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

更多精彩小说
返回首页勉传 > 第三百三十一章 托福

第三百三十一章 托福

  原本只是想了结丢失官银的事件,给贾士芳诈死这件事堵上漏洞。想不到就是这么巧,最后这最不应该出事的环节被吴勉、归不归撞到。当时云中子已经隐隐的觉得不妥,后来当透骨香异常,他和三班衙役们顺着青烟去捉拿偷取官银的窃贼时,发现自己设计青烟散发的路线已经更改。他们竟然跟着透骨香的青烟到了归不归的府邸门口……
  
  这时候,云中子已经觉得不对了。当下他还是硬撑着演完这场已经演砸了的戏,为了放松归不归的警惕,云中子甚至还故意被几个班头软禁。直到最后这才从衙门里面逃走……
  
  听了贾士芳的诉说之后,归不归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张天师三人之后,说道:“想不到士芳你还真有几个好朋友,不过老人家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你为什么还要把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牵扯进来?”
  
  “还不是因为你们几位吗?”贾士芳长长的叹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我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你们几位一定会过来查看死因的。我可不以为自己这点小伎俩能骗得过你们这几位大修士的,这才想办法把两位大方师牵扯进来。起码有他们两位在的话,你们的注意力不会都在那具死尸身上……”
  
  说到这里的时候,贾士芳顿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而且有‘徐福’大方师在,他们两位也不会发生危险。可惜你们几位先到了一步,已经对死尸产生了怀疑。如果是两位大方师先进南京城,或者是你们同时进城的话,或许就是另外的一番结果了……”
  
  看着贾士芳一脸不甘心的样子,归不归笑了一下,随后继续说道:“那就是你小看两位大方师了,广仁、火山比我老人家还要疑神疑鬼。你以为他们俩见到了那滩肉酱不会怀疑吗……算了,不说他们俩了。老人家我还有件事要请教一下张天师,是天师你托关系找到的阴司。做了贾士芳已经投胎的假证吧?”
  
  “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老人家……”张天师陪着笑脸说了一句之后,他知道现在大势已去,不可能从这个老家伙手里逃脱。当下继续说道:“我龙虎山历代天师都和地府都关系不错,办这点事情还是手到擒来的。如果这件事都办不好的话,这场戏也不用演了。一早就露馅了……”
  
  “想不到士芳你的朋友还真是不少,如果不是这次老人家我亲自赶到,或许真就被你逃过去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目光在围着八仙桌的四个人转了一圈。随后这才继续说道:“如果老人家我没有出现在这里的话,你们这场戏后来会怎么演下去?”
  
  归不归这句话刚刚说完,八仙桌这四个人相互对了一下眼神。冷场了片刻之后,还是贾士芳再次说道:“如果这场戏没有被揭穿的话,天师会向雍正秘密交旨。就说我有图谋不轨的企图,不过杀了之后才发现证据都是错的。他会向皇帝请罪,不过这件事雍正怎么可能降罪于他。还要好好宽慰一番,再礼遇送他回到龙虎山。到时候士芳我就继续以高老爷的身份住在对面,看着邵家的孩子们……”
  
  “想得不错……”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贾士芳继续说道:“那就按着你说的那样办,让张天师去交旨吧。就说错杀了你,从今天开始这世上再没有贾士芳,只剩下那位高老爷了……好了,傻小子,人参我们也该回去了。等得太久,谁知道吴勉这股火会发到哪里。”
  
  听到归不归要走,贾士芳四个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刚刚看到这个老家伙带着两只妖物出现的时候,四个人都以为这次完了。自己这么戏耍他们,吴勉那小脾气还有什么好说的吗?说不定坟头已经都给他们四个选好了。想不到的是吴勉竟然没有出现,归不归就更加离谱了,连句重话都没有。难道就这么算了吗?那这个老家伙来干什么了?就是为了告诉他们,自己已经看穿这个把戏?
  
  看着贾士芳四个人脸上的表情,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是不是在想为什么这次戏已经演砸了,还可以全身而退?托了你们的福,有人找到了更好的‘东西’。相比较之下,你们这件事也不算什么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家伙再次看了一眼有些错愕的贾士芳,随后继续说道:“从今往后,这世上再没有贾士芳了。好好做你的高老爷吧……不过邵家和你没有关系,你也不必待在南京城里。你在这里,早晚给你的孩子们带来麻烦。”
  
  贾士芳机械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士芳明白老人家您的意思了,我这就离开这里。邵家的事情就麻烦您几位老人家了……”
  
  见到贾士芳听明白了自己话里的意思,归不归嘿嘿一笑,带着两只妖物离开了这间密室。看着这一人二妖离开之后,贾士芳四人面面相觑。顿了一下之后,张天师对着自己的异姓兄弟开口说道:“我要拿走你身上的一件东西,回去交旨……你随便给我什么……”
  
  “证明我的物件……那就是它了。”说话的时候,贾士芳从怀里摸出来一尊小小的玉石人像。最后看了玉石人像一眼之后,将它交到了张天师的手里。随后继续说道:“你把它交给皇帝,他一定会相信的。”
  
  ”你真的把它送给皇帝?”张天师听说过这尊玉石人像,当下他愣了一下。缓了口气之后,继续说道:“有了它,你自己也可以做皇帝的……”
  
  贾士芳摇了摇头之后,说道:“能找个地方苟活我已经心满意足了,如果天师喜欢那这个小东西就送给你。不过那样的话,还要麻烦你在邵家再找个可以证明我的饰物。”
  
  玉石人像到手之后,他的眼睛便没有离开过这尊石像。深深的吸了口气,张天师还是有些不甘心的叹了口气,随后开口说道:“算了,这尊石像虽好,不过也是个催命符。放在邵家人的手里,它就是镇宅保家的法器。可惜天下除了邵家人之外,谁也镇不住这宝贝了。还是让皇帝去费这个心思吧……”
  
  看着两个人说起来没完,一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云中子忍不住说道:“二位兄长,你们不觉得这事顺利的过分了吗?为什么归不归大修士就这么轻易的放过我们了?还有,吴勉大修士也没有露面……”
  
  “还有两位大方师也没有出现”没等贾士芳开口,孙一眼突然说了一句。随后这位南京成立赫赫有名的阴阳先生看了贾士芳一眼,说道:“贾兄长,什么事情比你还要重要?我想除了两位大方师之外,再没有什么了吧?”
  
  贾士芳刚才被归不归身上的气息震慑到,脑中一片空白。这时候他也反应了过来,当下忍不住失声说道:“就是两位大方师!他们用我作饵或抓或伤了两位大方师……这可怎么办?”
  
  “事到如今,还是少一事吧。”张天师看了贾士芳一眼之后,继续说道:“你还是保命要紧,有‘徐福’大方师看着,你还是别动这个脑筋了……‘徐福’大方师办不了的事情,你也做不了。现在你不是贾士芳了,你是对门的高老爷……”
  
  贾士芳摇了摇头,回答了两个字说道:“未必……”