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五十一章 逃脱

第三百五十一章 逃脱

  这些死囚都是犯下了例如杀人、奸淫之类的大罪,虽然死有余辜,不过就这么硬生生的喂了妖灵,未免也有些残忍。
  
  看到吴勉脸上露出来的不以为然的表情,赤松德仁开口说道:“我虽然是破戒僧,也是释门弟子。原本也不屑于这样的手段,不过如果不挑起来下面魔罗的争端,任由它们繁衍的越来越多,总有一天魔罗们会冲突结界,将藏地变成人间炼狱的……”
  
  老堪布说话的时候,瞎眼喇叭已经将最后一个死囚拖到了盖子旁边。随后他再次趴在地上倾听下面的动静,只是这次下面好像有些异常,瞎眼喇叭倾听了半晌之后,还是没有打开盖子将死囚扔下去。
  
  赤松德仁等了半天见到瞎眼喇叭也不动手,当下对着他说道:“堪布,有什么不对吗?”
  
  往常这二人担心身份泄漏,不管身边有人没人,都是用藏语交流。只是这次顾忌身边的吴勉这些人,他们俩还是说了汉话。瞎眼喇叭继续趴在地上,冲着赤松德仁说道:“下面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太安静了,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百无求听到之后,插嘴说道:“听不到不是就对了吗?刚才扔下去的点心吃完了,九个大活人啊……人家吃饱喝足了正准备眯一觉,那有什么不对。”
  
  “傻小子,人家就是要为了逗火的,现在九个大活人扔下去,下面还这么安静那就不对了……”归不归替赤松德仁解释了一句之后,继续说道:“下面这么安静的话,不是里面的妖灵死光了,就是它们当中出了异类——开始动脑筋了……”
  
  听到归不归说到下面妖灵死绝的时候,吴勉的脸色有些低沉。看到了白发男人的样子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老人家我可不信下面的妖灵已经死绝了……”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起身来到了瞎眼喇叭的身边。随后他无声无息的打开了盖子上面的机关,虽然老家伙几乎没有发出动静,不过还是被瞎眼喇叭发觉。他正要阻拦的时候,却被赤松德仁叫住:“堪布,让大东家动手,你不要阻拦……”
  
  虽然这瞎眼喇叭是上一代同佛寺的堪布,不过现在也要以赤松德仁为尊。犹豫了一下之后,他还是轻轻的站了起来,向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归不归的距离。
  
  看到瞎眼喇叭躲开之后,归不归抿嘴笑了一下,随后他从怀里面摸出来一柱特制的短香。施展控火之法将短香点燃之后,猛的将盖子打开一道缝隙。随后将手里的短香顺着缝隙扔了进去。
  
  在老家伙将盖子打开的一瞬间,周围的几个人、妖清楚的看到两只浑身漆黑的妖灵倒着贴在了盖子下面。只是归不归的动作太迅速,又没有什么先兆。还没等这两只妖灵反应过来,老家伙已经将短香扔了进去,随后迅速的又关上了盖子……老家伙盖上了盖子之后,又将上面的机关重新扣好。几乎就在他扣好机关的一刹那,整个青铜地面突然向上猛烈的颤抖了起来。就好像下面有一股巨大的气浪,想要把整个地面顶起来一样……瞎眼喇叭没有提防,瞬间被掀了起来随后重重的摔到在了地上。落地的时候他的额头撞到了地面的棱角,瞬间变得头破血流了起来。就是这样,他还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停的对着赤松德仁大声喊喝了几句藏语。
  
  “没事……堪布你不要慌张,是归不归大修士施展了手段。”说这句话的时候,赤松德仁已经改了对老家伙的称呼,从大东家变成了大修士。随后,这位同佛寺的现任堪布冲着归不归说道:“大修士,我们是要挑起魔罗的相互厮杀,并不是要它们齐心从这里冲出来……”
  
  “堪布你还是没有看明白……”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从盖子那边走了过来,老家伙边走边继续说道:“下面真出了一只会动脑筋的妖灵,它算好了打开盖子投放饵食的模式。从今往后,不能在这样的投放饵食了……”
  
  刚才赤松德仁亲眼看到了贴在盖子下面的两只妖灵,他心里明白这个老家伙说的没错。不过这样的话,下面的妖灵会越来越多,早晩冲破下面的结界冲出来的。
  
  归不归看破了他的心思,随后老家伙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说不能这样十个八个的投放饵食,不是不能投放……每隔一段时间,只投放一个饵食。只要没有规律可循,那还是万无一失……”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看在一边看热闹的‘徐福’突然笑了一下,随后对着他说道:“老家伙,这是你从那个徐福的船上顺出来的,是吧?这是他用来对付海眼妖灵的怒发香。是预测海眼大喷发之前,用来提前引出妖灵,减压的法器……你的胆子也太大了,真不担心把里面的妖灵都引出来吗?”
  
  “有你们这些大人物在,老人家我怕什么?”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徐福’,大术士席应真外加一个吴勉。身边还有一个下凡的妖神,当世妖王,这样的队伍那位徐福大方师都眼红,有你们在我怕什么?”
  
  这时,那位瞎眼喇叭也明白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对着赤松德仁的方向,用汉话说道:“还剩最后一个饵食,他怎么处置。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带他出去会泄漏这里的秘密。”
  
  之前的饵食都是扔进深渊的,现在这样的事情之前没有先例。死囚已经进来了怎么能再带出去……赤松德仁犹豫了一下之后,对着瞎眼喇叭说道:“等到明天……下面的魔罗安静之后,趁其不备再把他扔下去……不过堪布你要小心,别让魔罗们趁机逃出来。”
  
  交代完了这句话之后,赤松德仁冲着席应真的位置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每次投食之后,下面的魔罗都会撕杀一阵子。同佛寺便会有几年安稳的太平日子,不过刚才有了变数,还不知道以后会如何……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上去说话……”
  
  当下,赤松德仁将这些人带回到了上面。那位瞎眼的喇叭将死囚牢牢的捆绑好之后,也跟着一起回到了上面的空房当中。只是谁也没有看到,就在瞎眼喇叭灭掉了这里的油灯之后,唯一幸存的死囚突然睁开了眼睛……回到了同佛寺的禅房当中,赤松德仁让小喇叭将泗水号厨子做好的酒饭端了进来。随后他在一边陪席,看着吴勉、席应真他们吃喝。时不时的还要给那位大术士布菜、倒酒。
  
  这时,和赤松德仁同样不吃东西的归不归对着他说道:“堪布,听说你这里有起死回生的手段,还分发了可以复生的佛珠给了附近的土司。什么时候你的神通已经修炼到如此的地步了? ”
  
  “大修士取笑了,这不过是取信信徒的手段而已。说出来不过都是江湖伎俩,不值得一提。”听到归不归说到这里,赤松德仁的脸色红了起来。
  
  席应真听到也是好奇,他自诩陆地术法第一人,也没有这样的神通。这个看起来没什么本事的老喇叭还有这一手?当下他好奇的对着赤松德仁询问了起来。这个身显佛光的大术士面子不能不给,当下,赤松德仁说出来其中的门道。
  
  在他说话的同时,身在空房当中的瞎眼喇叭听到地板发出轻微的震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