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六章 血亲

第三百三十六章 血亲

  踹开大门冲出禅房的一瞬间,徐禄突然愣了起来。门口冷冷清清的,哪里还有什么和尚?那个守在大门口护法的弟子踪迹不见,刚才那个碎嘴的声音是谁说出来的?

  当下他马上明白过来中计了,此时也顾不上别的,徐禄转身便回到了禅房当中,他想要带着‘徐福’从这里离开。不过回身的时候,才发现原本倒在地上的‘徐福’此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此时的徐禄身上顿时冒出了一身的冷汗,谁有这个本事,能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把人救走?自己眼看着就要夺舍成功,怎么能让到了嘴边的肥肉溜走?徐禄并没有怀疑是吴勉、归不归去而复返,如果是他们几个的话哪里还用这么麻烦?直接踹门进来救走‘徐福’就是……

  这八成是广仁、火山留在‘徐福’身边服侍的小方士所为,也就是这样的小崽子才能想到调虎离山这样的诡计了。不过他们的术法有限,应该跑不远,自己现在去追,应该还可以把那一身新皮囊抢回来……

  当下,认定了是小方士作为的徐禄从禅房里面跑了出来。这时,听到前面佛堂的方向有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急忙施展术法追了过去。当徐禄跨过后堂的一瞬间,眼前的一幕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徐禄从禅房后堂出来,应该来到前院佛堂的位置。不过他看到的却是刚刚离开的那一排一排禅房所在,就见在最大的一间禅房门口,站着应该给自己护法的和尚弟子。他正小心翼翼的对着禅房里面说道:“弟子想起来早上看过了黄历……今天忌搬家,您看啊……这夺舍和搬家都差不多,师尊您看是不是再等等?后天是好日子,宜搬家、婚嫁、下葬……”

  这不是刚刚自己经历的事情吗?徐禄心里一阵恍惚,为什么能看到这个?自己是被幻术迷惑了吗?徐禄有破解幻术的办法,当下他心里默念清明咒文,勇士拔出佩戴的匕首,对着自己的大腿扎了下去。不管什么样的幻术,在这种情况下都会露出破绽的……

  就在徐禄疼得撕心裂肺的时候,那座产房的大门被人从里面踹开,随后一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徐禄从里面冲了出来。那个人站在门口愣了一下之后,突然抬头看到了自己,随后,这个和自己一摸一样的人向着他冲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喊道:“把他还给我……”

  看不出来破绽!这时候徐禄有些慌了。这样的情形他就应该逃遁的,不过现在徐禄早早就割破了自己的血脉,失血过多,脑中早就恍惚了起来,有些分不清状况。加上从心里面舍不得‘徐福’这一身皮囊,心里一急,竟然迎着对面的‘徐禄’冲了上去……

  两个人相遇之后,各自施展术法缠斗在了一起。他们俩的术法几乎一摸一样,相争之下竟然打了个不分胜负。只不过徐禄之前失血过多,这一下更加加速了鲜血流失的速度。片刻之后,还没等另外一个‘徐禄’打过来,他已经好像烂泥一样的倒在了地上……

  “怎么样?老人家我就说他熬不过三分之一柱香的……”徐禄虽然倒在地上,不过他的意识还算是清楚。就见另外一个‘自己’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从下面那一排禅房当中依次走出来了归不归和两只妖物。其中百无求身上扛着个人,正是刚刚凭空消失的‘徐福’……

  此时,徐禄终于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他失血过多,已经说不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几个人来到了自己身边……

  “老家伙,你看好了啊,香正好卡在三分之一的位置上。老子我说过了三分之一也没有问题吧?”扛着‘徐福‘的百无求手里还掐着一根长香,二愣子指着长香燃尽的位置继续说道:“这次最多算是平手了,老子没输……”

  “大侄子,你们爷俩等一会在争,你过来朝他头上跺一脚。踹死他就得了……”这时候,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到了徐禄的面前,随后继续说道:“这个姓徐的早就该死了,当年他的运气好,还连累了燕哀侯老头儿……这次我们人参看看你还有什么好说的?躲起来小两千年了,你还有胆子敢出来行风作浪……”

  “任老三你就是鬼心眼,担心正经的那个徐福日后给你穿小鞋?你怕老子可不怕。”说话的时候,百无求也到了徐禄的面前。冲着倒在地上那个人的脸淬了一口之后,抬腿就要踩爆徐禄的脑袋……

  就在这个时候,徐禄突然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大喊了一声:“我知道同佛寺的事情……你们饶了我,我就告诉你们同佛寺的事情……归不归,看在小时候的份上,你再饶我一次……”

  “同佛寺……”归不归笑眯眯的看了一眼徐禄,随后老家伙对着百无求说道:“傻小子,你把徐禄带到刚才的禅房里面。老人家我还有话问他……如果他想要耍什么花招,你不用问我老人家,直接把他的脑袋从腔子上拔出来……”

  “不是说好了直接弄死他吗?怎么一提同佛寺就变了?”百无求有些不满的看了归不归一眼,不过他还是将手里的长香丢掉,随后提起来徐禄回到了刚才和归不归、任叁所在的禅房当中。

  这里是小和尚居住的通铺,里面两张大床躺了十几个小和尚。只是现在他们正睡的香甜,似乎就算在他们的耳边打雷,这些小和尚也听不到。在两张大通铺的中间,白发男人吴勉面无表情的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的面前站着刚刚给徐禄护法的和尚……

  进了禅房之后,百无求便将徐禄仍在了地上。随后归不归笑眯眯的走了过去,说道:“同佛寺的事情,咱们一会再说……先说点眼前的事情,你哥哥是怎么回事?他这样的本事竟然差一点折在你的手里。这个让老人家我有点百思不得其解……就等着你给破破闷了……”

  “你问我什么,我都说……不过能不能先给我止血?”此时,脸色好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徐禄喘着粗气,继续说道:“为了不让伤口愈合……刀刃上涂了腐药,劳驾先给伤口的腐药洗去……”

  “就你事多,下次记得抹脖子!省的给老子添麻烦……”百无求骂了一句之后,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清水,索性脱了裤子对徐禄手腕的伤口撒了泡尿。事到如今,徐禄也只能自认倒霉,忍着刺鼻的尿骚味动手洗去了手腕伤口的腐药。

  “这是我在锡兰学到的巫术,这是来坑害血亲的手段……”看着手腕上开始愈合的伤口,徐禄这才算是松了口气。随后继续说道:“当地大家族经常会有抢夺族产的事情,用血亲的性命作饵,可以将兄弟、姐妹咒杀。看着就好像是得了一场大病一样……原本我想要这个自保的,一旦被徐福抓住就和他同归于尽。听说有徐福的分身回到陆地,就想用他试试……想不到效果出奇的好,我突然改了想法,想要夺舍他的皮囊……”

  没等徐禄说完,归不归突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等等,你说要血亲的性命作饵……徐禄你又造孽了吗?”

  听到了归不归的话,徐禄低了下头,低声说道:“是……我也是没有办法,这些年我找了不少女人,想着能不能再拼个孩子出来……过了快两千年,终于我又得了一个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