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上善

第三百七十三章 上善

  听到了席应真的话,吴勉沉默不语起来。看了一眼白发男人之后,大术士坐了起来,说道:“你还觉得委屈了?是不是忘了把佛爷我抡起来砍人那会了?佛爷我都没说什么……怎么空手来的?知道道爷变成佛爷了,你连点酒肉都不知道带来?不是佛爷我说你,你就抠儿吧……”

  吴勉看了一眼席应真,说道:“我来换你,你自己出去吃喝嫖赌不好吗?”

  “好个屁,你当佛爷我还是当年吃喝嫖赌的席应真吗?就算再好那一口,嫖赌了几千年也够了。”说到这里的时候,大术士手里出现了一枚铜镜。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之后,他继续说道:“佛爷我打算起个法名,给你个面子,你看看什么名字好?叫如来有点太狂……你说叫如回怎么样,来回来回的听着顺耳。”

  “你什么时候和如来拜的把子?”吴勉看了大术士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叫善扇……你不是擅长扇嘴巴吗。”

  “善扇、善骟……听着怎么那么像宫里敬事房的太监外号?不行……”席应真的脑袋摇的好像拨浪鼓一样,不过他还是从吴勉给他起的名字当中,联想到了另外一个法名:“善扇——上扇……上善,上善大和尚听着有点意思。那个谁,你出去给大和尚我报个字号,从今儿开始,什么大术士,什么席应真的就当他们已经死了,天下只有一个上善大和尚……”

  “我不是来给你扬名的……”吴勉默默的回答了一句之后,他继续说道:“想要报名号把这里让给我,你自己出去报。”

  说到这里的时候,吴勉看了大术士一眼,随后继续说道:“释罗的内丹已经恢复了你的术法,你不用待着这里,术法一样可以找回来……”

  “是‘徐福’那个老东西封印的,这个佛爷早就知道了。看破不说破,这才是上等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顿了一下。他在这间临时佛堂当中找到了一把剃刀,随后回身将剃刀交到了吴勉的手里,继续说道:“你好意思空着手来也罢了,给佛爷我帮个忙总可以吧?来,你来下手斩断佛爷的三千烦恼丝。便宜你了……要不是忘了和尚还要剃头,这活儿原本是要‘徐福’那个老东西来做的。哎……你什么意思?说走就走……”

  看着席应真把剃刀递了过来,吴勉一翻白眼之后,转身向着同佛寺外走去。知道从今之后再难看到好像吴勉这样的大修士到来,他不屑让广仁、火山来为自己剃度。当下只能继续缠着吴勉。

  大术士的身子一闪,挡住了白发男人的去路。他不由分手拉住了吴勉的手,说道:“说翻脸就翻脸,你脸这么酸可不行……你不是想要留在这里和佛爷我互换吗?那好,同佛寺的主持和尚就是你了……上善这个法号归你了,佛爷我现在就给你剃度……消除长生不老体制的药丸是你们炼制出来的,你既然敢来,那就是说已经都准备好了,来,上善大法师,佛爷我给你剃度……”

  看着席应真好像变了个人似的,吴勉有些接受不了。他抓住了大术士握着剃刀的手,说道:“你何苦来激我……你离开这里就好,同佛寺我来镇守。”

  “以为守在同佛寺里就能逃脱尘世间的烦恼了?你想多了……”看着吴勉的样子,席应真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外面的傻子都说跳出三界外,不在凡尘中。这世上哪有什么寺庙,不过都是另外一层凡尘而已。想要彻底了却烦恼那只有转世投胎了……”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拉着吴勉坐在了地上。大术士一边用剃刀剃着胡子,一边继续说道:“不用猜知道你带回去的释罗血不能复生你的老婆,佛爷我说句多余的话,你心里不是早就猜到了吗?你老婆走了几百年,真能复生的话一早就复生了。已经消亡几百年的魂魄,反正佛爷我是没听说还有重新聚集起来的。上善你只是编了个谎话在骗自己,现在谎言被拆穿了,你又受不了……”

  说到这里,席应真看了一眼镜子当中的自己,继续剃着胡子,嘴里同时说道:“别那么看佛爷,就算你待在同佛寺里镇守,心里那一关也还是过不去。你只是想要找个地方逃而已……”

  说到这里的时候,席应真下巴的胡子已经刮了下来,摸了一把自己光秃秃德下巴。他将手里的剃刀给了吴勉,随后继续说道:“你要是再推脱的话,那佛爷我就不客气给你剃度了。反正今天这房子要有个秃头和尚,不是你,就是我……”

  吴勉犹豫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接过了席应真手里的剃刀,站起来给这位大术士剃度了起来。

  看着自己的头发洋洋洒洒掉落下来,席应真捡起来一小撮,小心翼翼的收好,随后继续说道:“人出生下来就是带着烦恼的,或为钱、或为情、或为气……无非就是能不能看开而已,别看那个徐福大方师天下第一的术法,如果没有烦恼,他何苦还要顾及陆地?看着好像什么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可是知道的事情越多,烦恼便跟着越多。就是他也跑不了——呀,流血了……”

  听了席应真的话,虽然再说徐福,吴勉却好像听到再说自己。恍惚之间刀片割破了大术士的头皮,看着鲜血流淌下来。白发男人心里少有的出现了一丝歉意,就看吴勉自己都感觉到不可思议……

  现在的席应真已经不再是长生不老的身体,好在他的术法已经解开了封印,自己止住了鲜血。这个场面有些滑稽,一向心高气傲的吴勉竟然给席应真剃度,谁看到这个厂面都会惊愕的忘了闭上嘴巴。

  好歹给席应真剃度完毕之后,大术士抓了一把香灰按在了头上的伤口上。看了一眼镜子里面的光头老和尚,对着吴勉说道:“你看看有没有点释加牟尼的意思?你回去之后和归不归那个老家伙说一声,佛爷我的袈裟就靠他了。”

  “你真的不打算出去吗?你可是大术士席应真……”吴勉看了一眼左右照镜子的席应真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就算不嫖不赌了,你在这里也待不住。”

  “你以为佛爷我真是为了术法才待着这里的吗?”席应真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你就小看佛爷了,在外面漂泊了几千年,我也该找个地方落脚了。当初第一眼看到了同佛寺,佛爷我就明白这里就是归宿了。之前遇到的那个和尚或许说的没错,席应真与佛有缘……”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走到了大门口的位置,向外面收拾残局的藏民和方士们看了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我已经和广仁说好了,不要之前那种大庙。只给佛爷盖上一间带着院子的小庙即可,再收两三个弟子……现在不是术士了,术士的那套规矩也不用受,青灯小庙就挺好。”

  吴勉原本是想要来代替席应真镇守在这里的,不过现在看着这位大术士悠然自得的样子,他明白是不可能了。当下轻轻地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已经改了上善法名的和尚说道:“那你继续做和尚,等同佛寺下的妖灵破除之后,有缘再见……”

  席应真点了点头,说道:“佛爷我等着再见面的那一天,或许到时候我真成了一代禅师也说不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