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释罗

第三百四十三章 释罗

  只是几个喇叭到了,结旺土司的反应有些过了。他甚至不顾归不归这一行人,带着自己的老婆、孩子和娃子们拐弯去迎接同佛寺的喇叭了。将泗水号车队这些人都晾在了寨子门口。

  归不归倒也不生气,看了一眼慌慌张张迎出去的土司众人,随后对着身边的吴勉、‘徐福’和席应真说道:“看起来同佛寺的事情,真没有那么简单。几个小喇叭比老人家我大东家还有吸引力,如果是一般的信徒还没有什么说的,结旺土司可是依靠着我泗水号的势力才发家的……”

  “老家伙你这话说得酸溜溜的,你是大财主不错,不过人家大佛寺的喇叭可是能让结旺土司起死回生一次。你可没有那个能耐。”‘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看到泗水号的伙计将徐禄从马车上抬了下来。

  这些日子徐禄算事落在后娘手里了,之前他的和尚弟子已经被打发走。现在留了四个人专门看守徐禄,只要发现他的脊椎骨有愈合的迹象。便一锤子再次将骨头敲断,纵使徐禄有长生不老的身体,疼痛总是实实在在的,每天几次打断骨头总是让他生不如死……

  将徐禄安置在角落里,四个人看着他解决了大小便之后。正在抬他回到车上的时候,却被归不归招手唤了过去:“你们几个带着他过来,老人家我有话要问问徐老二。”

  看着徐禄被抬到的自己面前之后,席应真突然愣了一下,随后他开口对着‘徐福’说道:“这不是你兄弟徐禄吗?怎么你们哥们儿不处了?他就算再不是东西,总是你们徐福的弟弟吧。看看他现在像个大虾米……老家伙,道爷我刚刚反应过来。这一路上你可没有准备海味……看不起你家道爷吗?”

  原本徐禄还以为自己遇到了救星,没有想到这位大术士说着说着就跑题了。他是不是看着自己的样子想起来溜虾仁了?不过到了手边的救命稻草,怎么也要抓一下。当下徐禄哭丧着脸说道:“大术士,您给我做主……您看看我现在的样子,都是被他们折磨的……现在徐禄是生不如死……”

  徐禄还打算向席应真哭诉的时候,看到归不归向前一步,挡在了自己的身前,对着席应真说道:“怎么能没有海味呢?刚才不是点下酒菜吗?那个谁,你把帐篷支上。让厨子们在老道长的面前显显手艺……老人家,这次没准备多少,不过也能凑齐海八珍的干货。我一早就让厨子们泡发好了,鲍参翅肚一样都少不了……那个谁,你带着老道长去看看海味。可惜不是鲜货,老人家您将就着吃……”

  席应真这些年来弟子凋零的厉害,没有几个可以去蹭吃喝了。原本打算从藏地回去之后,便去京城吃允祥的。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了归不归这些人,听到归不归说到鲍参翅肚的时候,他便忍不住了。反正大术士和徐禄也没有什么交情,管他死不死的……

  看着管家将席应真带走之后,归不归笑眯眯的一回头,冲着徐禄说道:“徐老二你还是不死心,一定要我老人家当场了结你才满意吗?原本你还有条生路,不过你自己快把生路的大门关上了……反正也到了同佛寺的附近,你活不活着关系不大了……”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徐福’很配合的转过去了身子,好像不忍看到自己的性命‘兄弟’就要命丧当场一样。而吴勉也没有阻拦老家伙的意思,一连徐禄死活和我没关系的表情……

  感觉到自己一条腿已经迈进了地狱,徐禄沉默了片刻之后,从嘴里吐出来两个字:“释罗……”

  “怎么样?就知道你还有东西没有吐出来。”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对着徐禄说道:“接着说,什么叫做释罗?是妖兽的名字,还是可以聚集魂魄的方法?徐老二,你不能总是逼得老人家我要杀你,才吐出来东西来。”

  “如果你杀我,那就永远都知道什么叫做释罗了……”徐禄深吸了口气之后,反客为主的说道:“释罗是我保命的秘密,到该说的时候我自然会说……同佛寺比你们想象的复杂,你们有重新凝集魂魄的机会。不过那机会稍纵即逝……这次错过,或许永远都不会有第二次了……”

  “说得好……”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蹲在了徐禄的身边。身后擦了擦他额头上的冷汗。随后对着这个好像大虾米一样的男人说道:“记得我的话,如果因为你,没有聚集我夫人的魂魄,那你的魂魄也要魂飞魄散……”

  说到最后的时候,吴勉伸手抓住了徐禄的手腕。随后一股惊人的力量顺着白发男人的手臂传到了徐家老二的身上,这股力量瞬间在徐禄身上周游了一圈。被这力量经过位置的骨头齐刷刷的断了起来,等到吴勉松手的时候。徐禄全身上下的骨头尽断,巨大的痛苦让他瞬间晕迷了过去……

  这时候,结旺土司的管家小跑到了众人的身边。看着已经不成人形的徐禄,管家先是愣了一下,随后明白这是归大东家在行家法。这样的事情管家见的多了,当下也不在意,陪着笑脸用一口流利的汉话说道:“各位尊贵的客人,真是不巧。同佛寺来了几位阔佛,我家土司老爷是要先招待这几位佛爷。请您几位先进寨子休息,等到明天再来款待几位尊贵的客人……”

  “把给我们的全牛席给了别人,那还尊贵个屁!”这时候,百无求抱着小任叁从后面走了过来。他对着归不归几个人继续说说道:“老子都看到了,几十盆的牛肉、牛舌头还有杂碎。都送到那几个秃驴那边了……还什么最好的酥油茶和青稞酒,也端到那边去了。都是拜菩萨的,他们几个秃驴也吃的下去……”

  这几句话说出来,管家尴尬的笑了一下。正要解释的时候,却看到归不归替他说道:“傻小子,人家土司老爷原本就是居士。自然要把喇叭放在首位招待,我们不过就是路过的客商而已,招待是人情,不招待是本分……老人家我已经让厨子开始做饭了,我们不吃牛,吃点藏地吃不到的……”

  归不归说话的时候,五六个厨子已经忙乎了起来。在寨子门口支上了铜炉,开始煎炒烹炸了起来。刚刚跟着管家过去的席应真背着手,指点厨子应该怎么做才好吃。谁能想到在这样的苦寒之地还能吃到如此山珍海味……

  此时,帐篷已经在寨子门口支了起来。一张大八仙桌摆在了当中,按着人头加了几把太师椅。两坛陈年老酒也抱了过来,两个小厮正忙着将里面的美酒灌进银制的酒壶里。

  不多时,几个小炒和冷盘先摆了上来。随后管家请吴勉、归不归、席应真和两只妖物就席。下首位置多了一把椅子,算是给那位本地的土司老爷预留的。等待他请喇叭吃完,还想过来喝几杯的话,那就是他的位置……

  就在海八珍一道一道往上端的时候,突然听到帐篷外面一阵嘈杂的声音。随后就见那位结旺土司带着两个五十来岁的喇叭向着这边走了过来,此时,喇叭已经有些微熏,冲进了帐篷看到了桌上的美味佳肴之后,回头便冲着结旺土司一阵大吼大叫。而土司满脸的尴尬之色,不停的用藏语向两位喇叭解释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