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八章 同佛寺

第三百三十八章 同佛寺

  见到用徐福的分身要挟不了吴勉。当下徐禄趴在地上,沉默了片刻之后,他的眼睛直勾勾盯着地面,嘴里开始不停的重复起来那个寺庙的名字:“同佛寺……同佛寺……同佛寺。”

  再次听到这个寺庙的名称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徐禄说道:“徐老二,你终于说到可以保住性命的东西了……不过你也别这么干说,去,把你哥哥的分身救回来。让老人家我也开开眼界,什么叫做血脉抑杀之法。”

  此时的徐禄因为失血过多,还是有些眩晕。他不敢违背归不归的话,毕竟那个还不是真正的徐福。不过话说回来,就算是真正的徐福要死在他们面前,也够呛能要挟动这几个人……

  走到了‘徐福’身边之后,徐禄向归不归借了一柄短剑,先是在剑刃上抹上了随身携带的腐药,随后在大方师的胸口割了一个十字的伤口。随后他又在自己身上相同的位置割了一摸一样的伤口,看着徐禄的动作,归不归笑眯眯的说道:“不错,徐老二你长记性了,这次知道先在别人身上下刀了……”

  徐禄好像没有听到归不归的话一样,将禅房香炉里面的长香拔下来一只,分别沾染上自己和‘徐福’身上的鲜血。然后将点燃的长香立在他们二人的中间,这时,就见青烟升起来之后,到了二人胸前的位置便一分为二,变成了两股青烟分别向着二人胸口的十字伤口飘了过去。

  这时,徐禄嘴里默默的背诵着锡兰咒语。片刻之后,一个鬼影从徐福的伤口当中钻了出来。看着鬼影的相貌,和徐禄还有几分相似。看样子这就是他儿子徐炜的魂魄了……

  鬼影顺着青烟走到了徐禄的身边,原本温顺的鬼影见到了自己父亲之后,突然变得狂躁了起来,它嘶吼着扑向徐禄。无奈已经变成魂魄之后,怎么可能是徐禄这样大修士的对手。

  不过徐禄心里愧对自己儿子,只是轻轻的将它推开,嘴里不停的说道:“我对不起你……一会爹就送你去投胎,找个大富大贵的人家……这一辈子不要再受这样的苦难了……”

  “老人家我还以为什么是血脉抑杀之法,不过就是血亲咒的变种嘛。不过连大方师走着了道,又不能不说它还有点名堂。”归不归看到了徐禄的手段之后,嘿嘿一笑,走过去拉开了徐伟的魂魄。随后对着魂魄说道:“大侄子,这辈子投胎的时候你瞎了眼,选了这么一个爸爸。下辈子你可要睁大眼睛,不要再和他打连连了……一会,伯伯我就安排你去投胎。先到一边休息一下……”

  徐禄不敢正眼看儿子的魂魄,低着头说道:“同佛寺下面就是是陆地上的海眼,虽然规模要小很多,不过一旦喷发起来,也是无穷无尽的烦恼。之前我跟踪广仁、火山曾经数次前去查看,里面的压石已经开始风化了。下面的妖灵蠢蠢欲动……不过我有办法可以重新将它们打下深渊当中。”

  “同佛寺……海眼。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吴勉慢悠悠的重复了一下这两个地名之后,突然一脚踢在了徐禄的后腰上,将他踢飞到了大门口。随后看着满身鲜血的徐禄,继续说道:“那不是我操心的事,现在我们该了结当初的账了……”

  徐禄原本还想借着这一脚之力,从禅房当中逃出去。等到他想要动作的时候才发现这一下竟然直接踹断了自己的脊椎骨,他的两条腿已经没有了知觉,现在真正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看着一脚废了徐禄,归不归嘿嘿一笑,对着吴勉说道:“老人家我还是看不懂你,心里想的和嘴上说的都不一样。其实你直接说一句,我老人家就让百无求那个傻小子去做了。想替徐老二的儿子出气嘛,不一定要你亲自动手……”

  “下次我替你家傻儿子出气,它爹的话太多了……”吴勉看了一眼归不归,还想要说点什么时候,突然听到身后‘徐福’那微弱的声音说道:“是啊……老家伙的话太多了……你说话的时候不能过来扶我一把吗?还以为是大限快到了,原来是中了徐禄的暗算……说起来我也是你哥哥,你怎么敢对我下手……”

  “你也少说一句……你不给广仁、火山撑腰的话,你们家老二有机会下手吗?”归不归回头将‘徐福’掺了起来,边走边继续说道:“要不是老人家我看出来破绽,这时候你的皮囊就被徐老二占……”

  话说到这里的时候,归不归突然反应了过来,随后脸色古怪的看了一眼‘徐福’,说道:“大方师,这个不会也是你算好的吧?反正你也没有几个月好活了,把皮囊舍给徐禄。然后你们哥俩手拉手一起去奈何桥喝汤去?这样一来,对不起你们徐家祖宗的是他,和你就没有什么关系了……你把自己都舍进去了?”

  “老家伙你又开始疑心疑鬼了……”徐福有气无力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之后,继续说道:“就算想拉人一起去投胎,说什么我也应该拉上你走。有你在吴勉身边给他做狗头军师,我还真有点担心广仁……”

  当下,趁着月色,吴勉、归不归将‘徐福’和徐禄哥俩带回到了府邸。顺便将这座寺庙的主持和尚一并带走,徐禄是个老滑头,说不定能从他的这个弟子嘴里打听出来别的什么……

  ‘徐福’仗着长生不老的身体,天亮之前便恢复如初了。而徐禄便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徐福’先是亲自封印了他的术法,为了防止他的脊椎骨自己长好逃走。每隔一个时辰,他那个做和尚的弟子就要用锤子将他的脊椎骨重新打断。

  这还是那和尚自己要求的,为的就是表明自己和徐禄划清界限的忠心。不过他对徐禄的事情却是知之甚少,归不归询问了同佛寺的事情,这和尚却是一问三不知。还以为这座寺庙是江南某地的大庙……

  从和尚嘴里打听不出来,那就只有继续去问徐禄了。当下归不归让和尚将废人一般地徐禄拖到了他们几个人、妖的面前,还不忘说上几句:“徐禄,你不要妄想从几位施主面前逃走了。他们都是西天我佛驾前降魔的罗汉……有什么就说什么,那样你还能死的痛快一点……”

  “行了……”归不归摆了摆手,将和尚打发走。随后老家伙笑眯眯的继续说道:“徐禄,我们还是再说说同佛寺的事情……你知道的都说出来,看在老人家我当年和你们哥俩一起长大的份上。把你送到徐福大方师那里,看在一奶同胞的份上,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最多也就是让你陪着他在海上钓钓鱼……”

  归不归的话让徐禄有些诧异,原本他以为这个老家伙会趁机要了自己的性命。现在听到要把他送到徐福那里,那这一路上总是有机会逃走的。他还有不少的弟子,加上广仁身边的内应也担心徐福会把他说出来,自然也会想办法救他的。

  当下,徐禄看了一眼吴勉、归不归之后,说道:“同佛寺……就是西藏的大佛寺,原本起的是汉名,后来被藏民、喇嘛叫顺了嘴就叫成大佛寺……”

  徐禄还没等说完,一边的百无求突然说道:“等一下!老子听这个大佛寺怎么那么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