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四十章 巧遇

第三百四十章 巧遇

  “你说广仁也知道重聚魂魄的传说……”吴勉冷冷的盯着贾士芳,白发男人的目光好像可以看透‘高老爷’心思一样,看的他头皮一个阵的发麻……
  
  贾士芳不敢说谎,恭恭敬敬的行礼之后,说道:“我亲耳听到广仁大方师所说,在藏地的同佛寺当中,有很多关于妖兽的传说。其中一个就是可以让魂魄重新聚集的,不过他并不相信这样的传说,只说是当地的藏民杜撰出来的。人死尚且不能复生,更加别说已经烟消云散的魂魄了……”
  
  “还真有这样的传说……”吴勉好像没有听到贾士芳的后半句,他喃喃的说了一句之后,转头对着‘徐福’说道:“我不管你想要做什么,如果传说是真的,你会帮我找到重聚魂魄的妖兽血吗?”
  
  ‘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虽然我什么都不想做,不过既然你发话了。只要你在我离世之前证实传说是真的,我一定帮你……”
  
  ‘徐福’说完之后,归不归苦笑了一声,随后好像自言自语一样的说道:“不是防来防去还是没有防住……那个谁,去,准备车队。我们要远行了……去藏地,这次要多做准备一些。”
  
  管家去安排的时候,归不归冲着吴勉、‘徐福’苦笑了一声,随后对着他们俩继续说道:“泗水号在藏地的买卖不多,这次恐怕要辛苦一点了。这次远行不同以往,需要准备几天。还在沿路还有不少泗水号的买卖,南京置办不齐的东西,路上再慢慢的置办吧。”
  
  ‘徐福’微微一笑之后,说道:“这个倒是不急,只要能在我离世之前赶到就好。”
  
  “大方师,你后面还有什么事情,能不能都端到台面上?”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也不用你一步一步引着我们走了,一股脑的都拿出来。也好让我们几个准备一下。当初见面的时候你就把这几个月的时候都说出来,也不至于这样的手忙脚乱了……
  
  “老家伙你这疑神疑鬼的毛病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次如果你们不回来的话,我的皮囊就便宜徐禄了。我会用自己的性命来做筹码吗?”
  
  归不归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就是大方师你厉害的地方了,如果我们几个回来,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然后大方师就可以带着我们去藏地走一圈了……如果你的运气不好,我们几个没有反应过来的话。那大方师你也不亏,还可以坑徐禄一把。把另外那位徐福的眼中钉彻底拔去,徐禄夺舍了你的身体,最多也只能活几个月了……”
  
  这时候,好像大虾米一样的徐禄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真夺舍了‘徐福’的身体,也不过只有几个月的寿命。想到自己还赔了一个亲生儿子,徐禄心里疼的直抽抽。
  
  从南京到藏地的路途遥远,就是泗水号这样的大买卖也是准备了两天。到了第三天头上一大早,十一架马车浩浩荡荡的离开了南京城,向着藏地的方向行进了过去。
  
  出发的时候只有十一架马车,不过随着一路上的陆续补给。当他们穿越了云贵来到了藏地的时候,竟然集结了三十八架马车。进了藏地之后,几乎就看不到泗水号的买卖。藏地贫寒,就是泗水号这样的大买卖,也只是在拉萨这样的大地方才开设了商铺。
  
  到了藏地之后便几乎得不到任何补给,好在归不归下令携带的物品充足,也不用担心吃喝供给不上。泗水号在拉萨商铺的管事特地给归不归找了一个同佛寺当地的向导,这是个五十多岁的藏民,叫做达瓦多吉。就住在同佛寺附近的村落当中,从小听着同佛寺的传说长大的。达瓦多吉常年和泗水号做皮货和草药生意,能说一口流利的汉话。
  
  归不归将达瓦多吉叫到了他的马车上,随后笑眯眯的对着他说道:“听说你就住在同佛寺附近?那里是不是经常有一些神神鬼鬼的传说?老人家我就喜欢听这个,你来说几段,说得好,我老人家给你赏钱……”
  
  “老爷,进了西藏可不敢乱说的。这里的佛爷都很灵验。一旦有路过的佛爷听了不高兴,会降下灾难给您的。”说话的时候,达瓦多吉双手合十,对着西方连连鞠躬。
  
  “我们也不是给佛爷造谣,就是想听听有关同佛寺的传说。”看到达瓦多吉虔诚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在内地都听说过同佛寺下面镇压着无数的妖魔鬼怪。对了,寺里的松杰仁措阔佛还是老人家我的朋友,就是他说让我们来这里参拜佛爷的……”
  
  “那是伟大的松赞干布射杀的妖魔,他将毕生射杀的妖魔鬼怪都封印在了大佛寺下面。还从西方极乐世界请来了喇叭、阔佛来镇守大佛寺。”听到归不归知道一点同佛寺的传说,当下达瓦多吉防备的心松懈了下来。也开始谈论起来藏民之间相互流传有关同佛寺的传说。
  
  之前泗水号的人只是说请他做向导,村里有人谣言这些人是看上了大佛寺里面菩萨塑像肚子里面藏着的金佛、珠宝。不过现在看着这车队豪华的自己闻所未闻,大佛寺里面的佛像肚子里就算都是金子,恐怕也置办不起这样的车队。而且见归不归还认得松杰仁措,那位活佛还得了吗?既然是他的朋友,那就错不了了。当下达瓦多吉才开始说起来有大佛寺动传说。
  
  不过就在达瓦多吉准备说点同佛寺的传说,这些人外地人开开眼界的时候。一个人影出现在了车队前面,随后吴勉、归不归他们熟悉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泗水号的队伍吗?贫道我打听个人。你们有个叫做归不归的东家,不知道死了没有……”
  
  这人之前还自称术士爷爷的,曾经还做过几天方士。现在怎么又开始自称贫道了?归不归和吴勉对视了一眼之后,急忙吩咐停车,随后他急忙从车厢里面跳了出来。一溜小跑来到了车队前面,就见一个身穿破破烂烂道装的席应真,拦住了他们的车队……
  
  “术士爷爷,怎么还在藏地见到您老人家了?这么多年不见,我心里一直都在惦记着老人家您……”见到了席应真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急忙迎了上去。边走边说道:“您老人家怎么换成这个打扮了?天底下那座道观敢收您老人家……”
  
  “还真是归不归你这个老家伙,道爷我看到这么大的车队就明白了。不是皇帝到了,那就是你这个泗水号的大东家到了。”说话的时候,席应真喉头上下涌动了一下,好像咽了口口水……
  
  席应真没有看到还在车厢里面的‘徐福’,他拍了拍归不归的肩头之后,说道:“既然遇到了道爷我,那就是老家伙你们倒霉吧……赶紧的,扎下帐篷给我老人家准备点吃的喝的。进藏以来,道爷我就没吃过正经饭食……这次也不要多了,四凉八热十二个菜,再来一坛子老酒……对了,被让你们家百无求陪席。那傻小子的饭量道爷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徐福’突然从车厢里面走了出来。随后迎着席应真走了过来,边走边冲着席应真说道:“大术士,上次你让我假扮成女囚进京是什么意思?既然遇到了,那请你解释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