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二章 克星

第三百六十二章 克星

  释罗上下打量了吴勉一番,想不到这个白发男人还能再站起来。不过看样子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机会……你的机会是舍利,可惜刚刚被你亲手扔进水里了。”说话的时候,释罗再次放肆的大笑了起来。笑声过后它继续说道:“都说吴勉、归不归心智过人,看来也不及我这个被囚禁千余年的妖灵……舍利被河水冲走之后,你便没有机会了……桀桀桀……”

  “明白了,你不打算要这次机会……”吴勉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转头对着席应真说道:“听到了吗?”

  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席应真苦笑了一声。说道:“虽然它是妖灵,毕竟还是女僧辩帧所化……道爷我真不想对女人动手,哪怕是这样的女妖灵……不过你把自己的路堵死了。”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好像变了个人一样。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向着女妖走了过来。

  到现在为止,释罗依旧没有将这个邋里邋遢的老道士当回事。刚才虽然挨了一巴掌,不过那也是他们四打一。如果没有吴勉他们相助,这个老术士绝对不会是自己的对手。

  当下,释罗转身迎着席应真走了过去。百无求已经倒下,吴勉也只剩下半条命。现在只剩下一个席应真,只要让他倒下。那广仁就是自己嘴里的肉了,女妖心里已经想好了把他们这些人都了结之后,如何让广仁生不如死……

  这一人一妖灵走了几步之后,几乎同时消失在了原地。随后空气当中响起来“啪!”的一声脆响,随后释罗凭空倒在了地上。女妖的左脸一片血肉模糊,倒地之后虽然迅速的爬了起来,不过它一脸的震惊之色,一旁的归不归已经看出来了胜负。

  “现在是不是明白了为什么;‘徐福’那个老东西会突然失踪了?因为他早就明白过来,术士爷爷是你的天敌。”说话的是归不归,老家伙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还在发愣,没有想明白的女妖说道:“加上这一下,前后两个嘴巴是不是都和舍利的结果一样?老人家我忘了和你说,术士爷爷原本就是双身佛。和他老人家一比,舍利算什么……”

  想到第一次挨席应真嘴巴的时候,也是这样半张脸都融化了。当时只是以为是他们四打一,自己才吃了亏。现在才明白过来是这位大术士不一般……

  当下释罗再次退回到了河水当中,用过河水清洗掉席应真留在自己脸上的印记之后,它的脸颊这才算是变回了原样。想到这里有一个活生生的人形舍利,释罗盯着席应真看了片刻之后,身子突然扎进了水里。随后消失在了这雪水融化形成的地下河流当中……

  “想不到道爷我现在也沦落到打女人了,今天这事情你们谁敢说出去,坏了道爷我的名声,别怪我和你们没完没了。”打跑了释罗,席应真还是有些耿耿于怀。似乎相比较打退了女妖,他的名声更加重要。

  这时候,归不归这才查看了百无求的伤势。伤得虽然不轻,不过二愣子毕竟皮糙肉厚,也不至于有性命之忧。确定了百无求死不了之后,归不归这才对着席应真身后的广仁说道:“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完了,大方师,你和女僧辩帧的恩怨和我们几个无关。至于这个残局怎么收拾,那就是你和‘徐福’大方师的事情……”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伤势已经开始慢慢愈合的吴勉打断了他的话,说道:“还没完,我要释罗的鲜血……广仁,你和我来……”

  说话的时候,白发男人已经到了广仁的身边。伸手就去抓白发大方师的手臂,看样子是想要抓着他一起去河水里面寻找释罗。广仁本能的挣脱了一下,不过听到了白发男人说了一句什么,转瞬之后他便好像蔫了一样,低头跟着吴勉向河水那边走了过去。

  归不归原本想要阻拦吴勉,毕竟妖灵之血可以凝聚魂魄的传说有些不靠谱。听上去更像是广仁用来引吴勉入局的手段,不像是内丹起码还有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只是老家伙身边还有一个不省人事的百无求,他分身乏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俩走到了河边。

  而大术士席应真并没有阻拦吴勉的意思,他抢先一步到了河边。看了一眼浮着冰块的河水之后,大术士喃喃的说道:“道爷我这次可是有点亏了……”

  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将自己左手手腕显露了出来,随后当着身后吴勉、广仁的面,用指甲将手腕划破,随后殷红的鲜血顺着手腕流淌到河水当中。片刻之后,在距离他们几个四五丈远的河水当中,发出一声惨叫,随着一声巨响,河水里面有什么东西炸开,藏在水下的释罗竟然被高高的抛了起来。

  “你还是舍不得广仁,明明有机会逃走的……”看到释罗从河水当中冒出来之后,席应真继续说道:“藏的这么近,准备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把广仁拉下水吗?”

  席应真说话的时候,释罗被重重的摔在了水中。知道自己的目标已经暴露之后,它快速的冲到了河水上游。释罗在河水当中冲刷掉了粘在身上的血液,随后这才慢慢浮了上来。站在水面上看着吴勉身后的广仁说道:“我等了你一千多年,现在你就在眼前了,我怎么舍得度下你……”

  说完之后,释罗转头看向席应真,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你要什么?只要这里有的都可以给你……只要你把广仁留给我,我来控制上面一层妖灵,给你们赋予时间关闭下面的入口……除了我之外,还有迦犬、尸侗和罗骺三妖灵身上也有内丹。我用它们来换一个广仁!还有……”

  “可以了,广仁没有那么值钱。”席应真笑了一笑之后,继续对着释罗说道:“不过道爷我答应了‘徐福’,要把他弟子全须全尾的带回去。你总不能让道爷我食言吧,辩帧——我给你两条路。要么你顺着河道离开,从此之后和广仁一刀两断。你要是舍不得他的话,那道爷我只能送你去轮回了……”

  说话的时候,大术士装模作样再次将刚刚愈合的左手伸了出来。然后对着释罗继续说道:“在道爷我的面前,辩帧你没有胜算吧。还不迷途知返吗?真要道爷背上一个杀女人的名声吗……”

  释罗有些慌张的看了一眼席应真的手腕,它怎么也想不到除了舍利之外,还会有活人这样的克制自己。这一千多年以来,释罗想过如何消除舍利的克制,对这么一个活着的大舍利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看到释罗没有反应,席应真叹了口气,随后就要再次化开自己的血脉。释罗虽然站在上游,不过他还是有把握可以催动沾染自己鲜血的河水回流,扑到这个女妖的身上。

  就在这个时候,释罗突然大喊了一声:“好!我从这里离开……从此之后,我和广仁的恩怨一刀两断……说话的时候,它的身体深入到了水下。随后看着一道人影在红色的河水当中快速的游了过去。

  看着释罗离开之后,大术士这才算是送了口气。就算他打算说几句话安慰一下这个什么都没有得到的白发男人之时,吴勉抢先对着席应真说道:“你以为这样就算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