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四章 子嗣、后代

第三百七十四章 子嗣、后代

  第二天一早,吴勉出现在了早餐的餐桌上。看到他的出现,归不归总算是松了口气。当下笑眯眯的凑过去对着白发男人说道:“昨晚老人家我还和它们俩商量,不能再被‘徐福’牵着鼻子走了……我老人家打算明儿就搬走,江南不能待着了,去南洋,要不就去英吉利、法兰西去找刘喜、孙小川哥俩。老人家我就不信了,他‘徐福’的算盘还能打到那么远……”

  吴勉面无表情的看了归不归一眼,放下了手里的筷子,看着老家伙说道:“我不出海……你也少操点心,同佛寺的事情过去了……”

  归不归原本还以为吴勉心里的坎没有过去,他想着用‘徐福’当作借口,将白发男人带出南京。断了他睹物思人的念头。老家伙并不知道吴勉回到同佛寺的遭遇,还以为这个男人昨晚一直待在寝室里没有出来。当下对吴勉突然之间的转变感觉到非常诧异。

  老家伙还想要说点什么的时候,却见‘徐福’带着他的夫人从寝室方向走了过来。看到了吴勉的背影,大方师古怪的笑了一下之后,拉着夫人的手边走边归不归对着说道:“我们起来的晚了,老家伙给我的徐夫人准备一点软糯温润的吃食……别饿坏了她肚子里面的胎儿……”

  “等等!你说谁有孩子了?”听到了‘徐福’的话之后,一边正在吃喝的百无求将嘴里的锅贴咽了下去。随后一脸惊讶的上下打量徐夫人,看的夫人脸色微红,闪身躲在了‘徐福’的身后。

  “这里还能是谁?自然是我的夫人了。”‘徐福’哈哈笑了一声之后,回头看了一眼自己夫人的肚子,随后继续说道:“内子已经身怀有孕,十月怀胎一朝分娩会生下我的骨肉……”

  没等‘徐福’说完,百无求一拍大腿,跳到了椅子上,对着‘徐福’夫妇二人说道:“再等等吧……不是老子说你,老东西你心也太宽了。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都要给人家养儿子了,还有心思过来吃早饭?赶紧抄菜刀去抓奸夫啊……别觉得不好意思,抓奸这事儿没什么丢人的……”

  一说到花案,尤其是牵扯到了‘徐福’,百无求便有些兴奋起来。他手舞足蹈的还想要继续说下去,却被归不归一把捂住了嘴巴,说什么也不让这个傻小子再说下去。

  二愣子平时虽然没头没脑,不过它这几句话说得还是有些道理的。自从半年前赢取了这个红楼青官头牌之后,除了第一夜二人疑似同床之外,剩下的日子这二人几乎失去了联络。现在冷不丁说徐夫人有了身孕,除了有人代劳之外,那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

  “如果连我夫人肚子里这孩子是谁的都不知道,我也不用叫什么‘徐福’了。”大方师对百无求的话并不着恼,他甚至轻轻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内子昨夜做胎,二百八十天之后会产下一子。名字我都起好了,随他娘的姓叫做林勉仁……”

  听‘徐福’儿子的名字里有自己和广仁的痕迹,吴勉看了一眼大方师,随后开口说道:“什么时候我们俩的关系这么好了?有广仁看着你儿子就好,别算上我……”

  “说起来你的姓还是那个‘徐福’给起的,这个又怎么算?”‘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说我也叫做‘徐福’,你占了我们这么多年的便宜。总应该让我这个‘徐福’受点利息吧?”

  说话的时候,‘徐福’已经带着他的夫人做到了餐桌旁。虽然徐夫人是青楼的青官人出身,可是听到了刚才的话也脸红。当下低着头吃喝了几口之后便推说吃饱,随后跟着府上的老妈子和丫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看着徐夫人的身影消失之后,归不归冲着‘徐福’笑了一下,说道:“还是大方师你厉害,昨夜春风一度之后,尊夫人便怀上了孩子。这当中是不是有什么门道?原本都说长生不老之人子嗣艰难,大方师要是肯把这个门道说出来的话。那长生不老之人的子嗣还不遍天下?”

  “哪有什么门道,不过就是一把钥匙配一把锁而已。”‘徐福’想到自己有了子嗣,当下哈哈一笑,随后看了吴勉一眼,对着白发男人说道:“巧了,你是女儿,我这边是儿子。要不要考虑联姻做个亲家?”

  “找我做亲家,你的胆子真大……”吴勉用他特有的方式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我这个人舍得把女婿豁出去,不在乎邵家的女人们做寡妇。你还想要结亲家的话,倒霉的又不是我们家孩子,那我无所谓……”

  看到吴勉惊愕昨天相比,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徐福心里也暗自松了口气,他笑了一下,正要再说几句的时候,看得府邸的管家小跑着到了归不归的身边,随后在老家伙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听了这人的话,老家伙点了点头,随后苦笑着对‘徐福’说道:“是我泗水号的飞鸽传书,老人家我派去找徐禄的人都死掉了。这些人当中有成名的修士,想不到他们也死掉了。看起来徐禄也恢复了几成的术法,可惜这次让他逃了……”

  “这个是有些可惜,不过我们总算全身而退,也算可万幸了。”‘徐福’点了点头之后,继续说道:“只是辛苦了那位大佛爷,可惜他和广孝一样,最后还是做了和尚,便宜了释门……”

  说到席应真的时候,‘徐福’有意无意的看了吴勉一眼,从二人瞬间交错的目光当中,这位大方师好像已经知道了吴勉和席应真的事情。那个时候他应该正在忙活林勉仁的出世,哪来的功夫去理会同佛寺里面发生的事情……

  “老人家我真不敢想象那位大术士变成大和尚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岔开了这个话题,重新说回到‘徐福’子嗣:“等着你们家少爷出生之后,我老人家送他一座泗水号的银号,满月再送十万两黄金。这孩子一生的花销都在泗水号身上……”

  “老家伙,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如果为善,那他有他的福气。为恶自然有他的报应。”‘徐福’拦住了归不归,此时他收敛了脸上的笑意,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只要保着他平平安安出生就好,长大成人之后便不关归不归你的事情了。”

  听到‘徐福’谢绝了自己的好意,归不归多少有些差异。原本他以为这个老东西是来占自己便宜的,没有想到这次‘徐福’竟然对自己的孩子这么狠心。对广仁好像亲生子,真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他反而不那么关心了。难不成徐夫人肚子里的孩子,真不是‘徐福’亲生的吗?是哪个花匠、厨子的……

  看着归不归的样子,‘徐福’知道这个老家伙又开始胡思乱想了。当下他笑了一下,随后说了一句谁也听不懂的话:“这孩子有他自己的福气,我的徒子徒孙都几千岁了,再给他们填个师弟,师祖也别扭。原本我不想生这个孩子的,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件事情,这才让我决定要留下一个子嗣的……”

  说到这里,‘徐福’脸上表情发生了古怪的变化。好像想到了某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最后说了一句:“想不到这个孩子的后代竟然可以找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