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四章 春天的同佛寺

第三百四十四章 春天的同佛寺

  他们看着这一桌子酒菜了……”‘徐福’微微一笑,对着吴勉、归不归继续说道:“这几位喇叭正在埋怨土司看不起他们,请我们吃山珍海味,让他们去啃牛羊。土司解释了这些吃喝都是我们自己带的,不过看起来喇叭并不相信。”

  ‘徐福’说话的时候,其中一名喇叭一把推开了土司,随后大摇大摆的来到了帐篷里。冲着吴勉众人说了一串谁也听不懂的藏语,随后,另外一个喇叭用半生不熟的汉话说道:“葛朵大喇叭让你们出来,你们这一桌酒菜要敬佛……你们快快出来,不要耽误喇叭们敬佛……”

  听了喇叭的话,百无求的眉毛便立了起来。二愣子站起来抻巴了一下筋骨,全身的关节嘎巴嘎巴响个不停。随后狞笑着对两个喇叭说道:“从来都是老子去抢别人的东西,现在世道变了,开始有人从老子的嘴里抢东西吃……看来现在的人真是不把我们妖当回事儿,今天不弄死几个,明儿老子连小孩子都吓不哭了。那还得了?”

  看到这两波客人要动手,结旺土司急忙过去劝阻。不过这俩喇叭在这里作威作福惯了,哪里肯吃这一套?当下他们俩从僧袍下面抽出来戒刀,就要冲过来和百无求拼命。

  就在这个时候,归不归突然站了起来。笑眯眯的冲着两个喇叭说道:“两位是大佛寺的僧人吗?老人家我是松杰仁措阔佛的朋友,阔佛请我们到大佛寺传递口信。不知道你们那位是大佛寺的堪布(主持)?”

  “你们是松杰仁措阔佛的朋友?”会说汉话的喇叭愣了一下,随后急忙用藏语对着自己的同伴翻译了起来。听到松杰仁措这个名字之后,两个喇叭脸上都出现了不安的表情。

  两个人耳语了一阵之后,同时退到了帐篷后面,随后对着里面的众人行了黄教的佛礼。二人刚才那嚣张跋扈的表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满脸恭敬的样子。还是一人用藏语说了几句,随后另外的喇叭用汉话翻译:“尊敬的客人,不知道你们是松杰仁措阔佛的朋友,刚刚失礼了,还请你们看在佛祖的面子上,原谅我们的不敬……”

  想不到那个玩蛇的松杰仁措名头竟然这么响亮,两个喇叭听到之后竟然吓成了这个样子。当下,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原本这一桌酒席就是要请两位喇叭一起享用的,想不到老人家我的管家还没有去请,两位已经到了……管家,再去搬两把椅子过来,请两位喇叭入座。”

  两个喇叭知道这些汉人是松杰仁措的朋友之后,便想要告罪离开。不过在归不归的盛情邀约之下,还是和结旺土司一起坐在了下首。这时候的喇叭完全变了个人,开始拘谨少言起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两位有道的高僧。

  喇叭不避荤腥,不过他们和藏民一样,常年以牛羊肉和糌粑为食,嫌海味腥臭不吃海物的。不过这两个喇叭是个异数,他们二人年少还未出家的时候,跟随贩茶、盐的商队去过汉地,只是其中一人不善言辞,并没有学会汉话。他们吃惯了汉人的饮食,尤其钟爱当地的干货海味。回到藏地做了喇叭之后,还是念念不忘汉人的海味。

  刚才他们俩在寨子外面,被结旺土司带到了为迎接泗水号而设的帐篷里。正在里面大吃牦牛肉的时候,闻到了久违的海味香气。一位结旺土司慢待自己,将好的海味招待汉人,只用牛肉来打发自己二人。冷静之后,二人也想明白了,就算给结旺土司上好的海味干货,他八成也做不出来这样鲜美的味道来。

  归不归并不着急打听同佛寺的事情,只是在两个喇叭吃喝之间,向他们打听这二人的出身、经历。听到他们俩年少之时,曾经跟随商队去往汉地的时候,还询问是哪家的商队,得知并不是泗水号商队的时候,还微微有些遗憾。

  归不归虽然辟谷,不过他还是不停的向喇叭劝酒。加上百无求和小任叁,没过多久便灌的两个喇叭脸色通红,眼神也开始发直起来。

  看到时机差不多了,归不归嘿嘿一笑,示意管家让侍候的伙计们都退下,随后亲自给两个喇叭倒酒,看着他们俩喝下去之后,这才对着两个喝多了的喇叭说道:“临出门的时候,松杰仁措阔佛嘱托过,大佛寺有很多的禁忌,让我们千万不要冒犯……只不过走的时候匆忙,也没有来得及向他询问都有什么样的禁忌。这一路上我们猜想了很多,正想找一位知道禁忌的人来询问一下,想不到就这这么巧,遇到你们两位喇叭了……”

  听到归不归说到了同佛寺,其中那个会说汉话的喇叭傻笑了一声,说道:“没有那么多的禁忌……只要你们不要去打听寺庙地下,那就不会出事的……尤其就是这几天,每年春天的时候,不要去寺庙下面招祸……你们是松杰仁措阔佛的朋友……堪布会把你们当最尊贵的客人招待,只要不去寺庙地下……千万不要去……”

  醉眼惺忪的说了这几句话之后,这个喇叭仰面朝天的摔倒了地上。另外一个喇叭也好不了多少,他扶着桌子开始哇哇大吐了起来。看的席应真之皱眉头:“完了……这一桌子鲍参翅肚算事糟蹋了……”

  这时候,土司急忙派人过来收拾。正要回身来解释自己并非不敬的时候,却看到泗水号的人正在向马车上收拾行囊。归不归还命人将大醉的喇叭一并扶上了马车,还专门派了伙计来照顾。土司知道归不归这样的大人物不会对几个喇叭怎么样,看样子只是顺路要送他们回到大佛寺的。

  “大东家您赎罪,我不是有意怠慢您和主委贵客的。侍奉喇叭是我们这里的习俗……”土司凑到了归不归的面前,陪着笑脸继续解释:“如果有阔佛前来,我还要让出自己的卧室。大东家息怒……”

  “老人家我哪有生气的意思?不过突然想起来一件要紧的事情,要去往大佛寺。”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从管家手里接过一张银票。他也不去看上面的数字,直接递给了土司之后,继续说道:“这点银子你收下,算是我们晚上接你宝地休息的费用……”

  土司扫了一眼银票上面的数字,这几个人只是在寨子门口支个帐篷。竟然给了一千两银票,藏地是苦寒之地,结旺虽然是土司,不过这银子对他来说也是个大数目。结旺土司这时有些后悔了,如果那两位喇叭今晚没有过来。他竭尽全力来招待这几位贵客的话,临走的时候归不归给的哪止一千两银子?

  无奈之下,结旺土司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汉人乘坐马车离开了这里。马车开始行驶之后不久,归不归对着同乘的吴勉、‘徐福’和席应真说道:“看起来我们来得正是时候,不能在春天打探同佛寺的地下……”

  “运气好的话,或许还能在同佛寺见到两个熟人……”一直没有言语的吴勉,这个时候突然开口继续说道:“同佛寺的事情还是问他们俩的好……”

  “老人家我倒是有些好奇,如果当年的文托寺是广仁主持修建的,他自然知道下面有什么……”这时候归不归打断了吴勉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那他为什么不信妖血可以聚集魂魄的传说?他不是最应该相信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