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九章 传说

第三百三十九章 传说

  “不就是京城隆科多请的大喇叭那个什么松杰仁措的吗?”小任叁的记性好,咯咯笑了一声之后,小家伙继续说道:“那个喇叭就是大佛寺里出来的,老不死的还派人去查过……对了,后面查到什么了没有,也没听老不死的你再提过。”

  “现在想起来,老人家我派去的人应该是遇到了广仁、火山,被两位大方师收买了。”看了一眼身边的‘徐福’之后,归不归继续说道:“派去的人回来说没查到什么,松杰仁措只是大佛寺的喇叭,查不到什么特别的……”

  这时候,趴在地上的徐禄再次说道:“藏地都传说同佛寺是松赞干布建立的,是因为他在当地射杀过一直嗜食毒物的妖兽。讲妖兽的幼崽托付给了文托寺的喇叭照看,这个文托寺曾今因为地震倒塌过,后来有人在原址重新建造了一做寺庙,便是现在的同佛寺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徐禄深深的吸了口气,缓解了一下脊椎骨断裂的痛苦之后,这才继续说道:“不管是当初的文托寺,还是后来的同佛寺,其实都是汉人修建的青庙。只是为了掩人耳目,这才改了黄教喇叭的招牌。”

  “喇叭庙是汉人建造青庙?”这时候,徐禄那位弃暗投明的和尚弟子瞪大了眼睛,他原本就是青教弟子。知道青、黄二教的教义有分歧,怎么可能会有和尚庙里面都是喇叭的道理?如果是一般家庙主人同时信奉青、黄两教,请了两教的僧人来做道场还到罢了。人家关起门来自己乐呵乐呵也无伤大雅,可是徐禄说的他闻所未闻……

  “这有什么?又不是和尚庙里住着尼姑。”这时候,‘徐福’突然说了一句,随后这位大方师微笑着对自己的‘弟弟’说道:“徐禄你继续说,这个同佛寺是怎么回事。”

  徐禄有些忌惮的看了‘徐福’一眼,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当初文托寺就是为了镇守陆地海眼才修建的,当时是广仁主持修建的。当初原本修建了一座方士道场的,不过后来方士一门已经式微,释教大行其道,隋初这才改成了文托寺……”

  “广仁主持修建的?前身还是一座方士道场……这件事老人家我竟然一点都不知道……”归不归打断了徐禄的话,老家伙转头看了‘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不过老人家我猜错的话,是西汉末年的时候建造的吧?我老人家记得那时候那位徐福大方师派了不少海外方士,其中有人就是专程为了这个来的。不知道他有没有和大方师你说起过?”

  “我才活了多久?怎么可能什么事情都知道?”‘徐福’微微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这事要么你去问问广仁,否则只能辛苦一趟找那个徐福了。”

  “不用那么麻烦,南京城里应该就有人能说清楚。”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叫过来自己的管家,说道:“去,去邵家后门对面的高府。请高老爷过来坐坐,就说老人叫我有便宜要给他。来的晚了,还不知道要便宜谁……”

  趁着管家去请贾士芳的时候,归不归继续对着徐禄说道:“趁着高老爷没到,你继续说,这座同佛寺下面的海眼是怎么回事?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些年广仁、火山一直都在查询我的下落,我当然也要自保了……”徐禄抬头看了一眼归不归之后,继续说道:“我远赴海外之前,曾经想要要了结他们俩。派弟子到处寻找广仁、火山的落脚地,当时你们和他们俩走得近,我不能太张扬再把你们几个引出来,只能想办法等那两位大方师落单。结果一来二去的就查到了文托寺……

  当时正巧遇到藏地地震,文托寺被震毁。下面镇守的妖灵们都冲了出来,好在那里比较海眼还是小的多。不过就是那样,也还是死了不好的方士、喇叭这才勉强封堵住了……”

  “等一等……老人家我突然明白过来了,大方师你不是想让我们去填同佛寺的海眼吧?”归不归回头看了‘徐福’一眼之后,继续说道:“那你就是想多了,这大半年一直被你牵着走,这次说什么老人家我也不会去藏地了……忘了和你说,过年的时候我老人家给自己算了一卦,卦象上说这两天要远离藏地。”

  “我还是听不懂老家伙你说什么,什么时候我让你们去藏地了?”‘徐福’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之前还说我是算计徐禄,现在又说我算计们去藏地。老家伙,你就算给我扣黑锅,也要想好了一个再扣吧?再说了,同佛寺里面就算有海眼,又关你们什么事?那个徐福还没死,还有广仁、火山和席应真,怎么也轮不到你们几个……”

  “那徐禄就没用了,你说的对,同佛寺和我有什么关系……”这时候,吴勉一句话让徐禄的心提到了嗓子眼里,看着这个白发男人言语当中有了结自己的意思,当下他急忙再次说道:“那我说一个和你有关系的……”

  说到这里,徐禄努力的扭动身子,将脑袋扭到白发男人这边之后,继续说道:“同佛寺里面的妖灵千奇百怪,许多连徐福都不知道出处。就像你们之前在京城遇到的丹霞,那妖兽连方士一门的典籍当中都没有出处……传说当中还有一种妖兽的鲜血,可以将烟消云散的魂魄重新聚拢起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吴勉已经出现在了徐禄的身边。随后白发男人抬脚直接对他的脊椎骨踩了下去,随着一声凄惨的喊叫,徐禄的身体古怪的弓了起来。随后疼的他浑身乱颤了起来。

  “别用我夫人来做交易……”将徐禄的脊椎骨踩成了粉碎之后,吴勉居高临下的盯着这个和徐福相像的男人,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我会先让你魂飞魄散……”

  “你不明白……”徐禄还是不死心,他一边颤抖着一边抬头对着吴勉继续说道:“我的弟子听到过传闻……藏地有十恶不赦的恶人……死后魂魄烟消云散,不过他生前佩戴的饰物沾染到了妖兽的血之后,魂魄便重新聚集起来……你可以去问广仁,我的弟子都听说过的传闻……他身为大方师也应该知道……”

  “广仁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吴夫人了,他知道这样的传闻,会不声不响吗?”这时候,归不归也走了过来。不过老家伙这几句话却好像是对吴勉说的,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徐老二你编造这样的话,那老人家我也救不了你了……”

  “广仁那是不信,并不是没听过!”看着吴勉脸上起了杀气,徐禄真的急了,他伸手抓住了白发男人的脚,随后继续说道:“你先留我一条性命,找到了广仁之后,我来问他知不知道那个传说……”

  这时候,正巧假扮成高老爷的贾士芳从外面走了进来。听到了众人的话之后,他叹了口气,说道:“不用那么麻烦了,广仁大方师的确听说过魂魄重新聚集的传说……”

  看到贾士芳进来,吴勉的眼睛直勾勾看着他。看的‘高老爷’心里有些发慌,当下急忙解释道:“当时广仁大方师亲口说的,那传说不足为信。他对吴夫人心怀愧疚,如果真有那样的妖兽,大方师宁愿用自己的性命去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