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七章 人选

第三百六十七章 人选

  眼看着广仁大方师就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徐福’出现在了两个人的身边。他伸手搭在了白发男人的手腕上,微笑着说道:“还不明白吗?你们俩打不起来……”
  
  之前吴勉和‘徐福’较量过一次,只是这位大方师当时中了徐禄的暗算,加上白发男人手里还藏着一件杀器,‘徐福’输给了白发男人。不过现在吴勉的术法回升,恐怕‘徐福’已经不是白发大方师的对手……让人没有想到的是,在‘徐福’的手搭在吴勉手腕上之后,白发男人的身体震了一下,微微皱了皱眉头之后,他松开了手掌后退开了一步。随后对着‘徐福’说道:“上次你是故意输给我的,为了徐禄……还是同佛寺?”
  
  “我们动过手?我怎么不记得了……”‘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怎么说我也叫做徐福,怎么可以欺负你?”他说话的同时,火山等一众方士挡在广仁身前,随后搀扶着这位大方师向着身后的窟窿位置走了过去。
  
  “不记得?那我帮你回忆一下。”吴勉说话的时候,身体已经在原地小时。随后搀扶着广仁的火山突然倒在了一边,原本红发大方师的位置却站着这个白发男人。看到吴勉再次对广仁动手,‘徐福’二话不说,身子直接瞬移到了白发男人身边,伸手再次向着吴勉的手臂抓了过去。
  
  吴勉算好了徐福会有这一手,当下他直接将广仁挡在了身前。随后另外一只手里变戏法一样的出现了一支小巧的白色弓弩,此时弩箭已经挂好,白发男人将弩箭抵在了广仁的背后,随后扣动了扳机,将弩箭激发了出去……弩箭无声无息的刺穿了广仁的身体,力道不减向着对面‘徐福’的胸膛射了过去。
  
  眼看着这一弩箭就要连伤二人,就连火山等方士也以为这一箭必定射中‘徐福’大方师的时候,弩箭却在半空中凭空消失……“同样的手段不要对我使用两次……”‘徐福’冲着吴勉微微一笑之后,满满的摊开了手掌,就见他的掌心当中摆着是一枚白色箭矢。将箭矢抛还给了吴勉之后,‘徐福’大方师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不错,你知道这件法器对释罗无效,没有浪费在它身上。不过你还是小看我这个大方师了……再来,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趁着吴勉抬手接过箭矢的时候,‘徐福’直接伸手从白发男人手里将广仁抢了过来。随后自己挡在了白发大方师的身前,让火山等人搀扶着广仁向后退去。
  
  看到吴勉的杀手锏也没有了作用,归不归也凑了过来。虽然知道这次八成又要让广仁逃脱,不过老家伙自以为他们站在了‘理’上。当下嘿嘿一笑之后,站在吴勉的身边说道:“大方师,你这样护犊子就没意思了……如果你是女僧辩帧的话,被关在这里千年心里自然不会舒服。老人家我从头看到尾,释罗从来没有想要伤害广仁。只是想要把你这好弟子也变成和它一样的妖灵,尝尝被关在这里的滋味,这个不过分吧?”
  
  归不归说的是实情,辩帧变成的释罗的确从来没有要杀死广仁的意思。它从有到尾都只是要把白发大方师变成释罗,就连吴勉‘杀死’广仁的时候,释罗都发了疯一样的想要打死吴勉,来替这位白发大方师报仇……听了归不归的话,‘徐福’微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老家伙,反过来说,你是广仁的话,又该如何处置?你的弟子私自吞噬了释罗的内丹,发现自己变成了释罗来找你哭诉。你身为大方师又应该如何处置……”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顿了一下之后,看了一眼吴勉和归不归二人,随后继续说道:“释罗关系到同佛寺地下的妖灵们,如果没有释罗的存在。这下面的妖灵必将大乱……”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福’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还倒在地上的席应真一眼。随后他再次说道:“那时候你们已经隐遁了起来,大术士也找不到。我还在海上回不来,你是广仁的话,除了让辩帧代替释罗看守住这里之外,还有更好的注意吗?以我看来,广仁唯一的错处,是不应该蒙骗辩帧。不过做大事者不拘小节,如果以实言告知,难保辩帧不会自尽。到时候谁来顶替释罗?是你归不归呢?还是他吴勉……”
  
  听了‘徐福’大方师的这几句话,归不归眨了眨眼之后,摇头说道:“那广仁逼得辩帧自尽呢?这个大方师你怎么说,它看守这里一千年,到头来却得了这么一个自尽的下场。怎么也说不过去吧?”
  
  “同佛寺地下的秘密不能泄露出去……”说话的时候,‘徐福’走到了席应真的身边,冲着这位大术士笑了一下之后。对着他说道:“大术士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打了一辈子雁,结果被一支小麻雀扦了眼……”
  
  “别废话!先让道爷我站起来……”席应真也不管这是谁了,他的眼睛盯着吴勉、归不归二人。喘了口粗气之后,继续说道:“你们俩等着……刚才把道爷抡起来很过瘾是吧?道爷我吐了三次……”
  
  “术士爷爷,您这话说的可不像是双身佛的身份。”归不归嘿嘿一笑,继续说道:“那大方师的话说,您老人家是我们几个的话当时还能怎么办?如果我们集合死在释罗手里,老人家您也逃不掉。”
  
  “逃不掉可以不逃嘛,大术士你是佛身,释罗最忌讳的就是你。它敢对你如何?”‘徐福’说话的时候,手指头在大术士的伤口处抹了一把。伤口里面混着内丹的液体引了出来,随后席应真从地上跳了起来。哇哇大叫冲着吴勉、归不归的身边扑了过去……眼看着他们俩就要一人挨上一巴掌,归不归甚至已经做好了准备。扭曲着脸等着这一巴掌挨上去,这位大术士不会下杀手,最多不过就是躺在床上十年八年的,然后再变成白痴三五十年。等着大术士的气消了,自然便会让他们醒过来。除了吴勉、‘徐福’和那些小方士之外,这里谁没挨过大术士俩嘴巴?
  
  不过归不归等了半晌,也没见嘴巴落下来。就在他眯缝着眼睛看向席应真的时候,却看到这位大术士一脸愤愤的盯着吴勉手里已经将箭头对准自己的白色弓弩来……席应真也是个识货的,知道自己惹不起这弓弩。不过想到自己的仇报不了,大术士的心里还是愤愤不平。
  
  看了一眼已经僵持不下的三个人,‘徐福’微微一笑,说道:“三位,说点正事……现在这里没有了释罗,底下的妖物稍后便会想开了锅一样的冒出来。是不是要有人在这里坐镇,代替释罗在上面看守同佛寺?”
  
  “这么重要的责任,老人家我实在想不到除了‘徐福’大方师之外,还有谁能担任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到时候陆地一个‘徐福’,海上一个徐福都在看守海眼。真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
  
  “如果不是我没有多久好活,我一定毛遂自荐。”‘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我最多还有两、三个月,离世之后,还是要找人来替我的。何苦那么麻烦……”
  
  这时候,吴勉手里的弓弩继续对着席应真,嘴上说道:“那我选广仁,没有人比他更合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