,深吸了口气之后,将里面的汤药一饮而尽。

  “不错嘛……看起来你这是已经痊愈了。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这时候,吴勉的声音从空气当中响了起来。随后白发男人凭空出现在了寝室当中,一个胆子小的宫女吓得叫了一声。好在被王府的太监总管及时制止,这才没有在允祥面前失态。

  看到了吴勉之后,邵素茹好像见到了救星一样。也顾不得什么了,拉着白发男人的胳膊向着允祥身边走去,她边走边说道:“终于把您盼来了……您快去看看王爷是怎么了?一连病了好几天,这几天不吃不喝的我都快急死了……”说话的时候,邵素茹的眼泪在此流淌了下来。

  看了邵素茹一眼,吴勉对着空气说道:“大方师,是你该露一手的时候了。不指望他的丹田恢复如常,能保命就可以了。”

  “保命还是没问题的……”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徐福’也出现在了吴勉的身边。大方师现身之后只是看了允祥一眼,随后走到了书案前,抓过来纸笔写了个药方出来。将药房给了太监总管之后,说道:“快抓、快煎、快服……这都是寻常药物,天亮之前你们王爷服下了,明天中午之前他就完好如初了。”

  太监总管不敢耽搁,当下火急火燎的跑去亲自采办这些药材。现在夜色已深,京城药铺大多已经关门,不过毕竟是怡亲王府采办药材,太监总管命人将药方抄了数份,然后将府中的太监、亲兵分成几队,分别去城中各大药房采办药物。他自己则骑快马去皇宫,宫里的药房应有尽有,一定没有问题。

  看着太监们都忙乎了起来,邵素茹有些担心的问‘徐福’,说道:“老人家,如果天亮之前不能找齐这些药物,不会对王爷有什么影响吧?”

  “天亮之前不能服下汤药的话……”‘徐福’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随后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那中午是好不了的,只能等到晚上才能痊愈了。啧啧,砸我大方师的招牌啊……”大方师说的好像有什么不得了的大事要发生,邵素茹屏住了呼吸,结果等到了这样的结果,当下她这才破涕为笑。

  这时候,府中的管家前来禀告,说归不归在大门口,等着去见怡亲王爷。知道吴勉、‘徐福’一定能解决怡亲王的病症,老家伙索性按着规矩在大门口等着求见怡亲王。

  当下邵素茹急忙命人将归不归请了进来,看见老家伙在管家的引领之下到了寝室之后,邵素茹笑着说道:“老人家您怎么也开始见外起来了?当初您去我娘家多少次,也没见这样从大门进来的。”

  “什么时候守什么规矩,这个老人家我还是知道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吴勉、‘徐福’二人,随后对着床榻上的允祥说道:“看着怡王的气色不错,一点头疼脑热而已不用放在心上。”

  “老家伙,这是你说的话吗?”‘徐福’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好像我治好了怡亲王的病症,结果好处都归了你。过了这么多年,你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罢了,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就当是你归不归医治好了怡亲王。”

  归不归古怪的看了‘徐福’一眼,随后笑了一声,对着邵素茹说道:“只要怡王的病症治好,其他的事情怎么都好说。不过看着怡王的脸色,哪里像他们说的那么严重?不过就是一点头疼脑热嘛……”

  知道归不归是在开解自己,邵素茹抿嘴一笑,说道:“托您几位的福,王爷才能遇难成祥……您几位都是成仙得道的神仙,老家伙您还是天下第一的有钱人。我也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才好,等到王爷康复之后,我们在府上给您几位修建生祠,早晚三炷香来……”

  “你还真把我们几个当成神仙来拜了……”归不归笑着摆了摆手,随后对着邵素茹说道:“怡王还要休息,我们在这里打扰也不好。如果福晋你方便的话,赏我们几个一顿晚饭,不怕怡王和福晋笑话,我们三个匆匆忙忙赶回来,还没来得及吃晚饭……”

  邵素茹听到之后,急忙命厨房摆下酒宴,来款待这几位贵客。此时允祥的精神头也有些萎靡,当下邵素茹服侍自己的夫君休息之后,她也顾不上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亲自来到饭堂陪席,这些人一个都不可以得罪……

  让邵素茹吃惊的是,到了饭堂之后,就见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三人都没有吃喝的意思,见到了自己到来,吴勉从怀里摸出来的封信,放在了女人的面前,说道:“你先看信,有话看完再说……”

  邵素茹愣了一下,还是将信函打开,看到了开头两行字写着自己的父亲也已经亡故之后,当下这些天因为允祥担惊受怕的精神再也支撑不住,当着面前三个人的面,开始放声大哭起来。

  开始吴勉三人也没有相劝的意思,直到看着邵素茹痛哭了一阵子,归不归这才开口说道:“老人家我说句公道话,你父亲的寿数原本在你出生那一年就应该到了。这还是你外祖父贾士芳帮忙,这才让他多活了十几年。已经是赚的了,他亡故的也痛快,下午中风晚上就走了。基本没遭什么罪,孩子你想开点。只要是人,除了我们三个之外,谁都会有那么一天的。”

  听了归不归的话,邵素茹止住了悲声。随后取过来下人送上来的温毛巾擦了擦脸,这才对着三个人行礼,说道:“家父临走之时,辛亏有几位照应,家母一介女流怕是照顾不过来……原本父丧素茹应该回家守孝的,不过您几位也看到了王爷突发急症,这里也离不开我……”

  听了邵素茹的话,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看着白发男人美誉反应,他这才开口说道:”这个不急,不过还有件事情,老人家我要和你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