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三章 第二层

第三百五十三章 第二层

  说话的时候,一身血衣的广仁出现在了众人、妖的身后。他身后站着那位瞎了眼的喇叭,之前就在妖灵冲出空屋前一刻,广仁冲进去将他搭救了出来。看到了瞎眼喇叭捡回来一条命,赤松德仁这才算松了口气。他双手合十对着广仁高诵佛号,说道:“刚才的火阵是大方师的手笔吧,多谢大方师救……”

  “火阵是广仁的手笔,不过下面的妖灵也是他放出来的。”没等赤松德仁说完,吴勉已经冷冰冰的打断了他的话。随后白发男人盯着这位大方师继续说道:“下面十个死囚都被你摄魂了,你原本是让他们破坏掉封印的对吧?不过老家伙搅了投食。你索性操控死囚打开了下面的通道……”

  广仁出现之后,并没有在人群当中见到‘徐福’,心里已经暗暗觉得不妙了。听到吴勉说出来自己的手段,当下他心里已经后悔这么早就出来了。

  和白发男人说的一样,今天妖灵冲出来的确是广仁计划好的。那十名死囚被押送到同佛寺之后,他便施展摄魂之法控制住了这些人。原本也是想要让这些人被扔进地下之后,可以趁机摸掉盖子下面的封印。没有归不归突然从中插了一脚,中断了投喂饵食。

  广仁随性控制被扔在下面的死囚打开了盖子,将里面无数的妖灵都释放了出来。同佛寺这么多年压制着这些妖灵,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也到了将它转手出去的时候了……

  “修士,广仁大方师怎么可能那么做?那他何苦还要摆下火阵……”赤松德仁是广仁的人,心里虽然也有疑惑,不过他只能跟着这位大方师走。看了一眼吴勉之后,他继续说道:“如果不是广仁大方师的火阵,我们现在还在和妖灵纠缠不清。”

  “堪布,你是识货的……刚才的火阵需要多久才能摆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赤松德仁继续说道:“如果不是预谋已久,谁会好端端寺庙里面费时费工摆下一座火阵?”

  “广仁,道爷我不管你和他们什么关系,不过这件事你惹到我了……”席应真这时候也站了出来,他原本是奔着那同佛寺里的那可以提升术法的传说来的。不过现在看起来应该没有那回事,真有那好事的话,广仁早就用在自己身上,然后和吴勉拼命了……

  顿了一下之后,大术士继续说道:“道爷我当初第一次在方士一门见到你的时候,就瞅你不顺眼了。当初碍着你师尊,不好意思对个晚辈动手。现在你惹到了道爷,这官司就算打到徐福面前,他也说不出什么来……”

  “释罗……”广仁看了席应真和吴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大术士你要提升术法的办法,以及吴勉寻找可以聚集魂魄的妖物就叫做释罗……你们需要它的内丹和鲜血。大术士你只要服下它的内丹,便可以凭空获得数千年的术法……它的鲜血可以凝聚魂魄......释罗,就在这里下面。”

  广仁索性不做解释,直接说到了正题。看了一眼这几个人的反应之后,他继续说道:“你们应该听说过我不信妖兽之血可以凝集魂魄的传说,我不是不信,是那个时候不敢将释罗放出来……只是凭着我和火山的力量,没有能力掌控下面的妖灵。不过现在不一样了,有你们几位在,同佛寺也应该告一段落了……”

  释罗这两个字徐禄也曾经提起来过,不过徐禄咬紧了牙关,任凭吴勉将他的脊椎骨踩成了几节,也没有说出来释罗到底是什么。想不到被广仁这么轻描淡写的说了出来。

  “释罗……”吴勉和归不归对了一下眼神之后,对着广仁继续说道:“我就当你说得都是真的,现在说点别的……欠我的命该还了吧?”

  这个白发男人不按常理出牌,这时候他应该打听下面都有什么妖灵。应该如果抓到释罗的……他为什么还惦记着那回事?就在广仁以为要和吴勉一战的时候,从空屋的地下传来了‘徐福’的声音:“释罗……世上真有这样的妖灵吗?那个徐福就没有在海眼里遇到过……”

  说话的时候,刚才消失不见的‘徐福’顺着楼梯走了上来。看了一眼吴勉之后,他微微一笑,继续说道:“别误会,这次我不是来说合的,我是来劝你不要放释罗出来。刚刚我下去了一趟,下面和海眼完全不一样。盖子下面的确还有一层被封印的空间,里面或许会有广仁说的释罗。不过这次我不信释罗真的会重新聚集魂魄……连神都做不出来的事情,一只妖灵会做到吗?妖灵的血来聚集魂魄……听着就不可信……”

  广仁见到‘徐福’出现,原本以为是来帮着自己的,想不到他这一开口,将自己苦心谋划的事情都搅了。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个人也是自己师尊的分身。广仁对他连争辩都不敢,只能低着头好像学徒一样的在听‘徐福’所说的话。

  “如果我一定要下去看看呢?”吴勉看了‘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已经到了这里,不见到一只两只释罗,我会甘心吗……有可以聚集魂魄的机会,哪怕是万分之一,我也要试试看。”

  “这次你应该听我的……”‘徐福’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取得释罗的代价太大了,你承担不起的。”

  “不试一下,谁也不知道这个代价会有多少。”吴勉说了一句之后,对着‘徐福’继续说道:“那广仁呢?你还要继续给他撑腰吗?”

  “如果你们都死在了下面,起码我还要留个人在身边收拾残局。”‘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那我就只能继续为你们俩说合了,还是那句话,只要我在,你和广仁便打不起来……”

  听了‘徐福’最后一句话,广仁心里松了口气,随后他快步走到了自己‘师尊’的身边,吴勉说话不算话的时候多了。小心他突然翻脸,还是小心点好。

  “你保不了他多久了”吴勉回了一句之后,径自走到了楼梯口,随后头也不回的走了下去。

  看着吴勉走了下去,归不归、席应真和百无求跟在白发男人的身后,一起向着之前的青铜地面走了下去。走到‘徐福’身边的时候,老家伙嘿嘿一笑,冲着这位大方师说道:“看起来最好还是被大方师你算计进去了,老人家我服了……心服口服,我老人家怎么防,还是没有躲过这一下子……算起来这是大方师你最后一步棋了吧?”

  ‘徐福’冲着归不归笑了一下,开口说道:“说得好像是我在算计你们一样……到同佛寺来这一趟,可不是我要来的,这一路上我什么都没有说。”

  归不归打了个哈哈,继续说道:“不过要是将下面的妖灵都杀光了,还不见释罗的踪迹,这笔账还是要和广仁算的。吴勉刚才说的没错,大方师你保不了他多久了……”

  说完之后,老家伙、百无求和席应真跟着吴勉的背后,一起顺着楼梯走了下去。看着这几个人、妖身影消失在了空气中之后,‘徐福’回头看了一眼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之后,他对着白发大方师说道:“如果当初你跟着‘我’去往东海,让归不归主持方士一门,或许就没有现在的烦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