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入魔

第三百五十八章 入魔

  这个变化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之前只是有吞食释罗的内丹,可以增加数千年术法的传说,可是谁也不知道服用了释罗的内丹之后,这人便会变成新的释罗。等到广仁见到了已经有了变化的辩帧之后,顿时傻了眼……

  而此时的辩帧也懵了,看着自己竟然变成了妖灵,她蹲在地上哭泣了起来。辩帧将恢复人身的希望都寄托在了白发大方师身上,以为他有办法可以化解释罗内丹带来的效果。

  而此时广仁也没有什么办法将辩帧恢复过来,这时还传来同佛寺当中妖灵大乱的消息。无奈之下,白发大方师想到了一个馊主意……他欺骗辩帧说有办法让她恢复人身,不过在这之前要先帮他控制住同佛寺里面的妖灵。

  同佛寺地下的妖灵以释罗为尊,当下他们一人一妖灵施展五行遁法回到了寺中。压制住了妖灵之后,广仁借口要恢复辩帧的人身,带到了地下的底层。当初这里是广仁费尽了心力打造出来,当初他在底部打造了一个巨大的隔断。想要在下面做出一个妖灵无法进入的空间,以便多少年后,妖灵自相残杀的差不多了,他可以带着方士们进来清场的一个歇脚所在。

  当下广仁借口让辩帧在这里控制妖灵,他遁走去取可以帮她恢复人身的法器。辩帧没有丝毫怀疑,看着广仁离开。却不知道这位白发大方师摆下了阵法,将它关在了这下面一层的隔断当中。

  一开始,辩帧还抱着广仁会回来就救她的希望。白发大方师一直没有回来,她心里还对自己暗示,广仁一定是被什么事情缠住了。后天时间越来越久,辩帧最后才明白过来,广仁一直都没有打算回来……

  明白过来的辩帧好像疯了一样,想要从隔断里面冲出去,出去找找广仁问个明白。想不到这时才发现自己施展释罗的本事,都无法从隔断当中冲出来。当初广仁为了打造这个妖灵无法进入的所在,在四周的青铜夹层当中,都摆下了无数降妖除魔的阵法。还把当初徐福大方师留下了的符牌都填了进去,纵使辩帧用尽了力气也无法从里面出来。

  疯上加疯的辩帧当下大怒,指示着头顶上的妖灵们冲出去将寺庙的喇叭杀干净。不过它没有想到的是,广仁离开这里之后,将上面的青铜地面重新加固。还加上了无数降妖的阵法,那些妖灵撞的脑浆崩裂,也无法从这里冲出去。

  见到冲出去无望的辩帧彻底绝望了,当下它索性不在以辩帧自居,开始慢慢的适应了释罗的新身份。虽然它无法离开隔断,却可以命令妖灵们下来赴死。这一千多年以来,辩帧——释罗便是靠着生吃这些妖灵,才活到了现在……

  听广仁说完了释罗的来历之后,百无求第一个忍不住,冲上去就是一脚,将白发大方师踹的撞到了墙上。见到广仁倒地之后,二愣子又冲他淬了口浓痰。骂道:“没事你去撩哧人家小尼姑,把人家聊的春心动了,你小子又不认账了。那那么如花似玉的小尼姑打发到了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打发来就打发来吧,结果又把她害成这个样子……要是我们家拖金儿变成这样,老子就在这里陪她……”

  广仁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他慢慢爬了起来之后,对着吴勉说道:“现在为什么明白我为什么‘不信’释罗的血可以凝结魂魄了吗?我不能把它放出来……我对不起辩帧,不过当时没有选择……”

  “为什么你不和那个徐福说?”这个时候,‘徐福’开了口。此时这位大方师脸上已经看不到笑容,他正色对着广仁继续说道:“你和他说的,起码不用你来背负这个骂名。”

  “那大方师有什么好主意吗?”广仁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是大方师的弟子,知道他老人家会怎么处理……他会命我超度辩帧……如果不是当年我多嘴在长安和她辨经,也不会出现现在这样的事端……”

  “广仁你对她也动心了?”这时候,花丛老手的席应真看出了门道。他看了一眼白发大方师之后,继续说道:“看不出来你平时假正经的,心里还有这花花肠子……对了,火山知道你给他找了个妈吗?”

  “大术士不要取笑了……”广仁看了一眼身前的这几个人之后,继续说道:“现在你们该知道的都知道了,打算如何处置辩帧?”

  这时候,归不归开口说道:“这里没有辩帧,只要释罗……广仁你还拿它当作辩帧,那就是你的烦恼。既然当初的辩帧已经入了魔道,你身为大方师,应该知道如何处置……”

  老家伙说话的时候,吴勉已经迈腿向着刚刚释罗逃走的位置走了过去。他边走边说道:“你下不了狠心,那我来帮你……”

  “大方师,你不正是想要我们几个来帮你了结这个心结吗?”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要不然你的话,之前也不用那么麻烦。还要指示死囚打开向下的通路了……吴勉说的对,你对释罗下不了狠心,只能依靠我们几个人的手里……下次直接说,用不着这么麻烦的。傻小子,我们过去找你小爷叔去……”

  说完之后,归不归也带着百无求跟在了吴勉的身后,去追赶释罗去了。席应真和广仁没话说,当下和老家伙一起搭班去找吴勉。只留下‘徐福’一个人面对着广仁。

  看了一眼白发大方师,‘徐福’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这个秘密你瞒了这么多年,现在还是要你自己做个了断……里面那个到底是辩帧,还是释罗你自己要想清楚。你把她们俩混淆的话,那你自己便距离魔道不远了。你跟我来,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不能再给他们添麻烦了……”

  说完之后,‘徐福’带着广仁跟在了归不归的身后,一起去找释罗的下落。将那个好像大虾米一样的徐禄孤零零的留在了原地,这时,从地上的死人堆里,拔出来一个好像模模糊糊的藏人,正是之前被妖灵的魂魄迷晕的结仁。看样子妖灵的魂魄已经离开,他也恢复了正常……

  看到了结仁之后,徐禄又看到了救命稻草,对着他说道:“带我出去……”

  这里发生的事情,前面几个人、妖并不知道。此时他们已经聚集在了一个窟窿当中,顺着这个窟窿当中,不停有流水的声音冒了出来。在窟窿的周围,沾满了一种黄色的粘稠汁液。看着和之前释罗身上融化的粘液一摸一样……

  走在前面的吴勉几个人、妖见到窟窿之后,都停下了脚步,随后回头看向跟着‘徐福’一起默默走过来的广仁。

  “大方师,你说过这里是个封闭的隔断,现在看你当初封闭的不太好嘛。”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指着脚下的窟窿继续说道:“释罗从这里跳下去了,不知道这下面是什么?同佛寺下面还有地下流水?”

  广仁愣了一下之后,走过来看了一眼窟窿。随后他深吸了口气,脸色肃穆的说道:“这个出口是新的,当初打造这里的时候。只是在地下妖灵的聚集之处用青铜圈了起来。这里是我亲自督造的,当初绝对没有这个出口。下面也没有什么地下流水……”

  广仁的话刚刚说完,窟窿当中便传来一阵凄厉的叫声:“桀桀桀……广仁,你终于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