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七章 辩帧

第三百五十七章 辩帧

  随着一声惨叫之后,徐禄再次变成了‘大虾米’,随后他吐着白沫倒在了地上。爬起来之后的女妖不再理会这些人,它转身向着身后的黑暗当中跑了下去。眨眼的功夫它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吴勉、归不归他们也不着急去追,两个人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回身走到了晕倒的徐禄身边。老家伙只是轻轻用脚尖点了一下徐禄的腰间,便引来一阵杀猪一般的尖叫声。
  
  看着徐禄睁眼之后,归不归笑了一下,指着手里装满舍利粉末的袋子说道:“看起来徐老二你知道的事情不少嘛,你知道同佛寺,知道释罗,还知道克制释罗的办法。老人家我都佩服你了,还有什么是你不知道的吗?”
  
  看着徐禄还是紧咬牙关的样子,归不归再次笑了一下,说道:“还想用释罗来打哑谜吗?现在它就在眼前……徐老二,现在你没什么用处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对着百无求使了个颜色。二愣子这么多年跟着老家伙,早就明白了他的心意。当下百无求大吼了一声,就开始脱衣服:“徐禄你这个臭不要脸的!现在还在摆谱装什么老太爷……这一路上老子就看你不顺眼了,一早就想弄死你了。现在没什么好说的了吧?那老子就不客气了……”
  
  说话的时候,百无求的手已经掐在了徐禄脖子上。随后开始使劲,看着意思是想要将徐禄的脑袋从腔子里拔出来。就算徐禄长生不老的身体也架不住这么折腾,随着二愣子使劲,徐禄的脑袋变成了酱紫色。这时候他明白了过来,这只妖物不是开玩笑,它真是想要自己的性命。
  
  明白过来之后,徐禄有了频死的感觉。当下他拼了命的大声喊叫:“我说!刚才你们看到女妖就是释罗……释罗是人变的,它之前是广仁的女弟子女僧辩帧。她是怎么变成的释罗,我也不知道……”
  
  “女僧辩帧?广仁那个有名的女弟子,老人家我听说过她……”归不归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脸色突然变得暧昧了起来。他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都说辩帧有意,广仁无情……不过她不是早就死了吗?听说是死在安史之乱的叛军当中了。怎么又变成了释罗了?徐老二,释罗到底是什么?”
  
  “我只知道释罗的内丹可以增加千年修行,它的鲜血可以让消散的魂魄重新聚集起来……”感觉到百无求手上的力道松了一点之后,徐禄用力喘了口粗气,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去问广仁……我只知道这么多……”
  
  徐禄说话的时候,归不归在他身上摸索了起来。找到了卷轴之后,打开便看到了那张漆黑的女人画像。
  
  ‘徐福’从归不归的手里接过了卷轴,看到了女人画像之后,轻轻的叹了口气。随后对着空气说道:“出来吧,你自己来说是怎么回事。释罗到底是什么?为什么那个徐福都不知道这件事?”
  
  ‘徐福’的话音刚落地,众人头顶上再次轻飘飘的跳下来个人影。正是那位白发大方师……广仁也猜到了吴勉、归不归会在前面埋伏他,当下这位大方师下来之后,便一直躲藏了起来。直到最后徐禄自以为能捡便宜的走了下来。归不归和广仁都猜到了对方的意图,只是都没有想到会突然杀出来一个徐禄……
  
  “释罗就是辩帧……”广仁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看到了卷轴上面的人像,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他继续开口说道:“也可以说辩帧是这一代的释罗……”
  
  辩帧是广仁为数不多的女弟子之一,和其他的弟子不同,辩帧成为方士之前是一位女僧。原本唐朝释门当中,男子为僧,女子为比丘尼。不过辩帧自以为深通佛法,可以与当时大僧同台辩经。便自称为女僧……
  
  一日广仁前往长安寻找以为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正巧遇到辩帧正在和大相国寺的监寺僧法慧和尚辨经。这女僧伶牙俐齿几句话便将法慧问倒,当下这位监寺大和尚用袍袖掩面而去。
  
  见到自己辩赢了法慧,辩帧便对着在场的僧俗人等发下狂言,只要有人能辨经赢得了自己,她愿离开佛门给此人为徒。当下广仁也是好事,上台与辩帧辩论佛法。结果广仁抓住了辩帧话语当中的漏洞,辩倒了这位女僧……
  
  原本广仁并没有当回事,赢了辩帧之后他便匆匆离开。因为当时看热闹的人太多,大方师不便施展遁法,只能步行来见到了大术士的弟子。因为当时已晚,主人家留客,广仁不便推辞。便在府中住了一晚。
  
  没有想到第二天一早,广仁要告辞的时候,已将换上了便装的辩帧已经出现在了府门外。她昨天输给了广仁,便让手下的女尼跟踪这位白发方士,知道了他的落脚之处,辩帧便亲自上门拜师。要拜在白发方士门下做个女方士。
  
  昨天广仁只是玩闹,再说他辩的也不是佛经。只是从辩帧的言语当中找到漏洞,严格来说并不能算是辩倒了辩帧。不过女僧不认同这个说法,输了就是输了。自己说的话要认,当下一心一意的前来拜广仁为师。
  
  原本广仁打算直接遁走的,不过辩帧此时动了火气,认为这个白发方士有意羞辱自己,当下便要以头触碑死在广仁的面前。看到辩帧如此的刚烈,广仁只能硬着头皮收下了这位女僧。成为他为数不多的女弟子当中一员……
  
  这件事马上便传开了,为了堵住众人的嘴。广仁收下辩帧为徒,却不让她改教。在方士一门当中,继续以女僧的面目示人。广仁以为这样便可以打消外人的谣传的口实,没有想到一来二去的女僧辩帧自己却对他动了感情。
  
  先别说广仁是不是大方师,就是他和辩帧的师徒关系,也能被唾沫星子淹死。他看出来苗头不对,便急忙将辩帧从自己身边打发了出去。直接派往藏地,去看守同佛寺地下的妖灵。
  
  辩帧假扮成虔诚的香客,每天到寺庙里上香,以便监视寺庙里面的一举一动。虽然被远远的打发了出来,辩帧对广仁的感情却没有丝毫的改变。只不过她自己以为白发大方师之所以看不上自己,是因为她们二人的地位相差悬殊。如果有朝一日能和广仁比肩的话,那广仁一定会接受自己的。
  
  当下,她开始寻找可以提升自己地位的办法,这当中辩帧发现了另外一个秘密。在同佛寺地下有一只叫做释罗的妖灵,只要服下它的内丹,便可以得到几千年的术法。如果自己服用了内丹的话,术法超越了广仁。看他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辩帧只是想想,却没有想到突然有一日,唐军打了过来,在同佛寺这里和吐蕃的军队发生了大战。在混战当中竟然破了同佛寺的结界,将里面的妖灵连同释罗一起放了出来。
  
  好在广仁及时赶到,和他带来的方士奋力堵住了结界。随后他们一起去追赶逃走的释罗,随后在另外一座寺庙当中发现了释罗。广仁当时已经准备好了高僧的舍利粉末,拼着身边的弟子们死光,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这才算是打败了释罗。
  
  当时释罗只是重伤,广仁让辩帧看管释罗。没有想到辩帧竟然打破了释罗的脑袋,将它的内丹吃了下去……
  
  更加没有想到的是,辩帧吃了内丹之后,身上便发生了变化。她自己变成了另外一支释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