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七章 家书

第三百七十七章 家书

  往后逃去的无赖们在大门口遇到了赶过来的泗水号伙计们,听说邵家出事之后,管事带着伙计们都冲了过来,现在老东家就在南京城里。都想要在归不归的面前表现一下,当下除了留下两个人看家之外,剩下的人一股脑都冲了过来。
  
  除了这些伙计之外,泗水号的管事还没忘提前花钱买通了官府,等着给老东家出完气之后,在把这些市井无赖都关进大牢里。
  
  眼看着退路被泗水号的伙计们挡住,邵府里面还有一个杀红眼的黑大个子。当下这些人进退不得,只得跪在地上对着百无求求饶。他们直接动手将邵家女婿的外室家人推了出来,说这些人才是主谋,自己只是收了钱过来跟着乱的。
  
  这时候,外室这一家人也傻眼了。眼看着就能抢过来邵家的家产,怎么会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这几个人,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这些人心有不甘,还是吵闹着说是邵家主母不公,想要私吞家里的财产。他们护着自己人,这才无奈动手的。
  
  听到外室将屎盆子扣在了自己的头上,邵家主母也不干了。她将自己夫君临死之前立的遗嘱拿了出来,上面写了外室的孩子是和别人所生,要她立即赶走外室。落款是邵家女婿的亲手所写的名字,只是在中风之下,名字写的歪歪扭扭。
  
  “胡说!大家都来看看啊,谁都知道我们老爷写的一手好字,你们再看看这上面的字迹歪歪扭扭的,怎么可能是我们家老爷写的?”外室娘家站出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指着遗嘱上面的字迹继续说道:“这一看就是邵夫人故意做的假,就是想吞掉邵家唯一男丁的家产……”
  
  “说得好,我就喜欢讲道理……”吴勉都开始佩服自己没有一巴掌扇掉这人的脑袋,他走到了男人的跟前,说道:“说的这么好,你是邵家如夫人的什么人?”
  
  听到这个白发男人打听自己的姓名,男人犹豫了一下之后,说道:“我不是他们家亲戚,就是看不惯跟着过来说两句。邵家女人的事情办的不公道,还不能让人说了吗?”
  
  这时,有认识这人的泗水号伙计对着吴勉喊道:“这小子叫钱大伟,是如夫人娘家的邻居。如夫人还是姑娘的时候,就和他不清不楚的。我就看见过钱大伟一大清早从邵家外宅出来,半个南京城都知道他们俩是奸夫淫妇,就邵家老爷不知道……”
  
  伙计这么一说,看热闹的百姓都跟着起哄。当下将钱大伟和西门庆联系到了一起,就好像亲眼看到了一样,将金瓶梅的片段用到了他和邵家如夫人的身上。
  
  就在众人跟着起哄的时候,南京知府衙门这才派来了官差。知道牵扯到了吴勉、归不归这几位神仙一般的人物,南京知府不敢怠慢,师爷亲自带队,三班衙役一起到了邵府。
  
  之前丢失库银一案,师爷是见过吴勉的。当下他陪着笑脸到了白发男人面前,打了个千儿之后,笑吟吟的说道:“见过吴老爷,我们知府老爷听说有人敢在邵家闹事,当下心中大怒,点起了三班衙役来给邵夫人做主。老爷您放心,这件案子不会亏待吴夫人的……”
  
  笑吟吟的对着吴勉说完之后,师爷转身换了一张面孔,对着如夫人一家人说道:“你们吃了雄心豹子胆,敢来和硕怡亲王福晋的娘家闹事。还闹出了人命,地上这些人都是死在你们手里吧?朗朗乾坤你们竟然敢来这里闹事杀人!不把你们这几个混账定成死罪,我便跟你们的姓!来啊!差役们动手,将这些闹事的人都捆上,回去听候知府大人的发落……”
  
  当下,如狼似虎的差异们将这些人都用枷锁捆绑了起来。稍有一点反抗便被打的骨断筋折,不管邵府死了多少人,都安在了这些人的头上。
  
  看着如夫人这伙人被带走之后,邵家主母想到夫君刚刚亡故,就有人来欺负她这个寡妇,当下心里的委屈发作出来。过来答谢吴勉的时候,开始痛哭流涕了起来。
  
  “看来你还是放不下这里……”这时候,归不归到了吴勉的身后,老家伙轻轻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也别说什么孩子长大了,你就不操心这样的话。到底她们身上留着的还是你的骨血……”
  
  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回身让泗水号的管事进来。让他派人将邵家打扫一遍,这才对着邵夫人说道:“你也想开一点,起码那些人也没占什么便宜。不过这么大的家业也是块肥肉,饿急了的狼怎么也想要咬一口……你男人前些天给老人家我托梦,说你的性格太弱,不适合持家,还是把素茹那孩子接回来的好。她比你外向,怎么也好说。”
  
  听了归不归的话,邵夫人摸了一把眼泪,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太爷您别玩笑,素茹那孩子现在是怡亲王的福晋。她怎么可能回来?昨儿收到了素茹的家信,她也身怀有孕,我们女婿怎么可能放她回来?”
  
  “那就是老人家我的事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只要邵夫人你写一封家书,老人家我便有办法将素茹带回来。北京虽好,却不是你们邵家人常住的地方。”
  
  邵夫人知道面前这个老家伙是天下第一的有钱人,身边的小白脸和自己家的关系匪浅。犹豫了一下之后,还是听从归不归的意思,写了一封家书。只是上面并没有提到让自己的女儿回来,只是将她父亲亡故的消息告知邵素茹,然后又将外室一家人来闹这件事也说了出来。
  
  拿到了信函之后,管事凑过来禀告,泗水号已经花钱打通了关节。定了如夫人和钱大伟一个通奸之罪,二人的罪名不致死,最多也就是发配到宁古塔给批甲人为奴。至于邵家的那几条人命,也都算在了那些市井无赖的头上。
  
  归不归看了吴勉一眼,见到白发男人没有意见之后,便点头吩咐管事去办。其实不用花钱,南京知府看在怡亲王允祥的面子上,也不会轻饶了这些人。三天之后,判决下来,钱大伟、如夫人发配宁古塔,在邵家闹出人命的人都判了斩立决。
  
  拿到了邵夫人的书信之后,当天晚上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他们便施展了五行遁法,离开南京到了京城。到达京城之后,他们并没有马上去找怡亲王府,先是住在了泗水号的银号当中。打听了一番怡亲王府的消息,看看邵素茹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听泗水号的管事所说,怡亲王福晋倒是没有受委屈,只是那位怡亲王得了一场重病。几天之前突然卧床不起,皇帝已经派了十几位御医过府诊病。十几服药吃下去还是没有什么起色。
  
  怡亲王是皇帝的左膀右臂,他病倒之后雍正也有些慌乱。除了派御医诊病之外,还下圣旨派快马去南京请吴勉、归不归他们进京,给怡亲王诊病。雍正甚至还在佛前许愿,断了五荤来替允祥求太平……“哦,皇上这次这么下本……”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徐福’继续说道:“看起来允祥也是受了这次同佛寺的亏,和贾士芳一个毛病。如果是丹田损坏的话,还麻烦了……”
  
  ‘徐福’点了点头,说道:“算着时间没错,丹田损坏的话术法是废了,不过他运气好的话,还能保住一条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