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三章 手段

第三百六十三章 手段

  白发男人的话音刚落,从吴勉他们几个掉下来方向传来了一阵海浪的声音。等到众人回头看过去的时候,就见无数黑漆漆的妖物顺着他们几个跳下来的位置窜了下来。随后好像一块巨大的黑布一样向着吴勉他们的方向平推开来……
  
  刚才一路走下来的时候,明明没有看到还有活着的妖灵。那眼前这些无边无尽的妖灵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还没等吴勉几个人想明白的时候,这些妖物已经扑到了他们的面前。当下吴勉、归不归、席应真和广仁各自施展手段,将冲到面前的妖灵杀掉。这样的妖灵虽然在吴勉众人眼里不值一提,不过它们的数量实在有太多。了结妖灵的速度远远不如新妖灵从上面冲下来的数量,转眼之前,吴勉他们几个便被数不清的妖灵们淹没了。
  
  等到吴勉、席应真缓过来之后,二人一起施展雷电、控火之法。顿时,这里一片火光、雷声大作,火焰和雷电形成了一道大网,向前推着将妖灵们轰杀之死。虽然还是不断有妖灵从上面冲下来,不过它们好像飞蛾扑火一样,直接冲到了火焰、雷电的大网当中,化成了一缕一缕的青烟。
  
  控制住了局面之后,席应真悻悻地说道:“这就是‘徐福’控制的局面……还好意思说他是大方师的分身,呸!连这些妖灵都堵不……”
  
  大术士的话还没有说完,从他身后的河水当中突然射出来一股水箭来。这水箭正好射在了席应真的后心,大术士正在全力对付面前的妖灵,没有丝毫防备背后。这一水箭直接穿过了他的身体,从前胸窜了出来之后,溅落在了席应真的面前。
  
  好在席应真是长生不老的身体,这点伤势对他不构成致命伤。而且只有手指头一般粗细,这一下应该过不了多久便会痊愈。
  
  当下,席应真回头看了再次出现在水面上的释罗一眼。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你一定要逼得道爷我杀妇孺吗?道爷这么多年积攒的名声就在败在你的手里了……”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席应真突然感觉到一阵眩晕,脚也跟着软了起来。晃了几晃之后,“扑通”一声单膝跪在了地上。这时候,大术士低头向着胸口看了一眼,就见一个手指粗细的伤口,竟然已经开始发黑了起来。
  
  不止是变黑,伤口周围还结了一层硬皮。从这里散发出来一丝淡淡的妖气……席应真看了一眼自己的伤口,随后对着再次再次出现的释罗说道:“是内丹,刚才那一下你混合了内丹。你还是舍不得广仁……”
  
  说到这里,大术士的眼前一黑,随后便晕倒在地,人事不知起来……而看到自己终于制住了席应真,释罗这才算松了口气。这也算是它最后的手段了。如果刚才这一下没有作用的话,被席应真反杀,自己便真的必死无疑了。
  
  看着冲到席应真面前,查看大术士伤势的广仁。女妖“桀桀桀……”的笑了一声,随后继续说道:“席应真还是和徐福齐名的大人物,连我这个被关了千年的妖灵都不如。双身佛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抵不过我这颗内丹吗?刚才这个大术士替你挡了一下,下面轮到你了……”
  
  女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吴勉控制的火网突然炸开,炸死了无数被挡在外面的妖灵。一开始释罗还以为吴勉要冲着它来,没有想到的是,这个白发男人一脚在背后踢到了广仁,随后从腰后抽出来一柄短剑,抓着头发将他提起来之后,剑刃抵住了白发大方师的脖子……
  
  想不到这个白发男人竟然直接冲着广仁去了,之前虽然看出来这二人不睦,却没有想到已经到了这种程度。当下女妖脱口而出,对着吴勉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是想讨我的欢心,求一条活命吗?”
  
  “你想多了……”吴勉看了一眼没有还手意识的广仁,对着释罗继续说道:“他欠了我一条命,再不动手的话,广仁死在了你的手里,那我怎么办?与其让他死在你的手里,还不如把命直接还给我……”
  
  原以为解决了席应真,自己便报仇在望,谁也没有想到最后竟然会是这个局面。眼看着吴勉就要一剑割掉广仁的脑袋,女妖大声吼道:“广仁的命是我的!除了我之外,谁也不能动他……我还要让它服下内丹,变成我下一任的释罗。让他也尝尝被囚禁在上面的滋味……你杀了他,我的仇找谁报去……”
  
  “你说的这个和我有关吗?那是你自己的事……”吴勉看了一眼女妖之后,手里短剑已经割破了广仁脖子上的皮肤。鲜红的血液顺着剑刃流淌到了地上,白发男人手里的短剑虽然算不上什么上好的法器,不过也是吹毛利刃的利器。只要他再用力,便可以斩断这位白发大方师的首级……
  
  “不许动他!”女妖眼看着广仁就要死在吴勉的手里,惊慌失措的大叫了一声。随后制止住了那些跳下来的妖灵们,命令它们按着原路返回。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嗓子起了作用,吴勉手里的短剑在斩进广仁脖子五分之一左右的时候停了手。
  
  这时,女妖深深的吸了口气。随后再次用河水面上的浮冰制造出来一个瓶子。随后在自己胸口划了一道伤口,将心头血流进了瓶子里。见到瓶子装满了血液之后,它直接将冰块打造的瓶子扔到了吴勉的手里,随后沉着脸说道:“这是释罗的心头血,只要魂魄还残存一丝气息,便可以重新凝聚起来。心头血你带走,你们走……把广仁留下来。”
  
  终于到手了释罗的心头血,吴勉施展术法将寒气包裹在了冰瓶。收好了冰瓶之后,看着正在冲着他和广仁走过来的释罗。说道:“妖血是你主动要的,这次我没有求你……广仁的命还是我的……”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将短剑撤了回来。随后从脑袋直接刺入,剑尖从广仁的嘴里探了出来。眼看着这位白发大方师是活不成了……
  
  虽然盘算了一千多年自己应该如何复仇,不过释罗还从来没有想到广仁会当这它的面,死在别人手里。看到了白发大方师的死尸倒在地上,它的脑袋当中一片空白。几个呼吸之后,它才慢慢的反应过来。撕心裂肺的大叫了一声之后,释罗发了疯一样冲着白发男人冲了过来。这架势好像乡下要提爷们儿报仇的寡妇一样……
  
  之前吴勉和释罗碰撞过一次,那次女妖心里明白,这个白发男人身上虽然有股古怪的力量。不过还是和自己相差不小,当下它也顾不得什么,一心要将吴勉撕碎……
  
  看着女妖冲了过来,吴勉更绝。它竟然将瘫倒在地的席应真抱了起来。随后用这位大术士的身体做武器,向着释罗砸了过去。已经被愤怒冲昏头脑的女妖没有想到白发男人还有这一手,当下防备不及,被甩起来的席应真一脚踢在了下巴上,将它高高的打飞了出去。
  
  这时候,吴勉对着快气疯了的席应真说道:“对不住了,还要借你点血。这样的好东西,不要浪费……”说话的时候,将广仁嘴里的短剑拔了出来,甩干了上面的鲜血之后,直接刺进了席应真胸前的伤口当中。
  
  随后将沾满席应真鲜血的短剑拔了出来,对着女妖冲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