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九章 饵食

第三百四十九章 饵食

  席应真走到了秋天墙壁当中,用手轻轻的敲了敲之后,里面响起来好像潮水一样的声音来。大术士又将耳朵贴在了墙壁上面,听了一阵子之后,这才回身对着身后的三个人说道:“这不是墙壁,是个铜箍……将同佛寺地下的妖灵都箍在了里面……”

  “如果找真有可以聚集魂魄的妖血,那一定是在里面了。”没等席应真说完,归不归也走到了青铜墙壁之前,伸手在上面触摸了一下之后,老家伙开口继续说道:“这样规模的铜墙铁壁,也就是鼎盛时期的方士一门才能修建的出来。要现在的广仁重修这样的墙壁,他是无能为力了。”

  “把这些尸体带上去,这里要用沙土填满,不能再让别人下来了。”‘徐福’说了一句之后,抬头对着回到上面的二愣子喊道:“百无求你看住了,我们要把尸体抛上来,你要接住了……”

  说到最后的时候,‘徐福’亲手将身边的一具死尸抛了上去,被百无求稳稳的接住。这样一来二去的把下面所有的尸体都抛了上面。剩下的马车和死马就留在了下面,回到地面之后,归不归吩咐泗水号的伙计们从周围搬运沙土将这个窟窿填满。

  赤松德仁堪布原本还想派手下的喇叭帮着一起运送沙土,不过归不归担心下面青铜墙壁的事情泄露出来。传出同佛寺面有宝藏的传闻,引其他的藏民和喇叭来寻宝,在破了下面的青铜墙壁,那麻烦就大了。

  在归不归许以重利之下,泗水号的伙计们驾驶马车运土,终于在天亮之前便将爆炸引起地陷的窟窿填补上。随后他们分成两拨,其中十架马车留下来继续服侍吴勉、归不归一行人。剩下的人带着死难同伴的尸骨回到他们故土安葬……

  送走了那一拨伙计们之后,吴勉、归不归他们再次被赤松德仁堪布迎回到了寺庙当中。老家伙再次查看了小任叁一番,小家伙身上没有外伤。应该是穿越青铜墙壁的时候,被妖灵惊扰了魂魄所致。辛亏这小家伙是妖物,魂魄强大的多。换成一般人的话不死也是彻底疯了,现在它只需要时间休养,自己便可以恢复过来。

  用饭之前,赤松德仁堪布向这几个人、妖询问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被归不归推说是他的车队当中携带了给商铺送去的炸药,结果伙计们在做饭的时候不小心引燃了炸药,才惹起来这一团乱来。看在大术士的面子上,赤松德仁堪布也没有和归不归计较什么。反正死的人都是泗水号的,他不过就是山门前炸出来一个大坑,还被人家填满了……

  托了席应真的福,早上的饭食当中有了荤肉。赤松德仁堪布刚刚请了归不归的厨子在寺庙外面烹煮了一整条牦牛腿和两扇肋条,然后用食盒提着进了寺庙。对赤松德仁来说,能做到这样已经很不容易了。

  众人、妖吃喝的时候,赤松德仁堪布一反常态在一旁陪席。一边没话找话的陪着大术士聊天,一边不停的给席应真端茶倒酒。如果同佛寺的喇叭看到会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看赤松德仁堪布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大庙主持的样子?看着和大户人家端茶倒水的小妾没什么两样。

  看了一眼给席应真倒满美酒的赤松德仁一眼,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堪布,之前的话题被打断了。我们继续说……你这寺庙下面不管是魔罗,还是妖灵,你亲眼见过吗?”

  “可不止亲眼见过……我的性命还差点被它们带走。”说话的时候,赤松德仁堪布解开了自己的僧袍。露出来他的胸膛来,就见在堪布左乳之下两寸位置有三道鲜红的伤口。看这伤口不像是刀剑所伤,应该是被妖兽爪子划上的。

  这几个人都看到了伤口之后,赤松德仁堪布重新将僧袍穿好,随后继续说道:“这是八十年前,我刚刚由转世灵童,坐上堪布位置的时候。寺庙里的喇叭投放饵食的时候,不小心将地下的魔罗引了出来……那一次整个寺庙留守的喇叭几乎死了干净,如果不是我拼死打开了入口的阵法机关,各位今日也见不到我了……”

  堪布说这句话的时候,归不归突然想到了刚才站在赤松德仁身后的瞎眼喇叭。难不成他的眼睛也是在那个时候瞎的吗?不过归不归来没来得及询问,‘徐福’却对堪布所说的阵法机关感兴趣,当下放下了碗筷,要去见识一下可以挡住地下万千魔罗的阵法来。

  赤松德仁堪布说道:“现在不方便让诸位施主观看,不过今日是投放饵食的日子。如果施主们感兴趣的话,去看投放饵食的时候,顺带着也能看到通往深远的阵法……”

  “饵食?你不是说下面的妖灵可以自相残杀吗?”百无求咽下去一块牛肋条之后,对着赤松德仁堪布继续说道:“你给他们投喂饵食,真不怕妖灵吃饱喝足了,有力气冲上来和你们拼命吗?”

  赤松德仁堪布轻轻的笑了一下,对着百无求说道:“这个一两句话说不清楚,到了投放饵食的时候,施主们自然便会知晓了。”

  他的话刚刚说到这里,门口来了一位知客的喇叭。他快步走到了赤松德仁堪布的身边,低声在堪布的耳边说了几句。赤松德仁听到之后点了点头,随后在这喇叭的搀扶之下站了起来。对着席应真等人说道:“各位施主稍等,今日投放的饵食到了。我要出去请点一下,这个不能假手于人……”

  “我也陪着堪布你去看看……”这时候,归不归笑眯眯的站了起来,走到了赤松德仁堪布的身边,和他一起走了出去。‘徐福’微微一笑之后,推说吃饱也跟着一起走了出来。

  跟着赤松德仁来到了寺庙大门口,就见十个被锁链捆绑着的男、女站在这里。还有七八个手拿刀枪的土司护卫守在后面,见到赤松德仁堪布出来,不管是犯人,还是护卫、喇叭都跪在了堪布面前行礼。

  看着这些人行礼完毕之后,赤松德仁堪布这才对着土司护卫的头目说了一句藏语。‘徐福’在后面向归不归翻译道:“不是说好昨天就应该到的吗?为什么会晚了一日?”

  护卫解释道:“临出门的时候,有犯人逃跑。我们将犯人抓回来花费了一点时间,下次一定尽早出发,按时赶到大佛寺……”

  护卫说话的时候,赤松德仁堪布亲自请点了一下犯人的人数。见到人数没错之后,这才点头让自己寺庙的小喇叭开始交接犯人。这些人卸下了身上的枷锁,在小河上的带领之下,去了后院的禅房饱餐了一顿糌粑和酥油茶。随后又有小喇叭带着他们洗澡,又换上了干净的僧人衣物。不管谁看到都以为赤松德仁堪布是让这些人在寺庙里面出家……

  “这就是堪布你说的饵食?用活人来饲养下面的妖灵……”归不归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这也是广仁那位大方师立下的规矩?”

  “大东家您或许有什么误会……”席应真不在身边,赤松德仁堪布对他们二人也是爱答不理。不过看在大术士的面子上,还是要说两句的。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这些人都是各地犯下了死罪的罪人,他们的罪行不容宽恕。死在魔罗的嘴里,也是为了惩罚这些人的罪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