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交换

第三百五十九章 交换

  一阵狂笑之后,女妖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是不是你也向提升术法了?来,你下来……我把内丹给你,你也变成释罗被关在这里一千多年,尝尝这是什么滋味……”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从窟窿当中突然射出来一道红色的水箭。射到了棚顶之后又散落了下来……这时,女妖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下来……你们不是有舍利吗?那还怕什么?下来杀了我,谁得到我的内丹,谁便可以提升数千年的术法。你们还在等什么……来啊……”
  
  女妖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蹲在地上,用手指沾染到了一点红色的液体。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之后,抬头对着面前的几个人说道:“参杂了硝的雪水,广仁 你的消息不准,同佛寺下面是有地下水的……有人在同佛寺地下挖了一条通路,将融化的雪水引了下来……那就不对了,这里有了出口,辩帧为什么没有逃走。她有机会……”
  
  “下去就知道了……”没等归不归说完,‘徐福’打断了他的话。说话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窟窿旁边。向下看了一眼之后,这位大方师竟然二话不说,直接跳了下去。
  
  这个举动吓了其他人一跳,见到他跳下去之后,广仁便要跟上去。却被席应真—把拦住:“你不明白他为什么第一个下去吗?等着……还轮不到你。老家伙,该你们哥俩跳下去了。吴勉,你不要这么看着道爷我。下手晩了,小心释罗已经被徐福放干净了血……到时候你老婆、我弟妹的魂魄再想重聚就只能等到下一个释罗了……”
  
  最后一句话打动了吴勉,他看了一眼广仁之后,说道:“我和辩帧在下面等你,被太晚下来……”说完之后,白发男人跟着广仁顺着窟窿跳了下去。
  
  “在下面等你,这话说的真不吉利。”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百无求继续说道:“傻小子,轮到咱们爷俩了。
  
  下去之后你直接去找‘徐福’,守着他最安全……”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将装着舍利粉末的袋子扎好。下去之后这些粉末一定会流失,不好好在这些粉末粗栃,应该不会都被地下水冲走。多少还能留下来一部分……扎好了口袋之后,归不归和百无求一起顺着窟窿跳了下去。看着他们几个人、妖都都跳进了窟窿之后,席应真这才和广仁前后脚跳了下去。
  
  跳进了窟窿之后,广仁稳稳的落在了地上。随后他便看到面前十余丈的位置,有一条地下河水。此时,先跳下来的吴勉、归不归他们正站在河边。只是不知道第一个下来的‘徐福’大方师到哪里去了……此时,归不归已经打出去十几个火球,借着火球到光亮,能看到水面上还漂浮着冰块。因为水流不急的缘故,一些稍浅的水面上已经结了薄薄的冰磴儿。原本这河水清澈见底,不过在上游参杂了硝石粉之后,便成了红色的样子。看着和归不归说的一样,有人将刚刚融化的雪水引到了这里。
  
  广仁心里暗叫大意,想不到地下河水已经有了数丈宽,自己竟然还不知晓。看样子应该是徐禄的手笔了,他这是打算夺舍了‘徐福’的皮囊之后,直接从地下冲进去,这样的话,上面的喇叭还不知道下面已经出事,他便得了释罗的内丹……可惜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却给了辩帧逃脱的机会……“那位大方师哪去了?刚刚一闪就不见了。一年这么快就到了?”归不归的转了一圈都没有发现‘徐福’的行踪,当下对着席应真继续说道:“大术士,我们那位大方师不知道去哪了。一会我们几个人可就要指望您老人家了……释罗可不是开玩……”
  
  站在河边的百无求还没有说完,释罗突然从他身边的河面窜了出来。还没等老家伙明白过来,已经被女妖抓住了脖子,随后就要将他拖进水里。好在老家伙的反应快,从口袋里面抓出舍利粉末是来不及了,他直接将口袋撕碎,将整袋的粉末撒在了女妖的身上。
  
  随着一声惨叫,女妖被粉末撒到的位置开始融化。它也顾不得归不归了,直接跳回河里,用河水洗去了自己身上的粉末。就在归不归准备将散落在地上的粉末聚拢起来的时候,他身边的红色河水突然分出来一股,将归不归脚下的粉末冲了个干干净净……归不归没有想到女妖说出手就出手,当下他急忙向后退了几步,离开了河水的范围之后,这才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的舍利废了,你分点出来……”
  
  “你的舍利还没烧出来。”吴勉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将他身上口袋扔了过去。随后他转头对着藏在河水的女妖说道:“你不是在找广仁吗?他就在这里了,关了你一千多年,这笔账你还不出来和他清算吗?”
  
  吴勉的话音刚落,从河水当中传出来女妖的声音来:“不止是广仁……你们这些人都在打我内丹的主意,你们都不要走了……我吃了一千多年的妖灵,早就吃腻了。正好用你们来换换胃口……”
  
  说话的时候,从河面上射出来数道水箭,冲着归不归的位置射了过去。看样子女妖还是忌惮老家伙手里的舍利,只要将这小布袋当中的舍利冲走,那这里便是它的天下,这些人包括广仁在内都是它代宰的羔羊了……归不归也在防备女妖的这一手,见到水箭对着自己射来。老家伙的身影闪动,躲开了水箭。随后抓了一把舍利,将粉末捏成了一团之后,向着射出水箭的位置冲了过去。都在众人、妖以为归不归是要去和女妖拼命的时候,老家伙突然停下了脚步,对着另外的睡眠将手里的舍利团打了过去……老家伙将舍利粉末捏成了小团,打在水里之后并没有马上溶解,还是打中了隐藏在这水下的女妖身体。这是舍利粉末才散开,在水里将女妖包裹了起来。
  
  当下辩帧一阵惨叫,随后它拼命的在水里游来游去,想要用河水冲走身边的舍利粉末。不过这样一来,随着女妖在水下翻腾,水面上露出来了痕迹。老家伙见到了它的踪迹之后,将舍利粉末捏成一个一个的圆团, 对着露出痕迹的位置打了过去。
  
  可惜水流太急,半口袋的舍利粉末打出去,也是很快便被河水冲走。对虽然对女妖的伤害不大,不过这样一来,让它不敢轻易的再对岸上的人下手……就在它和归不归僵持的时候,一直在冷眼旁观的吴勉突然有了动作。他走到了归不归的身边,将老家伙手里半口袋粉末接到了自己手里。随后站砸河边,对着藏在水里的女妖说道:“你的鲜血真可以凝结魂魄吗?我用这些舍利来换,能换多少?”
  
  这时候,女妖从河水当中冒了出来。
  
  它站在水面上,看了一眼吴勉手里的口袋。随后抓过从它身边飘流而过的一个冰块,用手将冰块捏成了一个小小瓷瓶的样子。随后用它自己的指甲在胸口划出来一道伤口,将流淌下来的鲜血装在冰瓶当中……“你把这个口袋丢进水里,然后带着我的鲜血离开……”说到这里的时候,女妖转头看了广仁一眼,随后嘴里再次发出来一阵夜枭之声:“桀桀桀……广仁,你让我在这里等你,我等了一千多年,现在马上就轮到你了……”
  
  它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将办口袋的舍利洒进了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