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弥留

第三百七十五章 弥留

  这次连归不归都听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什么叫做孩子的后代找到了‘徐福’?这是术法?难道这位大方师的子孙后代当中,有人修炼出了可以跨越时间的术法?这样的术法归不归别说修炼了,老家伙连想都不敢去想。

  而‘徐福’也不想过多来谈论这件事,大方师笑了一下之后,放下了手里的粥碗,随后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说道:“之前一直说我在算计你们,为了表示清白,从今天开始你们让我去哪里,我便去哪里。”

  “拉倒吧,之前也没停你要去哪,还不是一样被你推坑里了吗?谁知道你是不是给老家伙和他叔叔吃了什么药?”百无求摇了摇头之后,看了一眼归不归和吴勉,随后二愣子一拍桌子,说道:“有了!这次听老子的,你们跟着老子回妖山。就不信你还有本事把老子的妖山搅乱了……”

  百无求说话的时候,归不归一直在盯着‘徐福’。想要从他的脸上看出来一点蛛丝马迹来,不过这位大方师直接点了点头,微笑着说道:“那好,我们就去妖山。算着日子,我恐怕要在妖山离世了。老家伙,送我走的物件都准备好了吗?”

  “你是大方师,怎么也要风风光光的送走。按照康熙皇帝下葬的物件,老人家我都准备齐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全套的金丝楠木棺椁,老人家我把值钱的天才地宝都塞进棺材里。让大方师你下辈子带着术法去投胎……”

  “老家伙你可没安好心,打算引来盗墓的,再把我的尸首从坟墓里翻出来吗?”‘徐福’笑着摇了摇头,随后继续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一口薄材也不要什么陪葬。我是修道的方士,还不知道死后去哪吗?别糟蹋东西了。也不用深埋,离地一尺撒点土也就可以了。”

  “这一大清早的你在有饭不吃,再胡说八道什么?”这时候,小任叁有些听不下去了。当下小家伙扔了筷子,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大侄子,咱们爷俩出门逛逛,别听他们胡说,再把你教坏了……”

  说话的时候,小任叁拉上了百无求,二愣子扛着人参娃娃出去逛街。只留下了吴勉、归不归和‘徐福’三个人继续留在这里,老家伙笑了一下,一边把玩着手里的茶杯,一边叫过来管家,开始安排起来去妖山的事宜。

  因为山高路远,徐夫人刚刚怀有身孕,便留在这里继续安胎。反正这次回妖山也没有什么事情赶着做,老家伙索性准备好了车队,继续一路乘坐马车前往妖山。‘徐福’也不反对,只是微笑着听归不归安排给管家的行程。

  吩咐了管家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对着‘徐福’说道:“要是大方师你惦记夫人的话,那就留在这里陪着安胎。我们也就是回去看一眼,没什么大事的话待几天就回来。放心,误不了你离世的大喜日子。”

  “同喜同喜……”‘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女人生孩子,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给你们去一趟妖山的好,别说回到陆地这一趟哪里都去过了,就是没去过妖山。”

  “既然大方师你都开口了,那后天出发,还有一天时间大方师你还可以再和夫人团聚一天。”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吴勉,随后继续说道:“你也去邵家看一眼,贾士芳也回来了,你也好交代几句。”

  “不用,之前我看的太紧,也该让他们自己成长了。”吴勉喝了一口清茶之后,继续说道:“自己的路自己去走,和我无关了。”

  归不归笑了一下,老家伙对吴勉这句话颇有些不以为然。白发男人就是嘴硬,说的好听什么不再去关邵家人了,不过一旦邵家有个风吹草动的,第一个冲过去的就是他了。

  就在他们三个有一搭没一搭说话的时候,刚刚离去的管家突然回到了三人面前。他也不避讳吴勉、‘徐福’二人,直接对着老家伙开口说道:“东家,城里的孙一眼在府门外,他说有件要紧的事情,要当面禀告您老人家。”

  “孙一眼儿?他能有什么事情?让他进来吧。”归不归吩咐管家接人之后,他突然想到了什么,随后看了吴勉一眼,老家伙收敛了几分笑容,对着白发男人说道:“贾士芳住在了孙府,这时候孙一眼儿来,可能和他有关……”

  没等吴勉说话,归不归对面坐着的‘徐福’先开了口:“贾士芳那孩子的寿数到了,他没有修过长生之法,能有现在这样的寿数已经算不错了。吴勉,你要给他续命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帮忙,再给他几十年的阳寿。”

  “那是你们方士一门的事情,不用请示我。”吴勉说话的时候,就见那个满头大汗的独眼男人小跑着到了众人面前。

  看了一眼这几个人之后,男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吴勉的面前,擦了一把汗水说道:“老人家,士芳兄不行了……昨晚他住在我那里,傍晚还好,凌晨的时候开始说胡话。开始还以为他在藏地受了风寒,我还会给士芳兄熬了药。结果喝药的时候他直接吐了血,说要见您几位最后一面……”

  虽然嘴上说不理会贾士芳的死活,不过听了孙一眼的话之后,吴勉却是第一个站起来的,随后身子一晃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归不归和‘徐福’对视了一眼之后,老家伙吩咐孙一眼先回去,随后和大方师一起,施展了遁法瞬间来到了孙一眼的府上。

  此时的贾士芳正躺在书房当中,深一口浅一口的喘着粗气。吴勉站在他的面前,正在说些说道:“马上就要见到你的夫人了,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就说……”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将手掌按在了贾士芳的脑门上,随后将自己的术法传到贾方士的体内,算是暂时帮他续了一命。

  贾士芳也是在藏地莫名其妙的恢复了术法,只是这次术法突然暴涨对他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当初末法时代之时,他曾经找过一些偏方想要提升一些术法。结果术法没有提升不说,还对他的丹田造成了伤害。原本末法时期也无所谓,自己仅剩的那点术法还不会对丹田造成什么影响。

  只是这次术法突然暴涨之后,之前丹田的伤势再次显现了出来。贾士芳还想联络广仁,以为自己还可以再坚持几天。想不到到了今天凌晨,丹田被彻底的崩坏。原本他就是快到寿数的人,这一下子再也坚持不住,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吴勉的术法进入到了贾士芳体内之后,贾方士的脸色便好了许多。他苦笑了一声之后,对着吴勉说道:“看起来这一关我是熬不过了……老人家,邵家的孩子们就指望您了……嫁给允祥的素茹我放心不下,您有机会还是把她接回南京……伴君如伴虎,皇上连我都防范,更别说他们夫妇二人了……”

  这时,看到了归不归和‘徐福’已经到了自己的身后,吴勉打断了贾士芳的话,对着他说道:“还是你自己去办,大方师稍后会给你续命……”

  “您老人家让我偷个懒吧……”贾士芳深吸了口气,苦笑着摆了摆手,随后继续说道:“我这辈子都是劳碌命,做方士的时候要听师父、师祖的。成了家又听您和内子的……内子不在了,还要想着孩子们。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