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二章 子嗣

第三百七十二章 子嗣

  这座府邸已经住不得人,当下老家伙吩咐搬家,搬到了另外一座泗水号名下的宅院当中。比较之前的府邸,这里还要更胜一筹。
  
  ‘徐福’那位夫人已经到了南京,只是为了避嫌并没有居住在归不归的府上。
  
  听说自己的老夫君已经从藏地回来,当下急忙派人来找。第二天下午归不归便派了马车将徐夫人接了过来。
  
  虽然二人成亲已经半年多,不过这老夫少妻的见面的日子还没有几天。见到了自己的夫君,徐夫人竟然有些脸红。百无求见了想要起哄,却被归不归拦住。别看老家伙平日嬉皮笑脸的样子,他正经起来一身仙风道骨。和画里的神仙没有什么两样。
  
  向徐夫人行礼之后,老家伙一本正经的说道:“夫人一路辛苦,我老人家已经吩咐摆下酒宴为夫人接风,还收拾好了干净的寝室,今晩徐先生、夫人便可以琴瑟和鸣……”
  
  百无求听不懂归不归话里的意思,当下对着坐在他肩膀上的小任参说道:“老家伙拽什么文?不是收拾寝室了吗?怎么还有弹琴的事儿?”
  
  “就是让他们俩晚上搂着睡觉”小任参说话的时候,大眼睛看了看徐夫人,又看了一眼‘徐福’,随后叹了口气,低声对着百无求说道:“我们人参都不敢去想他们俩晩上睡觉的样子,可惜了紫娟(徐夫人),晚上起夜看见这个老东西也不知道会不会做噩梦……”
  
  紫娟出身青楼,自然知道归不归话里的意思。当下她的脸一红,只是点头还礼,没好意思说话道谢。倒是‘徐福’满不在乎的笑了一下,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如果我的运气好,紫娟怀了孩子的话,日后我不在了,你可要看着他们娘俩,不能让他们俩受欺负……”
  
  “那就看大方师你的本事了,如果徐夫人能怀上大方师的骨肉,那老人家天天找广仁过来磕头……”归不归嘿嘿一笑的时候,看到管家示意酒宴已经准备好。当下便带着‘徐福’夫妇以及两只妖物去了饭堂。吴勉昨天发泄完毕之后,便把自己关在寝室当中,谁叫也不出来。归不归请不动他,也只能作罢。
  
  分宾主坐好之后,归不归吩咐上菜。
  
  吃喝了一阵之后,老家伙说了几个笑话,惹得‘徐福’和两只妖物哈哈大笑了起来。就连徐夫人也低着头捂嘴笑了几声,‘徐福’看到自己夫人的样子,笑着对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不要在胡说八道了,我这么大的年纪才成亲,你可不要吓跑了我的夫人。”
  
  “大方师你这话说的,好像老人家我是多不正经的人一样。”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徐夫人说道:“我老人家还忘了请教,夫人您娘家贵姓?您和大方师成亲之后便要住在老人家我这里了,一旦娘家来人也好照顾一下。”
  
  “归先生您客气了,我娘家姓林……”徐夫人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不过娘家也没有什么人了,就算还有些亲戚也找不到这里来的。”
  
  “原来我夫人姓林……”‘徐福’也跟着笑了一声,随后拉着自己夫人的手说道:“如果我们真有个一儿半女的,要跟着你的姓。我身份特殊,如果冠以我的姓氏对孩子没有好处。”
  
  “说的好像你真能生出来一样……”坐在下垂手的百无求心里对‘徐福’还是有些怨气,当下直接冲了上去:“生儿子不能光靠玩命的,也要看这辈子积了多少德。老东西,老子不是告诉你生儿子没……”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徐福’微微一笑, 他轻轻搓了搓手指。随后一道电光从‘徐福’手指尖迸发出来,一道几乎看不到的闪电对着百无求打了过去。还没等二愣子明白过来,它的身体已经飞了出去。
  
  好在之前它被吴勉电的多了,身体对雷电有了耐受。倒地之后不久便有了知觉,只是头脑清醒之后,身体却不受控制。想要从地上爬起来,使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无法从地上站起来。想要骂街才发现舌头是麻的,根本就发不出来声音。
  
  徐夫人之前也见识过自己夫君的本事,吴勉和广仁生死相搏,却被‘徐福’轻轻松松的拉开。如果不是这样,她也不会将自己托付给这么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不过看着这么一个黑铁塔的大个子被自己夫君轻描淡写的打飞了出去,心里想要劝几句,却不知道该如何出口……归不归笑眯眯的过去将百无求搀扶了起来,随后让人将它送到寝室休息。原本小任参也想要调侃几句的,不过看到了百无求的下场之后,小家伙吓得闭上了嘴巴。
  
  看着有些花容失色的徐夫人,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来大方师也是个怜香惜玉的……夫人,老人家我那孩子就爱胡说八道,刚才有冒犯的地方,还请夫人不要怪罪。”
  
  这时候,‘徐福’冲着自己的夫人笑了一下,说道:“吓到你了,原本我也不想对它下手。不过总不能因为我,让你受到牵连……看你吃喝的差不多了,我和这个老家伙还有几句话要说。”
  
  徐夫人听到之后,心领神会的一点头,随后向归不归告假。在几个丫鬟、婆子的引领之下,去了她和‘徐福’的寝室休息。看着女人走远之后,‘徐福’微微—笑,对着归不归说道:“老家伙,我不瞒你,我和紫娟会有个孩子。生下来之后便要托付给你照看了,也算是我在人世上留下来的一点血脉。”
  
  这句话让归不归愣了一下,白发长生不老之人生育艰难。好像吴勉、徐禄那样的人都是奇迹才能生育下来子嗣,现在听‘徐福’说的轻松。这老家伙不由得动起了心来。
  
  “大方师你怎么知道一定会生下子嗣来?难不成这里还有什么窍门吗?”归不归瞪大了眼睛,凑到了‘徐福’的身边,继续说道:“还请大方师您赐教一二,赶明儿老人家也娶上一房媳妇,也生个一女半女的,也好继承泗水号的……”
  
  “那你就等着百无求把你的亲生儿子掐死吧……”小任参喝多了几杯,当下插嘴说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小家伙傻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它陪你出生入死的,结果好处归了你亲生儿女。我们人参的大侄子就算能咽下这口气,你们爷俩的情分也掰了。”
  
  听了任巻的话,归不归愣了一下。
  
  随后苦笑了一声,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小嘴巴,说道:“老人家我一激动,把傻小子忘了……该死该死,有这个二愣子在,多少亲生儿女也不换……算了,当老人家我没说……”
  
  就在归不归死了再生儿女的心思之时,远在数千里之外的藏地同佛寺当中。
  
  几百名藏民正在打扫废墟,在上面临时打造起来的佛堂当中,新任主持席应真正躺在佛像面前呼呼大睡。这时,一个人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席应真闭着眼睛对面前出现的这个人说道:“走都走了,回来做什么?”
  
  他面前出现的人影竟然是应该在自己寝室休息的吴勉,白发男人看了一眼大术士之后,开口说道:“便宜你……走吧,我来替换你。”
  
  听了吴勉的话,席应真终于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面前的白发男人之后,他摇了摇头,说道:“你来晩了,这么好的地方,佛爷我为什么要让给你?”


耳东水寿说:
徐福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