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四章 广仁的话

第三百六十四章 广仁的话

  释罗摔进了河水当中,等它从水下浮起来的时候,手握短剑的吴勉已经到了面前。看到白发男人手里满是鲜血的短剑,女妖一开始并不在意,只要不是舍利,对它都没有什么杀伤力。看着刺向自己胸口的短剑,自己妖灵的身体完全不在乎这一下……

  当下女妖伸手迎着吴勉心口抓了过去,这一下力道刚猛大有将白发男人的心脏抓出来的势头。释罗手指尖接触到吴勉心口的同时,短剑已经刺进了它的胸膛。剑尖刚刚刺进了两寸,女妖已经感觉到了胸口一阵难以忍受的炙热。这个感觉比之前被舍利粉末伤到还要强烈,释罗大叫了一声之后,不敢再对吴勉下手。它的身子猛地向后仰,将短剑‘拔’出自己的身体。

  “剑上是席应真的血……”反应过来的释罗惨叫了几声,此时它胸口中剑的伤口开始溃烂。巨大的痛苦让女妖不由自主哆嗦了起来,看着继续向它冲过来的吴勉,释罗并没有后退,它咬牙将自己胸前中剑的血肉撕扯了下来。

  在白发男人冲到面前的一瞬间,女妖的身子沉入到了水底。随后水面开始剧烈的颤抖起来,吴勉刚刚要退回岸边,向席应真补充一点鲜血的时候。流淌的水面竟然开始快速的结冰,只是眨眼的功夫,便将水面冰冻了起来。

  冰冻起来的不止是河水,还有站在水面上的吴勉。等到白发男人发觉不对的时候,他的双腿已经和河面冻在了一起。麻木的感觉开始向上延伸,瞬间的功夫,吴勉的下半身已经冰冻的失去了知觉……

  这时,吴勉身后的冰面融化出来一个窟窿。随后捂着伤口的释罗从水面浮上了上来,它身体原本也有自愈的本事。不过是被双神佛鲜血所伤,胸前的伤口还是没有愈合的迹象。

  “难怪刚才你那么容易就把舍利撒掉了……原来早就准备好了。”释罗走到了吴勉身后的时候,白发男人身体已经挂了一层白霜。胸口以下的位置都失去了知觉,随后手里还是握着沾满席应真鲜血的短剑。不过他连转动身体都不容易,更别说回身伤到释罗了。

  “临死之前还要扑腾一下,不过也就是最后一下了……”释罗在吴勉的耳边低声说了一句之后,顺手将他手里的短剑接了过来。女妖小心翼翼的避开了上面沾染的鲜血,随后将它远远的扔了出去。

  短剑落到了冰面上之后,它周围的冰面开始迅速的融化。随后短剑沉入到了水底……

  看到短剑落水之后,释罗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现在只要了结吴勉,剩下的人便都不在话下了。当下它将自己细长的手指甲慢慢抵住了白发男人的后脑,随后对着被冻住的白发男人说道:“刚才你就是这样了结的广仁,我等了一千多年,想要自己亲手报仇……你把他杀了,我怎么办……你下去陪着广仁吧……”

  说话的时候,释罗的手指甲暴长,眼看着就要刺穿吴勉头颅的时候。突然听到岸边一个熟悉的声音:“我还活着,你忘了我是长生不老得身体……你还有报仇的机会……”

  这声音响起来的同时,释罗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顺着声音响起的位置看过去,就见浑身是血的广仁站在岸边。看着自己的位置,继续说道:“这一千零三年越七个月十五天难为你了,我想过办法……只是放走了释罗,这里的妖灵便不受管控。到时候一个同佛寺是制不住它们的……如果不是因为我做了大方师,离不开的话,我是想过来代替你的……”

  听了广仁的话,释罗的身影抖动个不停。自打刚才亲看看到吴勉‘杀死’广仁开始,它心里对白发大方师的恶意便有了变化。那种刻骨铭心的恨已经开始慢慢模糊起来,甚至女妖要还动了替广仁报仇的心思。现在见到了广仁死而复生,又听到了他对当年往事的辩解。虽然心有恨意,不过已经不是你死我活的程度了。

  就在释罗的精神有些恍惚的时候,它的眼前一花,随后见到刚才被自己打晕的百无求已经冲了过来。二愣子肩头扛着烂泥一样的席应真,冲到近前之后,百无求拖着大术士的双脚脚踝,用力抡起来,对着女妖的身体砸了过去。

  “归不归你让你傻儿子拿道爷我当兵器,你们爷俩都不得好死……”这时候的席应真已经动弹不得,什么时候他大术士怎么狼狈过,当下也只能骂两句出出气。

  百无求对释罗没有什么威胁,可是席应真就不一样了。见到这位大术士砸了过来,当下释罗也顾不上吴勉了,当下拔出来了指甲,随后奋力向后躲去,这才算事勉强躲开了这一下。

  虽然躲过了席应真的身体,不过这位大术士胸口还是有飞溅出来的鲜血溅到了女妖的脸上。其中有一滴落在了它的左眼眼球当中,瞬间它的左眼直接溃烂成了一个窟窿。惊愕之下,冰冻的河面瞬间融化,他们几个人、妖一起落入到了冰冷刺骨的河水当中。

  百无求在财神岛练出来一身的好水性,落到了水中之后,二愣子抓住了吴勉,随后一手白发男人一手大术士,将他们俩从水里拖了出来,仍在了归不归的身边。

  这时,释罗瞎了一只眼睛,也没有心思再去理会百无求和吴勉。它在水里将自己烂掉的眼睛和烂肉挖出来之后,用河水清洗了几遍。虽然这才忍着剧痛从水面上浮了出来……

  此时,归不归已经敲掉了吴勉身上的冰壳。嘴里同时对着席应真说道:“术士爷爷,这次您一定要原谅我……们家傻小子。刚才实在没有办法了,我们家这个傻小子才把您老人家豁了出去……看在我们徐福大方师的面子上,您老人家千万别和它一般见识。不过这话还是要说在前面,这次和老人家我可是没有一点关系。这都是它自己做的决定……”

  “你们不用想了,今天你们都要死在这里。”没有了一只眼睛的释罗,这时候显得有些狰狞。它一边想着他们这些人身边走过来,一边对着广仁继续说道:“刚才你是为了转移我的注意力,对吧?什么要换我待在这里,都是胡说八道的!你还是想着我去死的……”

  说话的时候,释罗没容广仁辩解,对着他伸手甩出去一节指甲。这六七寸的直接直接刺进了白发大方师的左脚脚面,半截指甲深入地下,将广仁钉在了地面。原本白发大方师还是有机会躲开的,不过他却故意的一动不动,任由释罗动手,将他钉在地面。

  广仁的举动让女妖有些意外,它皱了皱眉头之后,转身对着归不归他们几个去了。失去一只眼睛的仇不能不报,现在就让他们都死在这里。自己再对付广仁便没有了后顾之忧。

  就在这个时候,百无求再次将还在骂骂咧咧的席应真举了起来。随后将大术士甩成了花对着女妖的位置砸了下去。

  女妖再次幻化成了烟雾,身体后撤的同时。四道黑色的指甲从烟雾当中打了出来,直接的打在了百无求双肩肩头和双腿的膝盖上。一下子卸了二愣子的力道,随后他和大术士一起摔倒在地。

  “让你们多活了这么久,就是这么感激我的吗?”女妖森然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这么多年我吃够了外面的妖灵,今天就用你们几个换换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