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二章 土司

第三百四十二章 土司

  也不知道席应真入藏之后都经历了什么,这位老子门生一直睡到天黑的时候,才算睡醒。还是被一阵敲敲打打的鼓乐声吵醒的……
  
  天色刚刚有些发暗的时候,一群身穿吉服的藏民便敲打着当地的乐器,拦住了车队。随后一个身穿丝绸棉袍的中年男人手擎哈达,来到了归不归的马车旁边,对着车门说道:“早上升起太阳的时候,便有来自东方的金雕前来报喜——说有贵人来到了藏地,让我们殷勤的接待……尊贵的客人啊,请你下车,接受我们藏地的哈达……”
  
  这中年藏民好像在唱歌一样,不过从他嘴里却说出来一口不算标准的汉话。看着他围着车厢转来转去,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打开车门走了下来。老家伙的脚刚刚落地,脖子上便被挂上了一条洁白的哈达……
  
  “这怎么话说的,怎么这么大的礼节……”归不归笑眯眯的接受了哈达之后,继续对着这位中年藏民说道:“老人家我也不懂你们这里的规矩,那个谁……取二百两黄金回礼……”
  
  听到归不归要回礼,当下这位中年藏民急忙解释:“大东家你误会了,我是本地的土司结旺,和拉萨泗水号的商铺管事是朋友。听说大东家会在我的土地上经过,一大清早便带着寨子里的娃子们赶过来了……”
  
  这位叫做结旺的土司说话的时候,他身后的男男女女分别取出来哈达,见到车队的人就往脖子上挂。片刻之后,几乎每个人的脖子上都被挂上了哈达。
  
  这时候,结旺土司继续说道:“尊贵的大东家,天色不早了。你们还是到我的寨子里休息吧,知道你们要路过的消息之后,我已经让娃子们将寨子里里外外都打扫过了。我已经让人准备了最好的酥油茶和青稞酒,请诸位尊贵的客人们前去尝尝我们藏人的手艺。”
  
  原本归不归已经吩咐人找个平整、干燥的地方扎营了,现在看到这位结旺土司这么热情。当下他便做了主,请结旺土司一起上车,随后这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向着结旺土司的寨子行进了过去。
  
  趁着还在路上的功夫,归不归和结旺说起了家常。原来这位藏民还是靠着泗水号的势力,这菜坐上了土司的为止。原本结旺就是个普通的皮货贩子,后来去拉萨贩货的时候,搭上了泗水号的管事。
  
  管事看他做事机灵,还会说一口汉话。便格外的提拔了他,只要是结旺的皮货都优先收购。然后还给了他泗水号要购买的藏地货物清单,让结旺替泗水号买货。没有几年他便赚的盆满钵满,还做了当地土司的女婿。
  
  因为他的老丈人没有儿子,死后便将土司的头衔和名下的财产都给了结旺。成了土司之后的结旺继续为泗水号做事,已经成了方圆几百里之内,最有势力的土司。听说泗水号的大东家进了藏地,自然要竭尽所能的结交一番。
  
  听了结旺的自我介绍之后,被吵醒的席应真打了个哈欠,对着他说道:“道爷我就说怎么大半夜的外面敲敲打打,还以为谁家办喜事……对了,你既然是这里最有权势的土司,那一定听说过同佛寺的事情吧?”
  
  “贵客说的是大佛寺吧?那里可是我们这里最灵验的寺庙了。当年我就是去的大佛寺求前程,结果第二年就接到了泗水号的单子。这才一步一步的坐上了土司的位置。”结旺虽然是藏民,不过跟着泗水号的人混久了,他的心眼可是不少。看着大东家都巴结这个穷老道,当下也和颜悦色的继续说道:“现在每年我还是要带着娃子们去大佛寺还愿,家里的女人给我生了三个女儿,我这份家业总不能便宜了女婿吧……”
  
  结旺土司是沾了老丈人的光,不过他却不想女婿占自己的便宜。惹得一遍的归不归哈哈大笑了起来,老家伙的笑声还没有结束,便听到吴勉对着结旺说道:“听说大佛寺还有很多传说,可以让人死而复生,消亡的灵魂也可以重聚。这个是你听说过没有?”
  
  “听说过、听说过的。以前还有人专程带着死人求复生的……”结旺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大佛寺地规矩也很多,有很多藏人将刚刚死去的亲人背过去,请里面的喇叭施法复生。结果都被打了出来,死人直接在寺门口一把火烧掉。因为这是寺里阔佛的法旨,也没人敢反抗。其实他们不知道,不是谁都可以复生的。这个要看缘分,给你们看看这个……”
  
  说到这里的时候,结旺从自己的脖子上取出来一串佛珠,让吴勉、归不归这几位贵客都看了一眼,随后有些得意的说道:“这就是大佛寺喇叭赏赐下来的,有了这串佛珠,等到我死后可以复生一次。这还是阔佛看我和佛爷有缘分,这才赏赐下来的……”
  
  归不归接过来佛珠看了一眼,在每一颗佛珠后面都写着一个梵文。连起来是一句话——佛祖庇佑,死后复生免入轮回一次……
  
  将佛珠还给了结旺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看着好像是我们汉人的丹书铁券,某某某有功,可凭此券免死一次……不过我们汉人学精了,可不敢将身家性命都压在这上……”
  
  没登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打算了他的话,白发男人看着结旺土司,继续说道:“再说说你们大佛寺的事情,除了这些之外,还有其他的传说吗?”
  
  结旺土司陪着笑脸,对吴勉说道:“尊贵的客人,可不能说叫传说。大佛寺很多的事情都是有根据的,好像我这样的,爷爷那一辈还是农奴,给吐司老爷放牛的。后来一次路过大佛寺的时候,在里面将土司上次的钱财都献给了佛爷。结果当年因为救了土司老爷一命,就被抹去了奴籍。还有我,如果不是佛爷庇佑,我又怎么可能成了土司,当初我爷爷还是农奴,现在是想都不敢去想的……”
  
  “那么还有没有什么更大的神迹?比方说你亲眼看到真有人死而复生的?”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结旺土司继续说道:“或者说土司你知道谁是死而复生的人?不会就你一位和同佛寺有缘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结旺微微愣了一下,随后开口说道:“这样的事情不好打听的,一旦惹怒了佛爷,再把我辛辛苦苦得到复生一次的机会收回去。那就太麻烦了……到寨子了,几位贵客,酒宴已经摆下,请贵客们来品尝藏地最好的酥油茶和青稞酒……”
  
  这时候,车队已经到了结旺土司的寨子前。这里已经准备好了另外一只队伍,当下数十名藏族少女在车前载歌载舞,随后又向车上的众人敬献上了哈达。
  
  下车之后,一位和土司差不多年纪的藏族妇女,带着三男三女六个青年人,在一群藏民的簇拥之下,也来到了众人跟前。只是这几个人都不懂汉话,冲着吴勉、归不归说出来一串藏语之后,结旺土司亲自翻译说道:“这是我的女人,后面是我的女儿、女婿。他们请贵客们到寨子里用饭,早上刚刚宰了一头牦牛,专程为了款待各位贵客……”
  
  这时候,一个管家模样的藏人跑到了结旺土司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结旺土司听到之后,脸色马上变了起来,对着众人说道:“大佛寺的喇叭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