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七十章 不好的预感

第三百七十章 不好的预感

  小任叁这两句话带着焦急的语气,后面几个字已经带出来了哭腔。看着小家伙的样子,归不归有些意外的皱了皱眉头。顿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开口说道:“大术士只要恢复了术法,再活几百年也不成问题……到时候他从同佛寺出来之后,还是有机会再恢复长生不老的身体……”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打开了车门。两只胳膊突然对着车门外的一个小山包拉开,随着一阵巨响,半个山包都被老家伙双手之间爆发出来的力量扫平。
  
  看到自己打出了久违了的破空之后,归不归虽然因为脱力而变得脸色苍白,不过还是笑得合不拢嘴。一边从储金当中抽取术法,一边对着吴勉说道:“虽然不是老人家我全胜时期,不过也知足了。难怪徐福那个老家伙一点都不急,原来早就知道还有这一天……不是说占祖已经没用了吗?那他是怎么知道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吴勉将怀里的释罗鲜血取了出来。只是看了一眼之后,白发男人的眉头便皱了起来。他将寒冰瓶子里的鲜血对着老家伙晃了一下,说道:“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吴勉手里冰瓶里面的鲜血已经由红变黑,虽然还没有凝固,不过当中已经有血液隐隐有了凝结的迹象,随着晃动开始有血块挂在了瓶子里。在寒冰瓶子里,不应该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看到了瓶子里面的鲜血之后,白发男人心里隐隐有了一丝不详的预感。
  
  归不归看了一眼吴勉手里的寒冰瓶子,老家伙几乎将眼睛贴在了瓶子上。顿了一下之后,他深吸了口气,对着白发男人说道:“看着有点凝固了,不过效果应该不会有问题……谁的血离体这么久,没有凝固变成血豆腐就算不错了。”
  
  归不归这几句话说的自己都不信,这八成是收到了释罗亡故的影响,加速了血液的腐败。这样的血够呛还能让消散的魂魄再次凝固起来,如果之前吴勉刚刚得了鲜血便施展遁法回到南京,去寻赵文君的遗物还可以凝聚魂魄。现在这样的血液十有八九只能无功而返……
  
  “我先回南京……”吴勉说了一声之后,已经直接开始催动五行遁法。眼看着白发男人就要遁走的时候,‘徐福’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把按住了吴勉之后,‘徐福’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如果释罗的鲜血无法凝聚你夫人的魂魄,那你会怎么样?”
  
  “为什么你不问问如果凝聚了我夫人的魂魄,我会怎么样?”吴勉慢悠悠的说了一句之后,盯着‘徐福’继续说道:“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还是你故意安排好的局,就是为了引我进来?”
  
  “事情是真的,不过谣传了这么多年,难免有些出入。”‘徐福’说到这里的时候,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看着吴勉继续说道:“当初释罗的鲜血的确可以凝结魂魄,不过那也是刚刚烟消云散的魂魄……好像尊夫人之后,已经消散了多年,想要凝聚起来已经不是那么容易。”
  
  听了‘徐福’的话,吴勉闭上了嘴巴,只是默默看着面前的大方师。这时候,百无求忍不住说道:“老东西,这就是你不讲究了……就说我们帮了你这么大的忙,就算没有这妖灵的鲜血,你也应该动手让妞儿的魂魄重新凝聚起来。你自己心里想想,到时候老子的小爷叔欠了你这么大的人情,还不继续给你卖命吗?”
  
  “如果可以凝聚魂魄的话,当初那个徐福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吴夫人的魂魄消散了。”‘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别说那个徐福了,就是初代大方师燕哀侯也没有那么本事。要不然的话也不会眼看着自己女儿的魂魄烟消云散了。释罗可以凝聚魂魄不假,不过局限太多,尊夫人的魂魄消散多年,。加上你手里的鲜血已经起了变化,重新凝聚魂魄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早就知道……”吴勉的眼睛直勾勾看着徐福。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不是问我无法凝聚魂魄会怎么样吗?那就让广仁继续偿命吧……之前只是要他的性命,现在我改主意了。他的魂魄也要烟消云散……你有本事就去凝结他的魂魄……你还能保他几个月?”
  
  听到了吴勉的话,‘徐福’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这真是最不好的结果了,我知道你的主意很难改变。不过你既然已经表明态度了,那能不能给我一个面子。让我安安心心的过完这几个月,我死之前你别动广仁,我离世之后广仁随便你处置。”
  
  “你这个买卖倒是一点都不亏……”吴勉慢慢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次我答应你,你在的时候我不动他……看看广仁能跑到哪里。”
  
  说完之后,白发男人紧紧握着寒冰瓶子里面的鲜血。深深的出了口气之后,他看着‘徐福’继续说道:“你也不敢说这里面的鲜血真的无效,是吧?”
  
  “是”‘徐福’直截了当的回答了一个字。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是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不过不是绝对……”
  
  ‘徐福’的话音未落,吴勉已经消失在了座位上。这次‘徐福’并没有阻拦,而是转头看了归不归一眼,说道:“替我去劝劝……人死不能复生,魂魄消散也不会重聚。”
  
  “那你就别给他希望……”归不归的脸上已经看不见笑容,他冷冷的盯着‘徐福’,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你这样等于把他马上就要愈合的伤疤再揭开,何苦给了希望又毁灭掉?他不是老人家我,经不起的。”
  
  ‘徐福’没有回答归不归的话,他抬头看着车窗外面的景色,自言自语的说道:“希望……那真是个好东西,好久没有听到这两个字了……”
  
  归不归看了这位大方师一眼,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对着守在附近的管家交代了几句之后,也催动久违了的五行遁法。随后和两只妖物一起消失在了‘徐福’的眼前……
  
  回到了南京的府邸,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直接奔了存放赵文君遗物的仓库当中。当初吴夫人临死之前身穿的衣物,以及佩戴的饰品都存放在这里。此时吴勉正痴痴的呆坐在库房当中,他的面前是一地被翻找出来的衣物、首饰,还有一汪混合着血液的冰水……
  
  看到了吴勉的样子,归不归便猜到了结果。顿了一下之后,他开口说道:“其实你的心里已经有了预感,从同佛寺出来的时候,你应该直接回来的。释罗死掉的时候,你已经感觉到不对了,是吧。”
  
  吴勉没有搭理他,痴痴地看了一会地上的衣服和饰品之后。他慢悠悠的站了起来,随后小心翼翼的将这些东西收好。自打赵文君离世之后,这些遗物都是吴勉亲手收拾的。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谁也不会相信这个白发男人会这么做。
  
  两只妖物看着吴勉的样子,都想说点什么安慰的话。不过它们俩犹豫了半天之后,却都没有开口。只是默默的看着白发男人将这些东西收拾好,随后回头对着他们说道:“都出去……”
  
  虽然只是说了三个字,却让归不归他们三个连争辩的机会都没有,乖乖的从库房里面走了出来。这时候,‘徐福’再次出现在了他们几个的面前。看了一眼,正在亲自打扫库房的吴勉,他轻轻的说了一句:“出来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