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六章 出事

第三百四十六章 出事

  松杰仁措死在贾士芳手里的事情,只有少数归不归几个人知道。现在听这位老堪布亲口说出来,看起来他也是有些门道的……

  “怎么?松杰仁措阔佛离世了……”归不归一脸惊讶的表情,随后他‘痛心疾首’的长出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难怪当时就觉得阔佛有点古怪。还说什么他不在的时候,要我老人家一定照顾好同佛寺的喇叭们。现在回想起来,应该是松杰仁措阔佛有了预感,在交代后事了……”

  说完之后,老家伙长长的叹了口气。跟随着赤松德仁堪布的喇叭见状,都以为归不归是那位松杰仁措阔佛的汉人挚友。谁也没有想到,松杰仁措阔佛的死这个老家伙最少也要复上一半的责任……

  老堪布跟着叹了口气,随后他也跟着说道:“那都是松杰仁措的造化……不说这个了,请诸位贵客到寺中休息。原本这个时候了,应该招待施主们一顿晚饭的。不过大佛寺的僧人过午不食,晚饭已经准备好,只是僧人们不便陪同,还请施主们见谅。”

  说话的时候,老堪布亲自在前面带路,将吴勉、归不归这几个人、妖逮到了寺庙当中。其余泗水号的伙计们都待在寺庙外面,他们将归不归准备给寺庙的礼物搬下了马车,随后交到了喇叭们的手里。

  虽然附近的土司也时常来进献物品,不过和泗水号送的东西比起来便不值一提了。这些礼物有黄金、白玉打造的佛像,还有礼佛用的器具也是黄金打造而成。剩下的还有给喇叭两百床锦缎棉被,两百套定制的黄教喇叭僧袍。

  就算一般小喇叭的僧袍上面也是锦缎做底、金线描边,和他们的僧袍相比,其他黄教喇叭身上的就是一堆破布了。看着泗水号进献的物品,喇叭们人人欢喜,就等着稍后老堪布发到他们手中了。晚上盖着锦缎棉被睡觉,给个小娘子都不换。

  将礼物交给了喇叭搬进寺庙之后,剩下的这些伙计们在寺庙门口开始扎帐篷。自己的大东家有人请,他们几百号人还是要自己埋锅做饭的。只是这些泗水号伙计们开始做饭的时候,同佛寺里面走出来十几个喇叭。冷眼旁观这些人,就好像防贼一样的盯着这些伙计们。不过谁也没有注意到,吴勉、归不归的身边少了那个叫做任叁的人参娃娃……

  同佛寺外,泗水号伙计们开始做饭的时候,寺庙里面老堪布已经将他们请到了庙中的饭堂里。随后老堪布客气了几句之后,便带着喇叭们离开了这里。留下吴勉、归不归他们在这里用饭。

  昨晚他们几个人是亲眼见到两个喇叭喝酒吃肉的,原本以为老堪布还会用酒肉来招待。没有想到是小喇叭之后只是端来有些走油的糌粑和酥油茶,竟然没有一点肉食。只是吃了几口,还没等百无求骂街,席应真已经差点掀了桌子。

  “这些喇叭是什么意思?就拿这点东西来糊弄术士爷爷吗?”火气上来之后,席应真已经忘了自己摆在太上老君门下的事情了。他一把揪住了在一旁侍候小喇叭的僧袍,随后继续说道:“你们就是用这些来招待我们的吗?你们和尚吃肉喝酒,让供养你们的施主吃这个?信不信术士爷爷火气上来,一把火把这里烧掉……”

  老堪布故意挑选了几个会汉话的喇叭来服侍,见到这个老头子误会,喇叭急忙解释道:“施主误会了……我们寺里的喇叭也是吃糌粑的,平时我们只能和清水,是喝不到酥油茶的。这还是堪布大师特意招待您几位,才熬制的酥油茶……”

  这时候,百无求也忍不住了,它跳起来对着小喇叭说道:“胡说!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孩子吗?你们喇嘛明明是在外面喝酒吃肉的,老子亲眼看到的!”

  “堪布只是不准在大佛寺内动荤,喇叭在寺外是可以吃荤的。”小喇叭急忙解释了一句,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尤其是去联络土司、信众的喇叭,外出一定会被款待。堪布并不禁止他们在寺外吃肉,不过只要回到了寺里,便只能靠着糌粑充饥。”

  看着小喇叭不像说谎,百无求有些诧异的说道:“出了寺庙你们不还是秃驴吗?这还有什么不一样的?这算什么王法,不过你们就这么忍了?这哪是人过的日子,你们就没想办法偷着在寺庙当中吃点荤腥?”

  小喇叭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施主您开玩笑了,相比较佛祖正统,这点口腹之欲算什么。我们出家人都是想要修成正果,可以跳出五道轮回的……”

  “傻小子你也别难为这位小师傅了,你过来好好品品,这个糌粑吃在嘴里好像在吃酥油点心一样。”归不归攥起来一块糌粑,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可惜老人家我辟谷了,要不然的话怎么也要吃两块……小师傅,广仁大方师现在住在哪间禅房里?”

  “在堪布隔壁……”小喇叭没有想到归不归会突然问这个,几乎脱口而出了一句。不过他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当下急忙改口说道:“广仁大方师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他带着火山大方师一年总是要来几次的。来的时候就住在堪布的隔壁……”

  “原来他不在这里……”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小喇叭继续说道:“那没什么事了,小师傅你让我们自己吃就好。这个傻小子的脸皮薄,见不到被人看1到吃相。你们先出去,等我们吃完之后,自己去见堪布大师就好。”

  既然这个老家伙都这么说了,当下几个小喇叭便行礼离开了饭厅。等到他们都离开了这里之后,老家伙的脸色突然变得焦急了起来。他看了‘徐福’一眼之后,说道:“大方师,人参的气息怎么突然消失了?”

  “气息没有消失,只是微弱了许多。以老家伙你现在的本事,感觉不到它而已。放心,它可能是被什么东西吓到了,它是遁地的天才,打假不行,跑路还是一流的……”‘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归不归说道:“老家伙你也有点本事,能猜到广仁现在就在这同佛寺当中。”

  “如果不是广仁,老堪布是怎么知道我们到了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一路上一定有假扮成藏人的方士,向广仁汇报我们已经到了藏地的事情。然后通过广仁的嘴,告知老堪布我们快到同佛寺的消息……”

  归不归的话还没有说完,整个同佛寺的地面突然开始猛烈的抖动了起来。就好像地下有什么东西在向上顶一样。就在这个时候,院子里面响起来有喇叭大喊大叫的声音……

  ‘徐福’听了两耳朵之后,转头对着归不归说道:“说有个小怪物从水井里面被喷了出来,老堪布要所有的喇叭都集起来。看样子好像要出什么事情了。”

  “小怪物被喷了出来……”归不归马上听出来了什么,当下他急急忙忙的跟着小喇叭一起去了院子里面,此时地面抖动了起来越厉害。老家伙冲到院子里的时候,见到在一尊古井边上,安安静静躺着那个脸色惨白的小任叁……

  就在归不归要冲过去抱起来小任叁,查看它伤口的时候,地面恢复了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