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分道扬镳

第三百三十四章 分道扬镳

  听说第二天就要走,两只妖物都有些吃惊。百无求将嘴里的汤包咽下去之后,瞪大了眼睛说道:“老家伙你怎么一阵一阵的,昨天老子还以为要在南京常驻下去了,怎么今天就要回京了?老家伙你有准谱没有?老子看你是老糊涂了,要不就把泗水号东家的担子卸下来,让儿子我替你分分忧……”
  
  “泗水号的担子还是老人家我继续但着吧,放在你肩上,我老人家担心傻小子你能把泗水号挑翻了。”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老人家我反应过来了,自打遇到‘徐福’这个老东西之后,我们就没闲着,都是再给他做事。之前是因为打不过他,这口气也就忍了。既然现在局面转过来,咱们不怕他了。那没得说,也就该到散伙的时候了……”
  
  “老家伙,你这话说的有点臭不要脸啊,昨天还大方师呢,怎么今天就老东西了?老子看他吃上你的时候,还以为你们真有感情。原来就是那么回事儿……”百无求有些不以为然的看了归不归一眼,随后继续说道:“你们这么不讲究,老子不能和你们一样。老家伙,老子替你给‘徐福’老头儿送终。要是他一个想不开再收了老子做干儿子,那就不好意思了。咱们后半辈就当哥们儿处了……”
  
  听到百无求最后两句话的时候,正在喝汤的小任叁被呛的连连咳嗽,刚刚进嘴的羹汤直接鼻孔里面喷了出来。随后倒在地上笑的来回打滚:“啊哈哈……你们俩当哥们儿处……哈哈哈……笑死我们人参了,辛亏大侄子你还没有成亲生子。要不然的话老不死的你就要管你儿媳妇叫弟妹了……要是‘徐福’老头儿和你结拜成干哥们儿,那老不死的你可怎么办……”
  
  小任叁放肆的大笑,让归不归也有些尴尬。老家伙有些尴尬的笑了一声之后,说道:“那广仁又算多了一个师弟,下次傻小子你见到火山的时候,你就是他的师叔了。广仁、火山容得下你,老人家我一个过气的方士,有什么容不得的……不过这话说回来,算着日子这一世的拖金儿就要到十六了。那可是二八的佳人,来提亲的肯定少不了。傻小子你留在这里几个月,说错过也就错过了。那就只能再等几十年,拖金儿重新投胎……”
  
  听到归不归说到拖金儿的时候,百无求的脸色有点黑里透红。二愣子犹豫了一下之后,叹了口气,再次说道:“那老子就只能对不起‘徐福’那个老头儿了,老家伙,你说老子和拖金儿生的第一个儿子叫做什么?”
  
  看到百无求已经想到了它和拖金儿的后代,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到时候老人家我好好给你们起个名字,不过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现在我们几个要先回京去,老人家我亲自上门给你提亲。傻小子你不算好看,咱们爷们只能拿钱砸了……十万银子的彩礼,皇帝都给不出来……”
  
  说动了百无求之后,吴勉和小任叁倒好说了。当下老家伙下令开始准备远行的时候,‘徐福’终于醒过来了。不过看着他的样子,还是晕晕沉沉的。最后喝了碗稀粥之后,便踉踉跄跄的回自己的寝室。继续大睡了起来。
  
  虽说要走了,不过归不归也没有做的太绝。将这一大家子都留给了‘徐福’,他要什么就给准备什么。钱不够就去泗水号商铺柜上拿,总之不能让‘徐福’调理。
  
  第二天一早,‘徐福’还是萎靡不振,也没有出来吃早饭。连吴勉、归不归他们乘坐马车离开,他都不知道。一直等到日上三竿的时候,这位大方师张文采晃晃悠悠的从寝室里面走了出来。
  
  看到‘徐福’出来,管家急急忙忙跟了上去。陪着笑脸说道:“老爷子,您是用早饭呢?还是用午饭?您要是用午饭的话,配酒不配……”
  
  ‘徐福’看了管家一眼,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之后,说道:“你们家老爷用的什么饭?他们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要是百无求和小任叁喝酒了,那我也少喝点……”
  
  “老爷子您还不知道啊?我们东家和几位爷已经上车离开南京城了。”管家见到‘徐福’有些错愕,当下继续说道:“他们说要回北京给无求少爷说亲事。不过东家临走的时候,特定嘱咐我们下人。让我们不要怠慢您……您想吃什么喝什么只管吩咐下来……”
  
  “唉……就剩最后几个月了,连最后这几天都不肯陪着我……”‘徐福’再次叹了口气之后,也没了继续去吃喝的心思。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寝室,竟然呼呼大睡了起来。
  
  管家看着‘徐福’的背影,叹了口气之后,对着身边的下人们说道:“告诉厨房,早午餐都撤了把。让他们好好准备晚饭,东家亲口吩咐过的。不能让徐老爷子不高兴……”
  
  ‘徐福’回到了寝室之后,将自己的外衣脱了下来。如果现在有人坐在他对面的话,会发现‘徐福’大方师此刻的内衣已经湿透。他找了快毛巾擦干净了身上的虚汗,随后光着上半身,直接倒在了床榻上。随后一阵小呼噜的声音响了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等到‘徐福’再次睁眼。看到此时外面已经一团漆黑,看着外面月亮差不多已经到了已经完全隔了摇摇晃晃站起来。也懒得去点火烛了,就这么摸着黑准备出去找点能吃的东西,祭祭五脏庙……
  
  就在他来到了大门口的时候,突然停下了脚步。随后‘徐福’转头看向自己黑洞洞的寝室,他好像看到了什么,不过却不敢肯定。盯着黑暗看了半晌之后,‘徐福’终于开口说道:“谁、谁在哪里?”
  
  这时候,在寝室最黑暗的角落里,传来了有人轻笑的声音。笑声过后,一个沉闷的声音在角落里响了出来:“你终于发现我了,我从申时就进来了。足足熬了两个时辰……想不到你竟然没有一丝察觉……难道你的术法真是已经消失了吗?”
  
  听到了这个声音之后,‘徐福’也被下了一跳,他急急忙忙向后退了一步,随后盯着发出声音的位置,说道:“你是谁?认错人了吧?吴勉、归不归他们已经走了……你快马……”
  
  “方士一门大方师徐福,我怎么可能认错?”声音在此向了起来,只是这次在声音响起的同时,黑暗当中出现了一个黑影。黑影怪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运气竟然这么好。你的术法消失了,吴勉、归不归他们又离开你身边了。还想着等你入土为安之后,再把你从地下取出来……现在看起来不用那么麻烦了……
  
  说话的时候,人影开始向着大方师这边逼近。这时‘徐福’感觉到身体被一道无形的枷锁锁住。任他如何挣扎,都不能再向后退一步……
  
  随着人影和‘徐福’的距离越来越近,人影的相貌也开始慢慢显露了出来。这人的身材、相貌竟然和‘徐福’有几分相似,看到了‘徐福’错愕的表情之后,这个人哈哈一笑,再次说道:“那位徐福没有告诉你,你们在陆地上还有一个叫做徐禄的弟弟嘛……”
  
  说话的时候,人影已经站在了‘徐福’的面前,两个人相互看了一眼之后,人影继续说道:“临死之前,把你的术法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