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六十章 一对四

第三百六十章 一对四

  看到吴勉将舍利粉末扔进了河水当中,女妖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当着白发男人的面仰脖将自己的鲜血又喝了下去,随后一脸嘲弄的看着吴勉。说道:“我还叫做辩帧的时候,就听说过你。想不到你也不过如此……我给你一条路走,自杀吧……”
  
  听了女妖的话,吴勉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放肆的大笑了起来,释罗冷冷的看着面前有些失态的白发男人,说道:“我说的话那么好笑吗?”
  
  吴勉笑声停止,恢复了他招牌一样的刻薄表情,对着释罗说道:“劝别人自杀的多了,想不到报应现在来了……”
  
  白发男人说话的时候,站在他身体左右两侧的归不归和百无求这一人一妖突然消失。随后他们俩就好像提前演练多少次一样,瞬间出现在了女妖的左右。还没等女妖反应过来,这一人一妖已经伸手对着中间的释罗打了下去……释罗发现这一人一妖的同时,吴勉已经到了它的面前,伸手去抓女妖的面门。他们三个从三个不同的方向同时冲着女妖打了过去,这世上除了徐福之外,恐怕没有第二个人能躲开他们三个的攻击了。
  
  不过释罗不是人,它是继承了数千年术法的妖物。吴勉出现在它面前的同时,女妖完全无视归不归和百无求,在被他们俩打中的同时,已经反手抓住了这一人一妖的脖领子,随后将他们俩甩了起来,对着面前的吴勉扔了过去。
  
  躲在席应真身后的广仁只是眼前一花,归不归和百无求已经翻着跟头冲吴勉飞了过去。白发男人的距离太近,手指刚刚接触到女妖的面门,便和他们俩撞到了一起,随后三个摔的飞了出去。三个人落地之后,竟然都昏迷不醒。从吴勉出世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看到吴勉三个竟然在释罗的手下完败,还在看热闹的席应真愣了一下。刚才还在舍利之下无所遁形的女妖,想不到竟然这样的厉害。原本以为他们三个联手一定成了,想不到竟然连还手的本事都没有。看样子释罗并未受到末法的影响,如果是在神主降世之前,会许吴勉自己便可以了结它。
  
  “这样就不好了……原本道爷我还看你挺可怜,准备替你求求情。现在看起来是道爷想多了。”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将身上破破烂烂的道袍脱掉,随后回头对着广仁说道:“这里没你的事儿了,‘徐福’在上面等着你呢……”
  
  “你是席应真,和徐福齐名的席应真……”女妖对着席应真说话的时候,眼睛却直勾勾的盯着广仁。桀桀怪笑了一声之后,对着白发大方师继续说道:“广仁,你把他们都引下来,是为了了结我的吗?不过你好像忘了,我这里有数千年的术法……”
  
  说话的时候,释罗轻轻敲了敲自己的头颅。怪笑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这里有一颗内丹,你把它拿走吃下去。你就可以得到我的术法……不过这之后天下便没有了大方师广仁,只剩下另外一个释罗……你也在这里被关上千年,也尝尝我这些年的滋味。好不好……”
  
  听了释罗说的话,席应真哈哈一笑,随后对着女妖说道:“不如把内丹给道爷我吧……不瞒你,道爷原本就是冲着你这颗内丹来的。你把内丹给我,道爷让你去轮回重新做人。总比在这里做释罗要好。”
  
  “那我这一千多年的囚禁呢?”女妖终于将目光转移到了席应真的身上,它冷笑了一声之后,指着低头不语的广仁继续说道:“当年他一句你等着我,我回来救你……这一句话让我生不如死等了一千多年!现在就是要轮回,我也要带上广仁。既然说了要我等他,那现在就要一起去轮回……”
  
  释罗说话的时候,踩着河水慢慢向着席应真和广仁的位置过来,它冷冷的盯着白发大方师,瞳孔当中已经是一片血红。女妖的身体也开始颤抖起来,好像马上就要饿死的人,见到了食物一样。
  
  此时广仁还是一言不发,不过席应真的身上开始冒出了丝丝白气。看着女妖走出了河水,当下他迎着释罗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如果你我早一百年遇到,小尼姑你可不是道爷我的对手……不过现在看起来,道爷八成要交代了。
  
  广仁小畜生你还愣着什么,还不快去找‘徐福’!真指望道爷和他拼命吗?”
  
  席应真说完之后,身子一闪冲着女妖扑了过来。大术士动作的同时已经轮起来了巴掌,对着女妖的嘴巴扇了过去。
  
  刚才凭着一己之力,将吴勉他们三个打飞。女妖已经不把这位大术士放在眼里,它甚至都不躲避,迎着席应真的巴掌冲了过来。冲到他面前的时候,女妖窜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伸出来漆黑的爪子,对着大术士的咽喉抓了过去。只要能刺进席应真的脖子,便有把握将他的头颅扯断。
  
  眼看着他们俩就要打在一起的时候,女妖的身子一紧,被一双满是绒毛的手臂从身后死死搂住了它的身体。随后又有一只手好像铁钳子一样在后面拖住了它的伸出去的手臂。
  
  最后一只手在后面拽住了释罗的头发,三股力量合力女妖从半空中拖了下来。
  
  就在释罗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席应真的巴掌到了。啪的一声脆响,女妖的身体被高高的落下。落地之后,它的半张脸都已经变形。挨了耳光的半张脸皮开始融化了起来,好像席应真的手里沾染了舍利粉末一样。
  
  女妖被打倒之后,身子一弹从地上跳了起来。站稳之后,看到刚才在背后暗算自己的竟然是吴勉、百无求和归不归。他们不是被自己打到不省人事了吗?他们怎么还有余力……”
  
  想不明白的女妖不敢继续在这里逗留,当下身子一闪再次回到了河水面上,如果有什么不对的,自己还有机会从这里逃走。
  
  “你们几个的老毛病怎么又犯了?道爷我就说,你们怎么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了?”看到了吴勉他们三个之后,席应真也有些想不通。这么装死就是为了暗中偷袭这个女妖吗?归不归不要脸、百无求脸皮厚还无所谓了。只是吴勉那个小白脸心高气傲的,虽说之前术法还没有大成的时候,也经常臭不要脸的暗算过别人。可是这么多年过去,现在他是大修士吴勉。怎么还可以和归不归、百无求一起这么干。
  
  “他们诈败不是为了释罗,是为了我……”广仁一句话点破了天机,白发大方师看了一眼吴勉之后,继续对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吴勉先生的本意是放水让释罗杀了我,只是想不到您这样的维护我。看您老人家有了危险,这才出手的。如果是刚才这女妖直接奔着我来,那他们只会留在原地看戏。”
  
  “大术士您老人家什么时候和广仁穿的一条裤子?”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一眼退回去的释罗,又看了看广仁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人家有师尊,其中半拉就在这里。
  
  人家半拉师尊都不管,大术士你这又是何苦?”
  
  席应真说道:“刚才‘徐福’让道爷我帮忙照看一下他的弟子。那位大方师难得这么说小话,他都这样了,那道爷我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一笔一笔的人情债早晚让徐福还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