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五章 后招

第三百六十五章 后招

  说话的时候,释罗看了一眼归不归,对着这个唯一一个还有些战力的老家伙继续说道:“想马上就死的话,那你就过来……”

  “老人家我和你商量一下,广仁留在这里,你放我们离开怎么样?”归不归舔了一下嘴唇之后,继续说道:“我们这些人留在这里也没什么用,我老人家胡说一句。广仁留在这里,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就说把我们都弄死了,这大喜的日子也是大煞风景……”

  “归不归……”释罗看了老家伙一眼,继续说道:“放你们出去,把这里的事情散播出去吗?然后再带着大批的方士回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释罗突然想到了什么。它“桀桀桀……”的笑了一声之后,回头看了一只脚被钉在地上的广仁一眼,随后再次说道:“这样也好,让那些方士们看看他们大方师变成释罗的样子……”

  说话的时候,女妖回身向着广仁的位置走了过去。看着这位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等到火山那些弟子们到了,看看他们那会怎么处置你。不过你也不用担心,你什么样子我便什么样子。如果他们要杀你,我陪着你一起……”

  “火山如果看到我便成了释罗,十有八九会杀了我的……”广仁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在他的心里,我不能变成妖灵。天下没有变成释罗的广仁……不过如果真变成了释罗,我也应该不会等到火山过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冲着女妖笑了一下,说道:“还是我先走一步的好,省得让火山背上弑君的罪名……”说话的时候,白发大方师的腰后飞出来两柄明晃晃的短剑。广仁脖子一歪,其中一柄短剑对着他的脖子斩了下去。

  等到这一剑落下,广仁便要人头落地。到时候就算他有长生不老的身体也必死无疑的,释罗见到短剑冲着白发大方师斩了下去,它没有丝毫的犹豫。身子一闪已经瞬移到了广仁的身边。用自己的手臂挡住了剑路,随着两声相连的金属相击声音响起来。两柄短剑非别被释罗的手臂崩飞,女妖的手臂上只是留下来两道白印来……

  见到释罗竟然替自己挡住了这两剑,广仁叹了口气,对着女妖说道:“连自杀的机会都不给我吗?你真是打算让我变成释罗,在人世上显眼吗?我一死都不够平息你的怒气……”

  “我在这里被你囚禁了一千年,我都没有自己了断。凭什么这么便宜你?”释罗冷冷的看着广仁,随后伸手探进自己瞎了的那一只眼框当中。半个手掌在里面摸索了一阵之后,它竟然在里面摸出来一个比鹌鹑蛋还要小一圈的黑色圆球来。

  手里拿着圆球,释罗便向广仁的嘴里塞去。鲜红的血液从它黑洞洞的眼眶里面流淌出来,显得那么阴森可怖。

  “服下这枚内丹,你便是新的释罗。到时候你便可以统领这里的妖灵,没有了内丹,我也要听你的号令。比起来你的大方师,不是威风多了吗?”说话的同时,内丹已经进了广仁的脑袋。眼看着只要内丹在他嘴里炼化,便可以成为新的释罗了……

  就在这个时候,广仁乱帅的一只手无意当中按住了释罗的脑袋。这时候,女妖清晰的感觉到脑门上多了一丝冰凉且熟悉的感觉。随后白发大方师的手上发力,对着一阵巨响,释罗的脑袋被融化出来一个窟窿。随后它的身体倒着飞了出去。

  这时候,归不归才看到在广仁的手上多了一枚戒指。刚才他的手指还是光秃秃,这么一会功夫竟然多了这一枚古怪的戒指……

  看到了这么戒指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广仁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广仁你不会把所有的宝都压在我们身上,没有准备就来会释罗,那不是大方师你的风格……”

  广仁没有理会归不归,他深吸了口之后,先是将嘴里的内丹吐出来小心保管。指示自己的两柄短剑飞回到了自己的手中,随后这位白发大方师忍着剧痛,用剑尖将把自己钉在地上的黑色指甲撬了出来。

  将指甲撬出来之后,广仁已经是满身大汗。看着自己脚上已经发黑的伤口,他一咬牙竟然将伤口周围发黑的烂肉一并削了下去。等到最后一块黑色的烂肉挖下去之后,白发大方师险些疼的晕倒过去。

  这时候的广仁回头看了一眼,脑袋上面被爆开一个窟窿的释罗。随后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这具尸体说道:“你不要怨我,这样一来,你也不用留在这里受苦了。下一世做个……”

  广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脑袋开了个洞的释罗竟然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想不到女妖的生命力如此强横,透过窟窿能看到里面的脑子。就是这样的伤势竟然都没有身亡,看到了释罗的样子之后,白发男人已经愣在了当场……

  女妖先是伸手将脑袋上面的烂肉扯掉,一边扯一边说道:“你在戒指当中藏了舍利……难怪了,你会完全不还手。就是在等我靠近的机会……现在是不是很惊讶,我为什么还能活着……”

  说话的时候,释罗指着自己额头伤口里面说道:“刚才给你的,不过就是我的一点碎骨……内丹那样的珍宝,不到最后一刻我是不会拿出来的……既然这样,那我也可以安心了……”

  说话的时候,释罗再次幻化成了烟雾。随后从烟雾当中射出来三、四枚指甲,全部打在了广仁带着戒指的那只手腕上。打的白发大方师骨断筋折,一只手掌上只有少许的筋脉还连在上面。

  广仁咬紧了牙关一声不吭,当下伸出另外一只手想要去摘几乎断掉手上的戒指。这时,烟雾当中再次射出三、四枚漆黑的指甲。钉在了他这只手腕上,指甲切断了手腕的血脉和筋脉,别说去摘戒指了。现在他连动都动不了……

  看着两只手都被废掉的广仁,烟雾收敛变回了女妖的模样。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女妖对着广仁说道:“原本我还在犹豫,现在好了,你替我做出来了决定……把你变成释罗之后,我便马上去死……”

  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妖伸手对着广仁脚下那两柄短剑虚抓了一把。其中一柄短剑飞到了它的手上……释罗短剑在手之后,突然张嘴慢慢吐出来一枚鸡蛋大小的红色圆球来。

  随后释罗走到了广仁的面前,对着无力还手的大方师将手里的‘鸡蛋’塞进了他的嘴里。随后用手指头将内丹捅进了广仁的嘴巴里,然后开始施展术法开始催动内丹快点融化……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影走到了广仁身后,对着他的后心猛踢了一脚。这一下子让无力的广仁直接撞在了女妖的身上,将到了咽喉的内丹吐了出来,正好砸在了释罗的脸上。

  “我说过了,他的命是我的……”一脚将广仁踢飞的人正是吴勉,说话的时候,他在半空中抓住了反弹回来的内丹。随后继续说道:“死在我手里的是广仁,不是释罗……”

  吴勉不是被自己用寒冰冻住了吗?他是怎么挣脱出来的。释罗的眼睛盯着白发男人手里的内丹,随后伸出手来,对着他说道:“把内丹还给我……”

  “还给你?你说这个吗?”说话的同时,吴勉的手紧紧握了起来。他好像变了个人一样,将种子的力量灌输到了内丹当中,随后从‘鸡蛋’当中冒出来丝丝的黑色烟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