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老堪布

第三百四十五章 老堪布

  “等等……你们说的有点乱,老子捋一下啊……”这时候,没有听懂的百无求插嘴说道:“老子知道这个什么同佛寺是广仁建的,不过什么传说不传说的,关他什么事情?”

  归不归嘿嘿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传说无非就是两种,靠谱和不靠谱的。身为建造同佛寺前身文托寺的人,广仁不可能不知道地下有什么。如果真有什么妖物的血可以重聚魂魄的话,他不会是现在这样的反应。”

  “老子我明白了,老家伙你的意思是妖物的血可以重聚魂魄的传说不靠谱,对吧?”归不归皱了皱眉头之后,继续说道:“那咱们也不用继续跑了,之前一直以为可以重塑妞儿的魂魄,这才大老远的跑到藏地来。老家伙你让车夫停车,老子去掐死徐禄,然后咱们就回吧……”

  “大侄子你安静一点,老不死的也只是在瞎猜。”这时候,小任叁一把拉住了百无求,随后继续说道:“再说你第一天认识你小爷叔吗?眼看着马上就要到同佛寺了,不亲自进去看一眼他会死心吗?这世上有多少本来不靠谱的事情,到后来不都靠谱了吗?老不死的,现在咱们就算是一脚踏进同佛寺了,不进去看一眼,别说你叔叔了,我们的人参都不甘心。”

  “人参你也误会老人家我的意思了,谁说要回去的?”归不归嘿嘿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只是怀疑,同佛寺下面到底镇压着什么样的妖灵?如果真是陆地海眼的话,没有徐福那样人的镇守,先不说会不会扩张,那里早就喷发的一塌糊涂了……”

  说话的时候,老家伙古怪的看了‘徐福’一眼,随后继续说道:“还是说那里另有什么隐情?”

  ‘徐福’微微一笑,说道:“到了同佛寺,老家伙你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一晚上,众人就在马车上休息。泗水号虽然在藏地的势力远远不如中原、江南等地,不过也在沿路准备好了给车队更换的马匹。第二天一早赶到了更换马匹的地点,趁着更换马匹的时候,众人这才吃了一点早饭。

  这时候,经过一晚的颠簸,两个喇叭也已经醒了过来。他们一睁眼便看到自己深处在行驶的马车当中,会汉话的喇叭向侍候他们的伙计打听,才知道昨晚那位松杰仁措阔佛的朋友已经将他们俩带上了马车,随后一路向着同佛寺奔驰而去。

  我们俩没有说要回大佛寺啊,两个喇叭是奉了寺庙堪布之命,去拜访附近的各个土司。眼看着就快到佛诞了,还要请这些土司们出钱出力大办一场法会。他们刚刚走访了两位土司,还有五位土司要拜访,怎么会喝多了跟着归不归的车队一起回来……

  侍候两位喇叭的伙计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当下趁着换马,众人下车吃早饭的时候,两个喇叭来到了归不归的身边。陪着笑脸诉说他们还有要紧的事情要办,就不能陪着他们一起去大佛寺了。不过车队的向导也是熟人,跟着他不会走错的。

  “你们还要去联络其他的土司?老人家我还不如他们吗?我老人家一个人顶的上你们藏地全部土司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向两个喇叭介绍了自己的来历……

  就算泗水号在藏地的势力不如江南,可也是当地一等一的大买卖。甚至有些佛具都要靠着泗水号的商队从中原带过来,两个喇叭也知道泗水号是天下第一的买卖。昨晚结旺土司原本说过泗水号的人在寨子里做客的,只不过两个喇叭都以为是泗水号的管事,当下也没有往心里去。

  “施主是泗水号的东家?昨晚我们俩真是失礼了……”两个喇叭急忙再次行礼,看这么多的马车护送这几个人,他们来也不再怀疑。

  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说道:“老人家我一是要替松杰仁措阔佛传个口信,二是听阔佛经常说起来同佛寺的好处。打算到寺里布施,我老人家是个买卖人,有佛祖保佑总是没错的。”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顿了一下,看了一眼两个喇叭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话说回来,不是你们两位昨晚一定要拉着老人家我去同佛寺的吗?那时我老人家已经介绍过自己了,一听说是泗水号的东家,两位喇叭便一定带着我去……”

  会汉话的喇叭向自己的同伴翻译之后,两个人都以为是自己吃醉了酒,听说人家是泗水号的大东家,便想要在堪布面前邀功,这才一定要拖着人家前去同佛寺。这还日夜兼程的,见到了堪布之后,一定会责罚自己二人的。

  看着两个喇叭尴尬的表情,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不过早去也要,要不松杰仁措阔佛交代的事情完不了,老人家我也是个心思。冥冥之中只有天意,说不定就是佛祖接你们两位喇叭,接我老人家前往同佛寺……

  听了归不归的话,两个喇叭这才松了口气。心里想着自己带回这么一位大财主,堪布总不会责罚他们俩了。当下老家伙吩咐伙计端来早饭,也请这二人吃喝了起来。

  没打过多久,马匹已经换好。随后众人回到了马车上,继续向着同佛寺的方向行进。昨晚见到结旺土司的时候,原本还有三天的路程。结果在日夜兼程之下,竟然在当天晚上戊时赶到了同佛寺……

  同样的时间在中原地区,此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不过藏地只是天色开始擦黑,还要还一阵子才会完全的黑下来。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建立在一块空地上,十几个小喇叭正在寺庙门口清洁。远远看到几十驾马车的车队经过,都放下了手里的活计,抬头向车队这边看过来。

  这时候,两个喇叭已经从马车上跳了下来。他们俩快步跑到了归不归的马车旁边,随后那位会汉话的喇叭对着马车里面的老家伙喊道:“老施主,到了大佛寺的山门前了。按着规矩……你们应该下车徒步走进寺里,以显示施主们礼佛遁诚心……”

  这喇叭的话还没有说完,空气当中已经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施主远道而来,不必纠结俗礼。施主们远本就不是释门子弟,无需难为自己……”

  两个喇叭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便是一惊。顺着发出声音的位置看过去。就见一位看上去七八十岁的老喇叭在弟子的搀扶之下,等候在了大门口。此人正是同佛寺这一任的堪布一百多岁的赤松德仁。

  随着老堪布一起出来的,还有几十名手拿乐器的喇叭。他们跟在老堪布的身后,奏着藏乐吹吹打打的迎了上去……

  马车停好之后,吴勉、归不归众人下车,众人看了一眼老堪布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上前说道:“想不到我们这些人还惊动阔佛您出门迎接了,真是罪过……之前一直听松杰仁措阔佛说到老堪布,想不到今天终于见到了……”

  归不归的话刚刚说完,这位同佛寺的堪布马上行了佛礼。随后叹了口气,最后才开口说道:“当初我劝过松杰仁措阔佛,让他留在这里,不要去京城的。可惜他不听我的话,结果将性命葬送到了汉人的地方。现在他转世也成了麻烦,生前没有指定灵童所在的位置,看起他这一代的阔佛就要到此为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