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七章 虎毒

第三百三十七章 虎毒

  徐禄也是长生不老的人,当初曾经有一个叫做徐炜的儿子。后来因为血洗前任大方师邱武真满门,被徐福囚禁了几百年。在囚禁的过程当中耐不住饥饿,吃了自己的儿子。

  白发的长生不老之术原本就子嗣艰难,徐禄的运气好才生了一个儿子,还被他自己吃了。逃出生天之后他想起来儿子的好,便动了再生一子的打算。不过长生不老的人一子已是艰难,那还有机会再生第二子?

  忙乎了小两年前都没有动静,徐禄已经快要放弃的时候,想不到他众多妻妾当中竟然有人怀孕了。原本徐禄以为是这个小妾给自己带了绿帽子,后来还施法来印证血脉,得知这就是自己的亲生子之后,徐禄欣喜若狂。当下小心翼翼地侍候着等自己子嗣的出生。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徐禄拼了两千年之后又生下了一个儿子。当下徐禄将他当成着珍宝一般,沿用儿子死去大哥的名字还叫徐炜。原本以为这个孩子可以继承自己血脉的时候,徐禄在机缘巧合之下,又学到了锡兰的血脉抑杀之法。

  原本徐禄想用这个保命,一旦再被徐福抓到,要替邱武真全家报仇的时候,他便将施展着巫术和自己大哥同归于尽。为了防止自己被徐福门人找到,徐禄甚至还用方士一门的密法作饵,买通了广仁、火山的门下弟子,探听徐福那边的消息。

  有了子嗣之后,徐禄便带着孩子回来。他在山西买了土地、置办了买卖,想要孩子在这里长大。差不多年前的时候,徐福买通的方士报过来一个消息,徐福大方师回到陆地了。

  这个消息让徐禄吓破了胆,就在他准备自此迁移海外的时候,那方士又传递回来了消息。这位徐福大方师并非是本人,乃是大方师当初分化出来的分身。虽然是分身,不过相貌、术法却和大方师一摸一样。可以轻描淡写的化解广仁和吴勉的死斗……

  听到不是徐福本人,徐禄的心这才稍微的安稳了起来。看样子这分身是来化解吴勉、广仁恩怨的,应该不是冲着自己来的。如果哪一天遇到,那也只能用血脉抑杀之法和他同归于尽了。

  从知道徐福分身回到陆地这一天起,徐禄便开始惶恐起来,时时刻刻都做好了和自己大哥同归于尽的准备。直到一天早上,他儿子徐炜来向徐禄请早安的时候,一个念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脑海当中——徐炜和徐福也是血脉相连的,为什么不用他施展血脉抑杀之法去了结自己的大哥?

  刚开始这个念头响起来的时候,徐禄以为自己是疯了。为了这个儿子他花费了将近两千年,怎么可能再害死他……不过随着方士传来的消息,他的心思也开始动摇了起来。现在已经到了末法时期,为什么徐福的分身还那么强大?似乎他根本就不受末法的影响,宛如天神一般的人物了。

  再想到自己这么多年以来,一直躲躲藏藏的不敢见人。如果他有了那个分身的本事,就是广仁、吴勉联手都不是自己的对手……儿子——我可以花费两千年生一个出来,就可以再花两千年生第二个出来。生下来老三我要对他好一点,来弥补对前两个儿子的亏欠……

  徐禄的想法一点一点发生了改变,终于在半个月之前,他一狠心带着徐炜来到了南京。原本徐禄打算去北京的,不过临出发之前才听说,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去了南京,送别一位暴亡的弟子。凭着预感,徐禄感觉到那位徐福的分身也要去南京,当下改变了路程到了这里。

  徐禄比吴勉、归不归早到了三天,他先是打听了归不归在南京城的房产所在。然后在所有的府邸隔壁都租下了一个宅子……

  吴勉、归不归进了南京城之后,发生的事情都在他的眼里。徐禄就这么一直冷眼旁观,等待徐福分身落单的机会,施展血脉抑杀之法用自己儿子的性命,来夺舍分身的皮囊。

  中了这血脉抑杀之法,分身会好像得了一场大病一样。随后进入到一种假死的状态,如果这时没有人救治他的话,时间久了便会真正的死去。虽然分身的表象也是长生不老的样子,不过他毕竟是徐福造出来的,谁又知道者分身会不会得病死去……

  等了几天之后,徐禄终于等到了机会。吴勉、归不归和两只妖物都不知所踪,徐福的分身独自出现在了老家伙的府邸。当下徐禄不再犹豫,亲手了结自己的儿子。随后用魂魄作饵,施展了血脉抑杀之法。

  ‘徐福’中了血脉抑杀之法的时候,身子瞬间不受自己控制,这才露出来破绽让吴勉占了便宜。‘徐福’也没有多想,只当自己的寿数快到,身体多少有些不协调。他可没有想到会中这种邪术,搬到归不归另外的一座府邸之后,血脉抑杀之法的力量变开始发作,‘徐福’好像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吴勉、归不归可不以为白发男人的本事会超越‘徐福’。当下他们离开了南京之后,绕了一圈之后再次潜回到了府邸当中。就等着看稍后‘徐福’会有什么变化,结果‘徐福’的变化没有看到,却等到了鬼鬼祟祟的徐禄。

  听徐禄诉说了事情的经过之后,一项有涵养的归不归突然起身一脚,将徐禄踢出去几丈远。随后也不顾身边周围人、妖的眼神,冲过去对着徐禄一顿拳打脚踢。边打边说道:“老人家我早年怎么和你这么一个没人伦纲常的混账称兄道弟……人家都说虎毒不食子,你吃了一个又杀了一个……傻小子你别拉我……”

  “王八蛋拉你,老子让你挪个地方……”百无求挤开了归不归之后,抬脚对着他猛跺了下去。在一阵哀嚎声中,这位徐福大方师的胞弟活生生被打的晕倒。就是这样,归不归和百无求也不解恨,依旧围着徐禄打个不停。

  看得站在吴勉身边的小任叁指吐舌头,小家伙对着吴勉说道:“至于这么大的仇吗?不知道的还以为徐禄弄死的是老不死的儿子,大侄子的弟弟……用不用去拉一下,这么打下去的话,就算徐禄是长生不老也是死定了……”

  “百无求是跟着乱,老家伙是嫉妒徐禄长生不老的身子竟然有俩儿子……”吴勉看了一眼之后,对着徐禄的弟子,这寺庙的主持和尚一扬下巴,说道:“你师尊快咽气了,不知道过去劝劝吗?”

  那和尚看着百无求和归不归的样子,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哪里还敢过去劝说?当下冲着吴勉陪着个笑脸,说道:“阿弥陀佛,施主您有所不知,和尚我也看徐禄不顺眼了。和尚刚刚听明白了,徐禄生啖长子,又害死了幼子。还要残害兄长,这样有背人伦纲常之人,不配活在人世上。我佛虽然慈悲,也有护法的金刚罗汉。就是专门对付这样的人……”

  和尚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徐禄自己醒了过来,他挣扎着喊道:“你们不想要徐福分身的性命了吗?我死了他要跟着一起陪葬!”

  “你怎么知道我看他不顺眼很久了……”这时候,吴勉慢慢站了起来。一边向着徐禄走过去,一边继续说道:“现在他死在你的手里,最好不过了……徐福不会找我的麻烦,广仁也要跟着一起去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